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六章 汪芸岚献身救父

第二十六章 汪芸岚献身救父

    吴得定走进房间,锁上了房门。他想要优雅,但却发现雨兰不知何时换上了芭蕾舞服,正是上次在自己家中那件。  

    「好看吗,主任。」  

    雨兰的声音像一剂浓烈的春药,顺着空气传播,直冲吴得定的脑门。血液在体内快速循环,他吞咽着口水,额头的青筋逐渐暴起。方才垂下头的小兄弟蹭地再度昂首挺胸。  

    「好看,好看得很。梁总有福气,今天我也有福气了。」  

    吴得定的话不只是说给雨兰,同样也是说给微信电话的另一头听。  

    启正接到吴得定电话时,刚吃过晚餐,正在河边瞎逛。他猜到吴主任的意图,掏出耳机,找了个榕树树根坐了下来。那一头吴的话像一条蛇,咬了自己一口。他有些愤怒,无助,但同时又有几分刺激,身体的血液循环也快了起来。  

    吴得定一手将雨兰搂了过来,雨兰想要挣扎,但吴的气力使她无法动弹。此时的他也顾不上什么优雅了,如今的他,满脑子都是二十年前的故事。而身子,也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般强壮有力。  

    男人的嘴唇和女人的贴合到了一起,男人的舌头同样强势伸进女人的口中。女人试图挣扎,但很快又放弃了挣扎,只得对男人口吐芳兰:「慢点儿,衣服容易坏。」吴这才松开怀抱,但双手依旧不老实地在腿间游走。  

    女人缓缓脱下衣服,洁白如瓷的胴体在黑暗中有股幽幽的光芒。女人的双手围住男人的脖子,二人的嘴唇再次热烈地碰到了一起。雨兰比瑾语年轻好几岁,接吻的方式也更加大胆多样,吞吐自如,进退有度,主动权反而到了雨兰的手里。  

    女人的舌来到了男人的耳蜗,舌头在搅动,唾液在交织,「咵嗤咵嗤」的声音拨动吴得定的心弦,让他的呼吸也越发沉重起来。  

    男人脱下内裤,一只面目狰狞,高傲挺立的阳具赫然出现。吴得定的阳具抵住雨兰的下腹,而雨兰也配合地扭动着腰肢。  

    男人的手穿过内衣抚摸到女人的乳房。随着下身的欲望越发强烈,他揉搓乳房的力量也逐步加大。女人的下身逐渐湿润,乳头随着揉搓更加坚硬笔挺。  

    「吴主任…嗯…你比上次…还大啊…」  

    「你把他喂饱了,他还能长的更大!」  

    「是吗,我来喂喂她。」  

    雨兰格格地笑,伏沉身体,右手扶住根部,缓缓将整个阴茎包裹在自己的小嘴中。  

    启正不是第一次听到雨兰说这些,他们两人在床上时常说些肉麻甚至粗俗的情话,但听到妻子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袒露身体,说着淫词艳曲,一股扭曲的快感从心底钻出。  

    雨兰的口活并不是特别熟练,但看着如此的美人在自己胯下吞吐,一股莫名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啪!」雨兰的屁股上出现五个手指印。  

    「转过身,我要从后面操你!」  

    雨兰双腿趴开,美丽的蜜穴在吴主任如饥似渴的目光下暴露无遗。  

    「啊…都湿成这样了…」  

    「穴这么小,是你老公的鸡巴太小,还是平时不行操的太少啊…」  

    「膝腕半围团,金莲三寸窄。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果然是好诗啊哈哈!」  

    吴主任的话令她既难堪又刺激,但对方似乎只是观察和评论,却不行动,她全身开始急迫等待吴主任的雄鸡,能够钻入自己的蜜穴。  

    吴主任的话自然是说给启正听的。不舍,纠结,愤怒,酸楚,各种情感此时正在启正内心纠结,他想要自己歇斯底里地愤怒,但实际上他内心却只能感受到快感,扭曲到极致,让人欲罢不能的快感。启正将手偷偷钻进内裤,心中想象着吴主任在妻子身上驰骋,双手在阳具上下套弄。  

