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七章:汪书记卖女求荣

第二十七章:汪书记卖女求荣

    昨晚的一切都在启正的意料当中,而这并不是启正计划的全部。他要让芸岚一步一步,从桀骜不驯的公主位置上坠落。而这,也他交给吴主任的又一投名状。  

    他一边想着,一边拨通了芸岚的手机。  

    「喂?芸岚吗。你跟吴主任聊得咋样,他跟我说还挺好的,有得谈。」  

    「嗯。」  

    「今天上午约了你爸密谈,我给你个地址,你随我来。」  

    「好。」  

    「我们是分别跟吴主任谈,所以还是别跟你爸说,确保万无一失。」  

    「哦。」  

    芸岚的回答异常冷淡,这自然在启正的预期之中。放在半年前,他估计会自责自己如此玩弄芸岚的感情。但如今,他的眼中只有这个项目的成功,芸岚的美貌以及对自己的信任,正好可以利用来作为通往成功的资源。  

    会谈的地方在一家茶室,启正接上芸岚,自后门进入会客厅旁的暗室。暗室有一条小门和会客厅相连,这里看不到会客厅的情况,却能听到隔壁讨论的声音。  

    「吴主任,你要干啥你就直说,别老是请一些人到医院搞搞震,疫情期间,很敏感的!」  

    「诶?汪书记,空口无凭,那些都是在你们医院受委屈的患者,没有把事情闹更大你还得庆幸呢。」  

    眼看吴得定仍然嘴硬,汪书记想要发作,却又只能干瞪眼。吴主任背后到底还有多少招数,他心里没底。  

    「好,好,是我的问题。你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别生气,来,喝茶,不着急。」吴得定气定神闲,似乎故意要惹汪书记发作。  

    「余建国,温州人,早年跟你一起来的南方,前两年退休了,你们两个合作,捞了不少钱吧。」  

    汪鸿洋正要反驳,吴得定摆摆手,示意他继续往下听。  

    「李文革,澳籍华人,Hanson公司的高级总监,医院IT系统现网厂家,你跟他们的合作也不少。」  

    「还有张帆,钱文广,分别是中心医院,第三医院的副院长,都是你当年的学生。」  

    「你想说,他们两个也有问题?不会吧?」  

    在汪鸿洋的印象里,这两位学生为人正派,圈子里也几乎没有二人的不正之风传闻。  

    「有没有问题,得你说了算啊。」吴得定笑盈盈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你配合我们,写份报告,把这几个人的违法事实都交待清楚。你那边的事情呢,我来搞定。」  

    「你!你根本就是想借我之手把整个浙江帮都铲掉!」汪书记此时才意识到,眼前的人的目标不止是他,而是整个浙江帮。  

    「不错,不过有一点不对。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上面的意思。你是领头人,你来终结浙江帮,比我们各个击破好得多。」吴主任说着食指指了指天花板。  

    芸岚在一旁听着,又想起昨晚的不堪往事,手里的拳头捏出了汗,杏眼圆瞪,随时要冲出去给吴得定扇一巴掌。启正看在眼里,用身体挡在暗门,生怕芸岚冲动做出傻事。  

    「我要是不配合呢?你认识人,我也认识人。姓吴的,要是撕破脸大不了一起死!」  

    「还是那句话,别生气,来,喝茶。」吴得定给汪鸿洋倒上茶水,徐徐说道,「我来南方才半年,说句实在话,想查我都没得好查的。您就不一样了,随便一个国家课题都是上千万的,医疗仪器,药品采购,还有防疫相关,这些可都不便宜啊。」  

    「你看,您老马上也退休了,没必要为这些事情再牺牲自我。这几个人的调查材料我都写好了,您老呢,在证人证言上面签个字,万事大吉。」  

    吴得定做说越起劲,反倒是汪鸿洋,刚才的激动劲儿消失了,他越发沉默,只是一个劲喝茶。  

    「等您一退休,想出国就出国。想留下来,我们可以返聘您老为专家,在协会里面挂个名,作为专家评审个项目,不缺钱。不过重要是要跟卫健委,跟国家步调一致。」  

    「另外啊,我听到个事儿,不保真。」得定见汪鸿洋垂头丧气,自知事情已经成了七八分,「最快四个月,最慢半年多,国家要进行系统性的医疗反腐。国家也缺钱啊,而且疫情这么久,大家对医疗系统怨言很大。尽早相信组织,尽早安全。」  

    沉默半晌,汪鸿洋只得服软:「我就一个要求,到时候严格保密,不要知道是我做了证,其他的,你爱怎么搞怎么搞。」说着他收拾东西匆匆要走,仿佛多待一刻他都要窒息而死。  

    「别走啊,汪书记。我条件还没说完呢。」吴得定依旧笑脸盈盈。  

    「说!你把你要的都说出来!别玩儿这些心理战术!」一听还有要求,汪书记更加不悦,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到了极限。  

