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三十章:一波三折投标路

第三十章:一波三折投标路

    南方市的警方倒是效率奇高,事发后第二天就给事件定了性,胡某在KTV 涉嫌强奸某女性,被反杀当场死亡,女性仍在接受调查,是否符合正当防卫待检方进一步调查。

    至于案件有无更多参与者,为什么堂堂市卫健委主任会在疫情防控时期出现在人口密集的娱乐场所,又为何在走廊上裸奔,被人追杀,警方语焉不详,官方亦三缄其口。舆论的水花在有关部门默契的封杀下,也渐渐平静下来。

    虽然舆论停止了发酵,但在小圈子里,吴得定成了名人,大家或多或少知道KTV 发生了件骇人的事。吓得吴得定请了整整一周的年假,躲避风头,除了内部领导,谁的电话都不接,谁的消息都不回。只要风波过去,没有被大领导盯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启正呢,更加愁的不行,眼看着还有七八天就要投标,定海神针却隐了身。

    他跟瑾语打听,得到的只有瑾语的臭脸。汪书记倒是回了医院,可借给启正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找。之君明面上不记恨自己,但他又不敢跟他推心置腹。更担心的是,如果芸岚一气之下,把自己也说了出去,那下半辈子岂不是要在牢里过了。

    启正茶饭不思,雨兰也闷闷不乐。启正惦记着自己项目的成功,雨兰则惦记着吴主任给自己承诺的未来。吴主任这一躲,就像风筝断了线,没了头绪。

    让启正稍感宽心的是,在这敏感时刻,其他人也不敢做小动作,招标的进度依旧按计划推进。启正悄悄搬回到原来的家中,每天除了检查材料,核算成本,就是跟雨兰腻歪,二人感情又恢复到之前的融洽。

    投标的前一天晚上,为了避免泄密,他驱车2 个小时来到临市一家乡镇打印店,监督最后的情况,今晚注定无眠。

    凌晨3 点,手机上突然跳出一条新短信,「最后一页你要认真研究,学习心得记得发我。」来自一条陌生号码。

    不用说,这一定是吴主任发来的,所谓「最后一页」,是智慧医院的谐音,意思让启正盯紧别出问题,所谓「学习心得」,自然就是承诺给他的好处费。

    「这家伙自身难保了,还惦记着钱呢。」启正心里想着,顺手回复了句,「认真学习,悉心领悟,请组织放心。」

    启正做事素来认真,虽然已经熬了整整一个通宵,他还是将分项报价表看了一遍又一遍确认无误,才跟打印店老板叮嘱他先休息会儿,打印完毕后一定叫醒他,他要亲自看着标书封装。

    启正闭上双眼,这半年来的经历如同幻灯片般从眼前一闪而过,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梦中,他见到了之君,依旧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同时梦见的还有他那标志性的说教:「你就是我一手带起来的,徒弟跟师傅斗,还差了点。你帮忙拔掉了两颗钉子,但是黄雀在后,你不跟我配合,那我只能靠自己来赢。」芸岚站在一旁,格格地笑着,狞笑着说道:「你以为你很聪明吗,算天算地,怎么没算到你自己多行不义必自毙!」

    「怎么回事?」启正不禁发问。

    「你是不是在隔壁市的印刷店打印的,你打的每一份材料,我都能看到。你就安心睡吧,等你醒来就能看到我的中标公告了!」之君说着拍了拍启正的肩。

    启正瞬间惊醒,冷汗从额头不住地往下流,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敢不相信梦里的事情。环顾四周,热火朝天的打印店似乎危机四伏。

    他走到了车里,右眼皮扑扑跳个不停,他顿感不妙,赶紧打电话给妻子。

    「我给你一份报价表,所有单价统一下浮9%,然后马上用家里的打印机打印10份!立马送过来,快!快!不要去外面打印!」启正几乎要歇斯底里,他相信科学,但也不敢赌之君又会使出什么花招。如今只能再降公司的利润压缩,万无一失。

    「报价分项你们先把封皮做出来,然后我把纸张给你们直接打,你们先等个把小时。」

    「没关系嘛老板,用我们电脑方便得多。你这一搞我们又要等你,大伙也要休息的嘛。」

    老板的无心话语在启正耳朵里无疑问题极大,他的精神紧绷到了极点,他咆哮到:「不行!不行!我给了钱,按我说的来!」打印店的伙计们面面相觑,不再多言。等了两个小时,雨兰终于将分项表带来,最后一个分册打印完成。启正没有片刻停留,将标书用自己的车运送到了开标中心附近。

    九点进场,这个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了,要不是提前预留了时间,如果赶上早高峰,这事儿可就危险了?天空蒙蒙亮,摸不准白天的天气究竟是晴空还是阴雨。

    他将车停在附近一家酒店门口,将座位打平,正准备眯个二十分钟。突然,他听到一伙人有声有笑,他定睛一看,竟是之君和几个人走进了酒店。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之君看来并不死心,很可能也参加了今天的投标。启正越想越乱,睡意全无,他生怕再睡下去,噩梦就会走进现实。

    述标环节倒是波澜不惊,大家各自卖力地推销自家产品方案。评委板着副脸听着,但也没提出太多问题。招标打分分为三部分,一为商务分,评定各集成商的资质,实力。二为技术分,评定产品是否符合招标参数。三为价格分,规则也简单,价格越低分越高。三者之和,最高者中标。