    「嗯…嗯…啊!」吴主任的雄鸡没有提前通知,给雨兰来了一次突如其来的偷袭。雄鸡一冲到底,没有半点怜悯。  

    吴主任开始了最激烈的冲锋,他狠狠插入,死死顶住,达到极限后缓缓抽出,几次往复又再一次深入冲锋。  

    身下的女人已经失去了对语言的控制,她眉飞色舞,她娇喘连连。尖叫声,喘息声,甚至牙齿碰撞的声音,从她的嘴中不规律地发出。一张白净的脸因缺氧和激动变得绯红,如同灿烂的晚霞。  

    「你不是组织部处长的女儿吗?」  

    「你爸不是瞧不起我们农村的吗?」  

    「看我不把你操上天!以后天上不下雨,下屌,出门就被操!」  

    「说,你是不是骚货!」  

    「快说!」  

    「啪!」另一个屁股也出现了五个手指。  

    「我…骚…我…骚货。」  

    不止冲锋了多少次,吴主任那热辣滚烫的儿女们被发射进雨兰的身体。女人的头发,早已沾满汗水,她紧紧依附住男人,面色惨白,几近虚脱。  

    那一头,启正也发射了,只不过他的子子孙孙,成了内裤上的一片精斑。  

    「操…我也要找个女人泄泄火。」启正站起身,系紧皮带,嘟囔着回了酒店。  

    过了好一会儿,雨兰和吴得定缓过神来,雨兰依旧依附着得定。  

    「等你把汪书记搞下来,给我也谋个好岗位嘛。咱不贪心,尽快搞定编制就行。对了,那个汪芸岚不能放过她,一定要搞倒搞臭!」  

    吴主任轻轻抚摸雨兰的双乳,沉吟片刻,说:「既然要帮你,那就帮个大,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至于汪芸岚嘛,启正已经跟我说了一个绝妙的方案…」  

    ————  

    汪书记虽然嘴硬,但现实却令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吴主任的提议。近几日,针对人民医院的负面报道只多不少,到了第三天,甚至有人跑到医院门口,说自家孩子在医院被治死了。  

    本身防疫抗疫已让医院头大,这类事情此起彼伏更让汪院长如坐针毡。当他得知雨兰将胡文华保出来,前后一联系,更加坐立不安。  

    芸岚眼见事情发展成这样,又愧疚又后怕,自己的任性竟然造成这么大的后果。但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她拉不下脸去找雨兰,启正则像是人间蒸发,每天发消息打电话一概不接不回。  

    突然,芸岚的置顶聊天框冒出一句新消息。  

    「你爸有麻烦了,卫健委要搞他。方便的话给我回个电话,我跟你说下。千万不要跟你爸说,切记!切记!」  

    芸岚几乎想也没想就将电话拨了过去,当熟悉的声音传来,芸岚的复杂情绪一瞬间喷涌而出。  

    「启正!启正!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我看到你的纸条了,对不起!项目的事我们先我爹好不好,找他商量好不好!」  

    「你先别激动,有个事情可能更重要。」启正的声音冰冰凉凉,听不出什么情感。他没有顾及芸岚的问题,径直说了下去。  

    「你应该知道,这个项目你爹和卫健委的吴主任在斗。你爹这次站队站错了,吴主任不但要拿下这个项目,更要彻底把你爹,把浙江帮赶出去。」  

    「上个礼拜,他找到雨兰,把胡文华给放出来了。现在正在准备举报你爹的材料呢!我劝你要么赶紧带上钱出国!要么你过来跟吴主任谈谈,看还有没有回旋余地。」  

    启正一席话让芸岚哑口无言,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如此庞大的信息量?  