    「您有个女儿,汪芸岚,很漂亮啊。」  

    茶室里烟雾缭绕,吴得定点燃了一支香烟,悠然自得得抽了起来,他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想起他的女儿昨天被自己凌辱,更加自鸣得意起来。  

    「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让她跟我当一个礼拜的秘书,怎么样?」  

    「士可杀之,不可辱之!你到底还要怎样?!」  

    汪鸿洋几乎要咆哮起来,隔壁的芸岚同样怒不可遏。启正同样表现地非常愤怒,但他连声劝说听完再行事,死死抱住芸岚,这才将将劝住。  

    「你再看看这个材料,跟上次不一样。」吴得定从公文包掏出一个平板,点开文件,交给汪鸿洋,「这材料太猛了,我只敢本地保存。」  

    如果说上一份材料主要针对医院的经济问题,那这一份材料可真要了汪书记的命了。材料是七八段录音,都是汪平时的闲谈聊天。但被人掐头去尾,精心挑选。在录音中,汪书记猛烈抨击国家的医疗政策,防疫政策,一定要向欧美国家学习,甚至点名道姓国家领导人,大谈内部八卦和历史轶事。  

    汪书记的这些事儿,放在平头百姓,哪怕私人老板都上,都不是个事儿。但有的事,不上称没有四两重,上了称一千斤都打不住。  

    「文华…行车记录仪…录音…」汪书记喃喃道。听完录音,他已是脸色煞白,额头上的汗珠不住地往外渗,几乎是瘫坐在靠椅上,没了生气。  

    汪不说话,吴也不催,幸灾乐祸地看着汪的表情。  

    「你说咋办就咋办吧。」  

    汪书记的话,细的如同蚊子叫,但这几个字,对隔壁的芸岚,却是如雷贯耳。  

    「好,那这件事也说定了。我说的不是8小时上班制的秘书,是24小时服务的贴身秘书。」吴得定仿佛知道芸岚在隔壁,特地将贴身二字说得大声,「您得复述一下我的话,确保您是真的愿意。」  

    「你!」汪鸿洋想要发作,但悲哀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底气发作,只得硬着头皮复述起来。  

    「我,我汪鸿洋,让女儿汪芸岚给吴主任做7天的贴身秘书。」说罢,汪鸿洋已是额头冒汗,脸色铁青。他不确定吴得定还有没有更无耻的要求,说完便静静站着。  

    看见汪鸿洋站了半晌,吴得定才故作惊讶地说:「汪书记,您咋还站着呢。快回医院吧,我这边的事儿小,人民群众的生命事大,你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见汪鸿洋离开,吴得定如胜利者般端坐中央,他给自己泡了壶茶,美滋滋地自斟自饮起来。  

    一旁的芸岚,反而平静了下来。她的魂被父亲的几句话抽走了,此时的她,不过一具行尸走肉。这具行尸走肉愣愣地坐在地上,面无表情,任启正无论怎么跟她说话都没用。她的听觉似乎失灵了,耳朵边全是嗡嗡嗡的响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她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就这么木着。  

    她的父亲,曾经是那么的高大,曾经自己以为,有一个厉害的父亲可以在同学面前炫耀。而如今,她的父亲竟然亲口将自己的女儿给一个中年男人做秘书!她的眼睛变得模糊,世界成了一个个色块,再也看不清楚。  

    「汪小姐,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只要妳父亲,还有妳按我说的做,你们一定不会受牵连的。」吴得定不知何时走进暗室,他的语气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发表胜利宣言。  

    「你…你个无耻小人!胡文华也是个无耻小人!我们待他不薄,他的今天都是我爸给的!」  

    芸岚的精气神缓过来了一些,她可不如她爸能忍,指着吴得定大骂。  

    「你不就是个泥腿子,懂个屁的卫生健康啊,你来当这个主任真是害人!」  

    芸岚的这番话无疑触动了吴主任的逆鳞,他怒目圆瞪,但很快又转成嬉皮笑脸的模样。  

    「我一个泥腿子又怎样,不照样把你这个喝过洋墨水的大家闺秀给上了。说胡文华,那我可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把他送牢里,他今天也不会投奔我这边。」  

    「你!你胡说八道!」  

    芸岚歇斯底里起来,拿起旁边的东西就要往汪身上砸。昨天的羞辱,今天的言语对她而言无不是莫大的耻辱。如今他偏要在启正面前提,将她最后一丝遮羞布也撕扯开,一瞬间她甚至想到了同归于尽。  

    「别说了,吴主任。您老今天已经说得够多了。」说着他就拉上芸岚要往外走,「芸岚会自己做决定的,你不要逼她。」  

    虽然启正得知吴主任今天要逼迫汪院长就范,让芸岚当秘书同样是他的主意。但没想到竟然是用截取录音如此卑劣的手段,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吴主任太危险了。  

