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五章 吴主任实在是高

第二十五章 吴主任实在是高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启正挥舞着还剩半瓶的易拉罐,对着月光高歌一曲。  

    盘中的烧烤上了一轮又一轮,瑾语和雨兰早已心生倦意,可启正依旧不依不挠,在酒精中,他仿佛找到了躲避自我的归宿,可以短暂地忘记现实中的尔虞我诈,是是非非。  

    雨兰看出瑾语已经疲倦,便让她先走,之后又给启正开好就近的酒店,硬拉着还在吟诗作赋的启正上了楼。  

    开门,插卡,雨兰正要离开,启正却一把拽住了她。二人对视,那目光像火一样炽热,在幽暗的灯光下,二人的眼睛闪着夺目的光芒,整个房间都因此暧昧和热烈。  

    「多久了?」  

    启正的声音迷离,又沙哑。  

    「快一周了,我却感觉过了一年。」  

    雨兰的嘴撮成一个圆,启正的唇很快压了上去,焦急的舌头从圆心直钻到女人的嘴里。  

    「慢点儿。」  

    雨兰阻止了舌头粗暴的插入,她温情脉脉地让两唇相印。手则从胸一直摸索到他的内裤,撕开拉链,穿越内裤,把握住男人的根部。雨兰这一周过得百无聊赖,上班宛若行尸走肉,身体的空虚加之心里的空虚,使她的饥渴由内而外地展开。他想念启正的绅士风度,想念吴主任的老当益壮,甚至想念老余和文华的横冲直撞。  

    她如同已被太阳晒得焦干的枯叶,只需要一丁点的撩拨,火焰就会将她整个吞噬。而启正的唇将她彻底点燃。  

    「你怎么湿成这样了。」  

    「我等得太苦了。」  

    随着二人的摩挲纠缠,二人的衣服也慢慢消失,主战场从门边一路推进到床上。  

    「让我来。」雨兰将启正摁在床上,自己将雪白的屁股掂了掂,她看着已是青筋暴起的肉棒,双眼迷离,手一握,一推,一摁,那根粗壮的硬物尽数落入丛林之中。  

    「你可算来了…嗯…」雨兰如同久旱逢甘霖般再次享受到男人的滋润,心中激起一阵舒畅与自在。她的屁股欢快地前后摇摆,像是儿童时坐的摇摇车,前后拨弄,不知疲倦。  

    启正不由自主地哼哼起来,雨兰的花瓣叼住他的阳具,每一次晃动,都是在敏感的G 点试探。  

    「你好…你好骚…比芸岚还骚…」  

    启正半醒半醉,他对妻子的主动有一丝奇异与惊喜。  

    「是啊…你们男的不就喜欢骚的吗…」  

    雨兰没有等待启正回答,径直用嘴堵住启正的唇,而后更加狂放地运动起来,前后晃动的幅度,随着心中欲火的高涨越发放肆。  

    「你在吴主任面前也这么骚吗?」  

    启正听出雨兰话语中的醋意,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用更加羞耻的言语去刺激雨兰。  

    启正迅速变换了身位,钻到妻子的两胯之间,舌尖在阴唇上下快速探索。  

    「嗯…啊!」雨兰的声音不再规律,像是柴火剧烈燃烧时的噼啪声。她的双手抓住启正的头发,她的力气不大,此时已经全身是汗。  

    启正抬起头,一刻也不停歇,肉棒直冲桃花源的最深处,一场狂风骤雨袭来。任凭雨兰的双手如何拍打,声音如何凄厉也不停歇,他要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宣誓,即使这个地方被其他人占领,但归根到底,依旧是他梁启正所有。  

    大战如夏季的骤雨迅猛,也如夏季的骤雨停得迅速,雨兰像只粘人的猫,偎依在启正的怀中。  

    「明天我们去找吴主任。」  

    「好。」  

    「他估计对你有企图,你还是做好安全措施。」  

    「好。」  

    「我跟芸岚应该已经算闹掰了,我以后不会再跟她来往了,亲爱的。」  

    「好。」  

    雨兰的回答轻声轻语,在启正的计划之外,她同样有着自己的想法。  

    ————  

    翌日,启正和雨兰先后扣开了吴主任的办公室大门。他此次前来可是有了几分底气,一方面文华鼓动自己的媒体朋友,连发了好几篇人民医院乱挂号,乱收费的文章,另一方面他此次前来同样带着文华的举报信。  

    「梁总此次前来有何贵干啊,已经好些天没见到你咯。」吴主任不愧老江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泰然自若。  

    「害,最近正忙着收集资料呢。我们做人民医院的项目,却发现这个医院问题很多啊。」  

    启正早有预料,不慌不忙地拿出文华的举报信,递给吴主任。  

    「不错不错,为人民服务就应该这样。不能因为人民医院是你们的甲方就一味包庇!」吴主任热好了茶,给启正和雨兰倒上。「有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哪怕捅上天!捅到院长书记有问题,咱们也得解决啊!」  