    「再拖下去,他们这帮人有一百种方式把医院拖垮,这可是你爹一辈子的心血啊。」  

    「你尽快做决定,最好马上给我回复,等到明天局势就无法挽回了。」  

    「我去谈!我去谈!」芸岚几乎没有迟疑,虽然跟父亲诸多争吵,但此时此刻,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去解救父亲。  

    「晚八点,地址我微信发你。」  

    ————  

    七点四十,南方市南城宾馆。吴主任面朝着落地窗,手背在身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启正聊着天。  

    「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这些人,你就属于成功要趁早的,名校毕业,名企就业。不像我,那个时候搞计划生育,好多人扬言要杀了我,睡觉都睡不安宁。」  

    「主任您说笑了,任何的经历都是宝贵的。您看您现在比我强太多。汪芸岚她就是没吃过亏,马上她就要见识到您的威力了。」  

    「我的威力?哈,哪个威力!」吴主任转过身,四目相视,满眼的不怀好意,继而二人又大笑起来。  

    清脆的门铃打断了二人的笑声,二人稍微收拾衣服,启正前去开门,果然是芸岚。  

    芸岚扎了个马尾辫,穿上笔挺又合身的西服,下身着深蓝色短裙,黑色丝袜将小腿勾勒得高挑笔挺,一双高跟鞋更是彰显气质。  

    「芸岚,这位是南方市卫健委吴主任。吴主任,这位是云斓科技的汪总,汪芸岚。  

    匆匆做过双方介绍,启正便找了个理由出了门,临行前还和芸岚唠叨「吴主任是个好领导,咱们跟紧他的步伐,一定不会有错的。」  

    「汪经理,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你父亲,也就是汪书记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吴得定一上来便给芸岚一个下马威。  

    「我父亲医者仁心,在人民医院从医半生,成绩斐然。如果有什么误会,咱们好商量,我们一定配合卫健委的工作。」芸岚的回复不卑不亢,同时也说明了来意。  

    「你,要不看看这个?」吴得定掏出准备好的举报信,递给芸岚。比起给汪书记看的版本,没有做任何删减,签个名就可以直接寄给监察委了。  

    芸岚匆匆翻阅起来,她自然知道,父亲一方面在老家购置房产,一方面又支持她在国外就读,自然会有些灰色收入。但没想到,医术高超的父亲,竟然背地里干了这么多事情。她强作镇定,回复道「吴主任,您想怎么处置这份举报信呢。」  

    「这,就要看您这边的诚意啦。毛主席说过,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得很僵,现在疫情防控关键期,国家也需要汪书记这样的人才。」  

    「你说吧,你需要什么条件。」芸岚盘起腿,双手插在胸前。一双玉足直勾勾地对着吴得定,他不由得狠狠咽了口口水。  

    「我相信汪书记也是一时糊涂,被小人蒙蔽。所以首先我们要将汪书记身边的小人给清楚掉。」吴主任身体前倾,不让自己凸起的阳具过于显眼,「比如你们那谁,余建国,还有几个原先一块从浙江来的几个老杆子,我觉得问题都很大啊。」  

    吴得定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芸岚,从脸庞,到胸脯,到腰肢,再到修长的腿。芸岚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危险。  

    「本来我是想直接递交给省里的巡视组的,但启正一直求情,说他跟你们父女俩有交情。」吴得定掏出火机,将举报信烧尽,「我可以考虑启正的话。但,我是一定有条件的。大家都说汪书记的女儿如花似玉,如果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能够跟我共度良宵,那该多好。」  

    得定的双眼继续在芸岚的身体徘徊,眼神中充满着欲念。  

    「你!你也有脸说这些,论贪,论违法乱纪,你们这些当官更脏!」  

    芸岚说着就要走,却惊奇地发现,门打不开。这自然是启正的功劳,他在门锁上动了些手脚。  

    「汪小姐,不要冲动嘛。我也不是强迫你。只不过你走出这扇门,后果可就无法估量了。」  

    芸岚停了下来,怔住了。过了十几秒,她突然奋起一脚,往吴得定身上踢过去。吴一个躲闪,高跟鞋飞出,在吴的脸上结结实实划开一道口子,顿时脸上形成一道红色的血迹。  

    「妈的!反了天了!」  

    吴得定怒吼着,左手抓住芸岚的头发,一揪,一拉,又一抓,漂亮的马尾辫四散开来。右手拉住芸岚的腰肢,就往床上拖。芸岚剧烈挣扎,但又不敢太过火,眼前的男人是如此恐怖,随时要把自己吃掉。  