    待专家一解散,启正就迫不及待地找相熟的专家了解情形。

    之君的公司为了抢标,因此疯狂低价冲标。这一点在启正的意料之内,降价9%,结合商务分,技术分的优势,中标应该不在话下。

    但令启正奇怪的是,之君的投标主体竟是云斓科技!汪院长当初离开之后还能多接项目,给云斓搞定了诸多资质,因此在商务分上并不落后。

    技术评分更是让启正大跌眼镜,专家说两份文档的技术应答一模一样,采用的产品也都是启正公司的。

    「可是不是写了唯一授权吗!他们那肯定是假的啊,可以无效啊!」启正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要发疯。外面大雨滂沱,启正不得不更加放大声音。

    「梁总您别急,我们仔细对比过了,用的就是您公司的公章,您可以内部确认下,我们就不掺和了。」评委叹了口气,表示爱莫能助。

    稍微冷静下来的启正,突然想起当时为了拖住芸岚,给他们公司做过授权。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份授权怎么会流到之君的手里,而且汪书记又是怎么敢把云斓的招牌亮出来的,难道真不怕吴主任报复吗。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启正陷入极度的失落,难过与愤恨。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机关算尽,反把自己也折了进去。为了做成项目,自己已是面目全非,可到头来,不过黄粱梦一场。

    「启正!来对面二楼,咱们兄弟俩聊聊。」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启正一回头,竟是之君!

    「芸岚让我把这个给你,说能改变你的命运。」之君递过一张纸条,这时的他说话表情异常诚恳,甚至有些严肃。

    启正接过纸条,是两行加密的文字。启正在中学时特别热衷密码学,自创了一套加密方法,他用自己的方法一试,果然奏效,上面是一串邮箱,下面是一串字符,大概是密码。

    芸岚连自己当年这么些小事都还记得,启正不由得苦笑。

    「跟你开门见山吧,我们现在只有两条路。硬抗着,你们公司会因为违反唯一授权,咱们两家都出局。第二条路嘛,要不你来猜猜?」之君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第二条路就是我们合作,找个理由让专家判定资质不符,这样剩下一家就一定能中标了。」启正沉吟片刻,说出了之君想要的答案。

    「我完全可以通过评委直接把你们的资质作废的。这样你就不得不听我的了。」之君拿出一包烟,启正一根,自己一根,「但是你的材料确实写得漂亮,找不出毛病。二来,我没想到你会突然降价9 个点,现在我们的打分几乎持平,贸然把你的作废实在太过明显,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启正没有回答,埋头抽烟,一层一层的烟圈在他的脑门上画了许多问号。

    「代价是什么?」启正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嫖的午餐,之君主动来谈合作,以他的风格,一定要拿走些什么才行。

    「我这辈子,做了很多损人利己的事情。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想双赢。」之君掐灭烟头,清了清嗓子,「我跟你讲讲我的故事吧。」「一开始,我的确因为Hanson公司的商务更优,你又不愿意让利,想着两头下注。后来你攀上了吴,把Hanson抓了起来,我算是彻底出局。不过你那天实在是太过分了!这口气我不得不报。」

    之君又拿出根烟,启正赶忙给之君点上。「当时困难重重,公示期已经过了,全都是你的参数,我用别的厂家投就是个死。再说我公司的资质也不够。汪院长不敢说话,汪芸岚每天去吴那里受尽折磨。」

    「我跟汪书记说我有办法报复吴,这才愿意跟我详谈。不出我所料,你做事情很细致,很早把工作都做好了,甚至授权文件都就绪。技术分我能得满分,价格分我宁愿亏本,也不是大问题。」

    「但我还有最后一个障碍,那就是汪书记实在不愿意把云斓科技顶上去投标,即使女儿每天被羞辱,他也不愿意明面上去对抗吴。我去投标,资质分差的太远。」「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变数来了!芸岚竟然真的如此勇敢,干掉文华,差点把吴得定也带走。汪书记不再犹豫,我们俩通宵了几天几夜,把齐备的投标文件给赶了出来。」

    「前两天我想办法见到了芸岚,她托我把这张纸条给你,还留下一句话,她知道一切,但始终选择相信你,让我一定要中标跟你合作。」一席话说完,正好一根烟抽尽。启正没有回应,这段话的信息量太大,他用了整整三根烟才消化完。他自以为自己精于算计,但走到最后,自己才是最糊涂的那个。

    「我可以退出这次竞标,好好配合你。不过吴得定那边,我们得想办法。不然等他回来,就很危险了。」

    一边说着,他从烟盒捏出最后一根烟。烟盒空了,他的疑惑却还有很多很多。

    「有一个现成的机会,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握住。」之君说话总是这么令人讨厌,早已准备好的话题,非得卖关子。

    启正这回没有按剧本对之君做言语和表情的回应,按捺住好奇,只淡淡地「哦」了一声。

    之君自讨没趣,只得继续往下说:「我老婆打听到,分管卫健的刘市正在你们医院看病呢,还是挂的皮肤科呢,也不知道是啥病。」「刘市素来以清正廉洁闻名,之前去看病,我让湘滢试了好几次,不为所动,还跟医院投诉说护士太轻浮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启正猜到七八分,但到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没错,你这么聪明,就是你想的那样。评委这边我再拖一拖,先不出结果。

    但是这事得尽快搞定,结果一出来,姓吴的一定会找你兴师问罪。」之君把皮球又扔了回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合作,走重新发标流程。不过一来肯定赶不上今年了,你这业绩会很难看。二来嘛,如果我搞定刘市,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亲兄弟还说这话,我懂你,不就是你经常提的,围猎么!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应该说,包在我和我老婆身上!」

    二人哈哈大笑,相互勾肩搭背,说着兄弟相见的场面话,不知还真以为是俩好兄弟呢。而这搂着的二人自己则已经看透。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所谓朋友,不过是暂时有共同利益的组合体罢了。

    大雨刚刚停歇,残阳如血,灿烂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光与影交织着在二人脸上跳动,让他们的表情更加捉摸不透。

    【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