    为了防止吴得定的跟踪和偷听。启正带上芸岚七拐八拐进了个城中村,开了一间简易的日租房。芸岚不哭不闹,但也不说话,眼睛又红又肿,任人看了都要怜爱几分。  

    「芸岚,要不你还是出国吧。你爸是国家干部走不掉,你可以走,这个姓吴的不好对付。」启正自己布下陷阱,但当猎物快要上钩时,他却动摇了。  

    「又或者,你找个地方,上海或者武汉,先住上一段时间。」启正给芸岚出着主意。  

    「不行,无论无何我要救我爸,即使真的让我服侍那个乡巴佬,我也没关系。」芸岚说得如此坚定,弄得启正羞愧难当。  

    「当时是我太年轻,想着让你跟我好,想着拆散你和雨兰。我让雨兰跟胡文华上床,又让老余去强奸她,又逼着你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和她都是假分手,我知道,我都知道……」  

    芸岚已是泣不成声,每说一句话都得咳上好一会儿。「是时候让我还债了,我以后不纠缠你了。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出主意,至少我还能救救我爸。谢谢…」  

    「唉…」启正心中长叹一声,眼前的女人很难用好人或者坏人来形容。她刁蛮任性,但并不虚伪,也不懦弱。反而自己,如今已看不清自己的模样。  

    启正想多陪芸岚一会儿,但那边吴得定一直催促,只得先行告辞了。就在启正上车之际,芸岚跟了上来,轻轻敲着车窗。  

    启正摇下车窗,芸岚飞快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吻痕。一边带着哭音齆声齆气地说,「以后我不会再拦你了。不过你可不能忘了我,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你要是敢忘了我,我就诅咒你!」没等他回答,芸岚又匆匆跑了回去。  

    启正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吴得定找启正,聊的是发标的事情,项目中止公告已经发出,按照相关规定一周后即可二次发标。相关材料启正早已准备好,只需要重新改回即可。他的心中依旧回荡着芸岚的几句话,有些心不在焉。  

    「梁总!梁总!」吴得定的声音明显严厉了许多,见启正回过了神,他缓缓继续说道,「现在前方已是坦途,但,咱们合作,我还有一个疑虑。」  

    「还能有什么疑虑呢?现在汪院长也服软了,汪芸岚也答应了,咱们没有对手了哇。」启正不解。  

    吴得定呷了口茶:「问题不出在对手,出在咱们自己。你,太干净了。」  

    「害,以前我不懂事。现在嘛,我一心一意跟着吴主任,给您出谋划策,干净不干净,哪有干成事儿重要。」启正听出弦外之音,赶紧换成一副谄媚模样,给吴得定添了些茶水。  

    吴得定没有回答,笑着摇摇头,他抬起头看着倒茶的启正,若有所思说到:「梁总你太聪明了,又太干净了,我没有你一点把柄。如果你要反水,我可怎么办啊。」  

    「哪里的话,主任!您也知道,我之前跌跌撞撞,直到碰到您才有这么个机会,您是我的指路明灯。我怎么会反水呢。」说着启正拿起茶杯,「今天我以茶代酒,以后如果我对您有想法,天打雷劈!」  

    「哈哈哈哈哈!」吴得定一声长笑,眼前的人果然聪明,远不是第一次见时的梁启正了。行走江湖,他可不会被这些海誓山盟打动。  

    沉吟片刻,吴得定开口到,「这样,我今天把张瑾语约过来,你,强了她。」  

    「不过你放心,事后我会跟她解释,保证她不敢造次。但是嘛,我会保留录像,只要我俩一起合作,这个录像就永远不会出现。」吴得定的话非常坚定。  

    听到吴得定的话,启正不由得心中一惊,眼前这个主任真不简单。不过他依旧在挣扎,「不必搞这么复杂嘛,我去KTV叫几个靓女。双飞,4P,都行!也可以录像!」  

    「今天晚上七点,还是我隔壁房间。」吴主任没有理会,继续自说自话,「就是上次我操你老婆那个房间。」  

    「哈哈哈哈。」说完吴得定理了理包,走出了办公室,只剩下启正一人闷闷不乐,听着吴的笑声,他的拳头逐渐握紧起来。  

    「老公… 今晚吴主任又叫我去他房间。跟你报备一下,唉… 」 收到消息的启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设计甩掉了芸岚,却发现吴得定是个更难应付的主。  

    「好的,我今晚也有事情,亲爱的保护好自己。」启正打字又删除,重复五六次,最后依旧发出这条绵软无力的消息。  

    「吴得定,莫欺我等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启正心里想着,一边打上了前往吴得定公寓的出租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