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四章:绝境之下觅生机

第二十四章:绝境之下觅生机

    「师傅,就到这儿下车了。」  

    启正推开车门,迎面而来的是一扇大铁门,旁边的牌匾上赫然写着「南方市第二看守所」。  

    启正先登记进了门,没过十分钟,雨兰左顾右盼,也进了门。今天他们要跟胡文华「和解」,将他给保出来。  

    此时已是十二月初,一股寒潮自北向南席卷整个中国。南方市的人们,也开始穿上大衣,戴上皮帽。文华可没这些装备,一身T 恤短裤,在街上直打哆嗦。  

    文华这次被雨兰举报强奸,证据确凿,正要立案,胡文华是汪书记的心腹,吴主任借题发挥想以文华作为突破口,查一查人民医院的财务问题,汪书记跟吴主任私下里做了些交换,这才作罢,不过代价则是瑾语被塞了进来。久而久之,文华成了被遗忘的棋子。公安部门一时也不敢动,只能继续羁押。  

    而有一个人,就在昨天,想起了这枚棋子。启正走投无路,猛地突然想起文华这个快要被遗忘的人。作为曾经书记倚仗的心腹,他的身上一定有不少秘密。这些秘密也许能成为自己翻盘的唯一希望。因此赶紧跟雨兰联络,今天走和解,撤销诉讼,把人要回来。  

    七弯八拐,三人在一家肠粉店坐了下来。启正斜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文华问话:「这次出来,你有啥想干的没?」  

    文华看看启正,又看看雨兰,知道二人有求于自己。死性不改地说:「我还想再干一遍嫂子。」  

    「啪!」  

    启正倏地一声站了起来,左脚硬生生踢掉文华脚下的凳子,文华一个趔趄正要倒地,两只手把他抓了起来。  

    启正左手掐住文华的脖子,右手毫不留情给文华扇了几个大耳光。昨日积蓄的愤恨涌上心头,那架势真要把文华生吞活剥了。  

    这场面把正在做肠粉的老板都给吓着,将做好的肠粉放在桌上,跟雨兰使了个眼色就躲到后厨去了。  

    「我现在已经不怕死了,你有种再重复一遍!」启正的表情换谁见到都得躲上三分。  

    「错了,哥,我错了!」文华没想到启正的反应如此剧烈,更不想再被送回到看守所,只得连连求饶。全身猛地哆嗦,一半因为冷,另一半因为怕。  

    启正又狠狠地瞪了一眼文华,见对方已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才松开手。雨兰赶忙将肠粉拿来,当起了和事佬:「赶紧吃,不然就凉了。」  

    「你恨不恨汪芸岚?」  

    启正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文华不明就里,「我跟她不熟,听老爷子说,她这个女儿可不太听话。不过话说回来,汪家基因好,漂亮是真的漂亮。」  

    「你这次进去就是芸岚做的局,她逼我去找的你。她虽然漂亮,但是却是蛇蝎心肠」雨兰讨厌文华,但更憎恨芸岚,因此极力拱火。  

    「你不知道,这几个月已经变天了。」启正递给文华一根烟,「汪书记要倒了,我希望我们俩能配合。这次放你出来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更多好戏。」  

    启正给文华点烟,后者也不推辞,狼吞虎咽般抽起来。  

    启正拍拍文华的肩,把整包烟都塞过去:「慢慢抽。我问你个事儿,你是不是有媒体的朋友,你进去第二天,智慧医院的项目突然就上了新闻,你干的吧。」  

    「我有几个融媒体的朋友。当时我意识到肯定不是强奸这么简单,哪有这么巧的。所以让朋友发了个稿子,告诉汪老爷子来救我。」  

    几个烟圈从文华的嘴里冒出,在雾霾笼罩的大城市里,很快没了踪影。  

    「结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好几个月。」  

    「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还得搏一搏。咱们好好配合,你不是想要女人嘛,我帮你一把,把汪芸岚给上了。她送你进入看守所,你也进入一下她的身体嘛。」  

    雨兰看着启正,有些陌生。文华看着启正,心里更是有些发毛,这还是几个月前跟自己傻乎乎介绍技术的梁启正吗。  

    「咱们相互支持,不然,估计咱们俩得一块回看守所咯。」  

    启正伸出双手,文华迟疑了几秒,将手握了上去。一套软硬兼施果然奏效,文华欣然加入启正的团队。而启正,则开始了自己的绝地求生之旅。  

    ————  

    就在启正和文华秘密商谈之时,芸岚的家中,正闹得不可开交。启正离开之时留了张小纸条,痛斥汪家不守诚信,在招标文件中引入Hanson公司的参数,让自己走投无路。  

    「爸!你这让我怎么做人,说的好好的,咱们不是把Hanson公司都拒了用启正他们公司吗!怎么现在又变卦!」  

    芸岚冲着父亲大叫,在他眼中,眼前的老者毁了他的爱情。毁了她好不容易,精心布局的爱情。  

    「女儿,你听我说,梁启正他不可靠。背着我们跟吴主任搞搞震。」  

    「背着我们?你有跟他当面说过吗?!无缘无故怀疑人家,他写方案通宵了这么多天,你们改几个参数就把他们全否定了!」  

    「女儿,不要意气用事。余叔那边都调查过了,没有问题。而且,Hanson公司这次给的条件非常优厚,咱们还是目光要看长远。」  

    「你就知道看长远看长远,你赚的钱还不够多吗!我不就是想找个男朋友,你连这样一点都不肯帮我!」  

    「芸岚你!早知道我就不把你调回国内了!」眼见女儿如此不懂事,汪书记也置了气,「你先前自作主张抓了胡文华,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投标这件事,你别再掺和了,会出大事的!」  