    芸岚被重重地扔在床上,得定双手脱下西装外套和腰带。芸岚想要阻止,但无济于事,很快,他的白衬衫崩掉几颗扣子,雪白的双乳若隐若现。破碎丝袜的深处,似乎别有洞天。  

    得定看着眼前的春光,下身很快有了反应,他的手没闲着,从光滑的大腿,到大腿根部,越过丝袜,双指直达柔软湿润的温柔乡。  

    「你留学的时候,那些洋人的大鸡巴有没有进来过。」吴得定淫笑着将丝袜全部褪下。  

    芸岚的大腿光洁,皮肤更是细腻。因为在国外留学,在外国人的影响下酷爱运动,皮肤虽然没有雨兰白皙,但臀部,腰身肌肉紧致,富有弹性,得定光是看着都欢欣不已。  

    得定扒下了芸岚的内裤,芸岚连最后一丝屏障都被攻破。她终于放弃了抵抗,任由得定再她的胴体来回抚摸揉捏,低声的呜咽在房间不绝地回荡。  

    吴得定管不了这么多,汪书记跟自己的不合全市皆知,这次自己狠狠地羞辱了他的女儿,更何况,这还是个留过学,自视甚高的海归!想到这,他的肉棒更加狰狞,龟头上跳动的青筋昭示着男人不老的活力。  

    「汪鸿洋真是个废物!让女儿来救他!」吴得定定住芸岚的大腿,让阴户完整的显示出来,只见两瓣嫩肉粉粉嫩嫩,冒着诱人的热气。  

    「好嘛!看来真是个贞洁烈女,下面还是粉的!那我更要享用了!」男人的龟头抵上女人的阴唇,试探三两下后,一个冲锋,整个肉棒被阴唇吞没。这紧致的快感,是他与瑾语,雨兰做爱都不曾感受到的。  

    一声杀猪般的嘶嚎划破寂静,芸岚不知从哪重新获得气力,腰胯不住地扭动,双手胡乱地在得定脸上拍打。  

    「啪!」吴得定这一巴掌打在芸岚的脸上,这一掌将芸岚最后的挣扎意识也打散了,她的侧脸肿了,身子也呼地软了下来,取而代之又是细长的呜咽。  

    得定找到芸岚的内裤,硬生生地塞进她的嘴巴。芸岚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甚至呜咽声也小了许多,她鼓囊着嘴,瞪着得定,那眼神,像是要将眼前这个男人射穿。  

    得定将芸岚的头扭向一边,更加卖力地抽插了。他的心里有些发怵,尽管他有十足的把握,眼前的女人不敢报警,也不敢报复,但芸岚的眼神,始终让他有种说不明的担忧。但这种近乎强奸的举动,加之芸岚高傲的身份,又令他感受到无比地刺激与疯狂。  

    女人的小穴被越撑越大,随着肉棒进进出出,阴唇一会儿内敛,一会儿外翻。女人的眼色也不再凌厉,变得迷离,失神。  

    「你爸不是很屌吗,号称浙江帮带头人?怎么连自己的女儿都保不住!」  

    「你不是国外留学吗,留学就是为了给我这种乡巴佬操的,哈哈!」  

    「妈的!让你挣扎,让你反抗,现在老实了吧!爽的话就叫啊,说爸爸真爽,哈哈!」  

    ……  

    一声声不堪入耳的淫语,一声声肉体碰撞的噗嗤,一声声不易察觉的啜泣。随着男人一声低吟,这场精心策划的大戏才最终落幕。  

    芸岚没有久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擦了擦红肿的眼睛,悄然离开。  

    窗外乌云密布,一场倾盆大雨即将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