    吴主任翻看起举报信来,启正到底做技术出身,内容详实,逻辑清晰,证据充分。吴主任看着看着,笑眯了眼,最后手指停留在落款上。  

    「胡文华…胡文华…这个人不是去坐牢了吗?」吴主任依旧笑眯着眼,身子转向启正。  

    「这个…他之前被拘留是因为强奸罪,我们想办法和解把他释放了出来。当然,他也愿意作为污点证人,指证医院中的贪腐行为。」启正的回答有点磕巴,吴主任的问题有些出乎意料。  

    吴主任站起身来,背过身,探了探窗外,确认安全后坐在了办公椅上,拿出一包芙蓉王,启正赶忙上前递火。  

    「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一步走地特别顺溜。」吴主任示意启正坐下。  

    没等启正回答,吴主任抖了抖烟灰,继续说道,「文华犯的事儿本身不是啥大事儿,我找人打过招呼了。至于你们俩的分手大戏,瑾语后来跟我说你,我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你是个机灵的人,但有些机灵有余,忠诚不足啊。」  

    「吴主任实在是高,我有眼不识泰山。」启正没有料到这一手,回答地磕磕巴巴。  

    「不过…不过你还是赢了我一手,上次我没忍住上了雨兰的身子。现在想来,应该也是你计划之中的吧,而且你肯定也保留了一些证据。」  

    启正没有发声,用沉默事实上回答了问题。他理了理包,将举报信掏出,一边说笑着:「甭管如何,我始终跟吴主任您是一条战线的。」  

    「梁经理,你是聪明人,知道带上举报信来见我,我觉得我们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不过,你还想跟我合作的话,没问题,我只有三个条件。」吴主任倒了少许茶水,将烟头熄灭,以示严肃。虽然自己目前的权力足以让启正跌入谷底,但凭眼前这个男人的聪明和心机,日后没准能成龙,他的脸色又和悦起来。  

    「第一,我们俩一起扳倒汪家,文化的事儿给你记上一功。不过,以后可别想着两头通吃,南方医疗只有一座山,那就是卫健委的山,党和人民的山。」  

    「第二,Hanson的条件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不要求太多,你的商务条件跟他们持平。你是国产厂家,总不可能成本比外国还贵吧。」  

    「第三,你和雨兰不是分手了嘛。正好我隔壁房间空着,让雨兰搬过去住一段时间吧。雨兰也正好有个照应。」  

    前两个条件倒不难,启正自己就可以做主,但第三条,几乎赤裸裸地要将雨兰带走,这让启正也犯了难。  

    「没问题,我们都答应了。」沉默许久的雨兰爽快应承了下来。看着一旁发呆的启正,她又补充道,「吴主任已经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就应该一条心跟着吴主任。」  

    「没问题,我都答应。」启正连忙跟随附和。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勾着腰走到吴主任面前,耳语几句。  

    「好!好!如果你能办成,商务上的事儿可以谈。」吴主任笑得忘乎所以,一瞬间竟忘记了自己是在公共场合。  

    ————  

    同样的办公室,同样的茶叶,同样眯着眼睛的吴主任,可这是,坐在客桌喝茶的人换成了汪书记。  

    「汪书记,咱们打交道挺多,也就不讲客套话了。最近人民群众最近对医院的意见挺多啊。」  

    吴主任将秘书准备好的材料递给汪书记,上面是一些医院的负面报导。  

    「我听说你最近都在忙什么智慧医院的建设,我的建议啊,还是多将工作放到医院的本职管理上。您老不出来主持大局,下面的人,难免出现一些苍蝇蛀虫。」吴主任喝了口茶,一边说着一边眼睛瞟向汪书记。  

    「最近事情太多,我的确有管理不当之职。关于人民群众关切的问题,我一定成立专班,亲自主抓,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汪书记言之凿凿,实则寸步不让,「人民群众反映的很多问题,正是我们要在智慧医院当中解决的问题,因此我更要立足现在,面向未来,把两件事情有机结合起来,您说呢,吴主任。」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总书记指示过我们,全党同志都要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我知道您在南方的医疗学界颇有威望,但过去的成绩都过去了,您可得小心最后一公里别塌陷了。」  

    说着他给汪书记一个本子,上面赫然写着《针对南方市人民医院汪鸿洋书记违法乱纪的举报信》,里面的内容自然是修饰过的,重要信息被隐去。  

    「这个不是完整版对吧,完整版在哪儿?」  

    汪书记的语言,逐渐有些慌乱。  

    「举报人的隐私权,我们一定要保护的。我也是为你好,给你看这些,在法律的限度内,我还是希望能跟你友好合作。」  

    说着,吴主任走到一旁,打开碎纸机,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后,那本举报信已成无法辨别的碎纸。  

    这噪杂的声音,在汪书记听来尤为刺耳。一个刚上任几个月的主任,竟然就如此明晃晃地要挟自己,之前几任,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真是岂有此理!  

    「我非常赞同您说的合作。大家都为了国计民生,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跟张瑾语同志,也不是纯粹的工作关系吧。」  

    书记想到自己不听话的女儿,一时上头,心中的话夺口而出,也顾不得身份和面子了。  

    「你!你放肆!」  

    吴主任一巴掌下去,整个办公桌都震得厉害。最后的谈判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汪书记没有妥协,佛袖而去。吴主任一言不发,一个劲儿抽闷烟。  

    不过他的脾气很快被期待冲淡,雨兰答应今晚就搬到隔壁,其中的含义不言自明。他紧锁的眉头逐渐舒缓开来。  

    「太像了,太像了。」吴主任一边翻看着雨兰的朋友圈,一边啧啧称赞。思绪则纷飞到了二十年前。  

    彼时的他,因基层工作扎实能干,被选拔到省委党校进修学习。那时的他正是青春荷尔蒙爆发的阶段,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同班的一名女生,尽管他打听到对方来头不小,但他依旧勇敢地邀请对方吃饭,看电影。更令他惊喜的是,那个姑娘似乎对自己也颇有好感。  

    正当他准备瞄准机会向对方表白时,一纸调令下来,称有紧急事务,令他收到消息即刻返回,不得延迟,进修暂缓,他甚至来不及给姑娘道声,那个时候手机尚不普及,自然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吴得定一直认为,这是命数中注定的遗憾。直到某次茶余饭后,他才从老友那儿听到另一个版本,姑娘的父亲,是当时省组织部一位处长,对女儿的婚事也早有安排,得知女儿跟一个农村的基层干部打打闹闹,他自然怒不可遏,找了个由头将他返了回去。  

    「你想想,你一个农民的孩子,在大山里长大。人家红三代,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能一样吗。」老友喝得面红耳赤,说话也不留情面,「人家北京大院儿里长大的,北大毕业,来咱们这儿就是挂个职,镀镀金,跟我们真不是一路人。他爹还算客气,当时要真想干你,小拇指捏一捏,就该吃牢饭了。」  

    从听到这个故事开始,吴得定就病了,得了红眼病,得了嫉妒症。单位里见到城里来的,特别是学历高的,准没好脸色。  

    「主任,主任。」瑾语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扯了出来,瑾语见吴主任已和启正,汪书记都聊过,特地前来请示。  

    「这个项目还要不要重新发标啊,如果重发,咱们怎么写理由呢。」瑾语问得小心翼翼。  

    吴主任一抬头,掏出烟盒。瑾语熟练地拿出香烟,点燃,自己抽第一口,待烟草充分燃烧,径直送回吴主任的嘴中。  

    「你就写,因业主单位发生重大变故,需要重新审视需求,本次招标暂停。内容嘛,先让梁启正改着。你先把底稿准备好,快的话三四天吧,等事儿成了,就把终止公告发出去。」  

    「真要这么写吗,很容易被查的,莫非这两天会有什么大的变故吗。」  

    「不要多问,先去准备着,我心里有数。」  

    办公桌前烟雾缭绕,吴主任的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这反倒让他显得更加威风。  

    ————  

    今天吴主任回家比平时稍晚一些,他特地做了个全身的按摩,疏通筋骨,为晚上的行动做好准备。  

    「吴主任,真的谢谢你啊。这个小区比我们那儿好多了。」  

    雨兰早已等候多时,一等见到吴主任,便往自己家里引,邀请吴主任喝茶。  

    见到雨兰,吴主任顿觉分外口渴,而雨兰白天忙着搬家,同样口渴,很快一壶茶见了底。雨兰站起身来,准备去倒热水。  

    吴主任望向雨兰的背影,一头半长的头发散落来来,为了干活方便而穿着的吊带,以及背上细密的汗珠,无不撩拨着吴主任的心弦,使他心慌意急,情难自禁。  

    更难以自持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小弟竟然已经升起国旗,提前开始了预热。  

    「我出去抽根烟!」吴得定转身向门口走去,虽然他今晚打定主意要和雨兰云雨一番,但依然要表现出一位领导应有的风度,上一次和雨兰交欢,他自认为是一个偶然,草草结束并不尽兴。这次,他定要享尽欢愉。  

    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心中浮现,这个恶趣味一经浮现,便再也无法抹去。  

    「喂?梁经理。我跟你开个微信通话,你别挂,就一直听着,有惊喜。记得,别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