    「得!当初是你逼着我学国际贸易的,说什么以后把你的关系继承下来。现在又不让我搞,早知道我就应该在国外,找个黑人回来你是不是就开心了!」  

    「你!我这辈子怎么教出个你这样的女儿!」汪书记气得直喘粗气。  

    芸岚可不管这么多,气冲冲地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只留下汪书记看着女儿的背影,深叹一口气。  

    ————  

    冬日的太阳绵软无力,虽然依旧投下光芒,但更多的地方,被黑暗和寒冷所笼罩。  

    之君的办公室朝南,此时的太阳直射在他的背上,像小护士恰到好处的按摩。他和Hanson的售前人员已经在办公室折腾了好几天。虽然招标文件参数部分已经修改,但启正在设计方案中预留了很多难以满足的描述,这让Hanson的工程师们非常为难。  

    之君注意到启正的不辞而别,他也猜想到了什么。但他自觉胜券在握,本还想假惺惺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启正,后因不愿自讨没趣而作罢。  

    在城市的另一头,城中村参差不一的握手楼将太阳隔绝在外。启正躲在阴暗角落的一家茶楼,跟文华逐字逐句地编辑《对南方市人民医院汪鸿洋书记的举报信》,笔记本上跳跃的字符,正是启正的救命稻草。  

    启正要了根烟,到一旁自顾自地抽起来。他一直没学会怎么「入肺」,几番尝试,只是把自己呛得难受。他一边抽着烟,一边给湘滢打电话交代事情。要实现逆风翻盘绝不容易,举报汪书记只是其中一环,他得想办法把汪家父女,吴主任,瑾语都搞定才行。  

    太阳越来越斜,直到钻进云丛再也看不见,到晚上八点,启正和文华的举报信巨著终于完稿。而这时,湘滢发来一条消息:  

    「哥,搞定了!」  

    看到这条消息,启正的脸色才展现出这几日的第一次笑容。紧接着,湘滢又发来几张图。启正看到图,笑得已经合不拢嘴,连声称道:「妙啊!妙啊!有图有真相!」  

    启正一扭头,招呼在一旁的妻子:  

    「亲爱的,瑾语晚上约上了没?」  

    「没问题,九点半烧烤摊。」雨兰觉得不放心,又多问了几句,「这么冒险能行吗,万一瑾语跟我俩都闹翻了呢。」  

    「事到如今,狭路相逢只能出奇制胜了。」启正抱紧雨兰,「咱们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大不了回老家过安安稳稳日子。」  

    文华在一旁呆呆被撒着狗粮,之前在医院信息中心当职,多少医药代表为了获取内部信息投怀送抱,再回首这几个月,心中激起万千感慨。  

    ————  

    辉煌的霓虹灯下,一家海鲜烧烤档生意正盛。老板忙不迭地招待着八方来客。瑾语见到雨兰,正要打招呼,却见启正也跟在后面,顿时收敛起了笑容,但又不好发作,只能不尴不尬地一块儿坐下来。  

    启正殷勤地给瑾语倒热茶,瑾语却没有好脸色,先阴阳怪气起来:  

    「启正,这个点应该跟汪大小姐喝茶了,咋有心情陪我在这吃烧烤呢。」  

    「害,学姐您这话说的。」启正依旧客客气气,「啥应该不应该,您又是学姐又是咱的客户,请你是最应该的!」  

    瑾语正要还击,启正掏出手机,点出一张照片,递给瑾语:「别关心我啦,关心一下你老公。」  

    照片上的场景显然是一家小店,一男一女相谈甚欢。男士正是瑾语的老公,女士的脸被打上了厚厚的马赛克。  

    「这…不就是一起吃个饭吗!我可不是管天管地的管家婆。」瑾语语气中满是不耐烦。  

    「那这张呢?」启正拨弄到另一张图。  

    从穿着上看,依旧是那一男一女,背景是夜晚的街道。不过男士似乎喝了点儿酒,满脸通红,女生脱去外套,只剩下红色马甲,两道乳沟若隐若现,激发着向前探索的原始本能。动作上看,女生右手举着手机自拍,左手搭在男士的裆部,放大些看,男士的裆部已经微微隆起。  

    瑾语看了好一会儿,脸色分外难看,先是变红进而有些发紫。  

    「你们派人勾引我老公?他是个老实的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瑾语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声音忽地飙高了八度,引来周围群众侧目。  

    「别生气,吃点串。」启正给瑾语递了根串,瑾语越是生气,他越是高兴。「什么勾引啊,你跟吴主任,算勾引吗。」  

    启正的声音很小,但能量却让瑾语不寒而栗,她猛地一拍桌子:「有证据吗你,说话要负责任的!」  

    「只允许你在咖啡厅偷看我,不允许我调查你吗。学姐,你跟吴主任,太频繁了,对身体不好,来,多吃点儿生蚝。」  

    启正笑嘻嘻地给瑾语拿了只生蚝。  

    瑾语冷眼看着眼前的学弟,深感到他的不简单。他能说出来,必然也有他的证据。更何况,自己的丈夫那头,也是棘手的事情。  

    「说吧,你想干什么。不过前提是,你得告诉我,你们想拿我老公怎样。」  

    「我们觉得你总是在省城,你老公有生理需求,帮他解决解决。当然,我们也有难处,需要你帮忙解决解决。」  

    「你先说,不过,你要是把我老公带坏了,我以后饶不了你!」  

    终于到谈判这一步了,启正大嚼了一块羊肉串,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士农工商,咱们做生意的,其实是最底层,谁都不敢得罪。我一心是向着咱们吴主任的,但是汪家我也得打点,也得陪陪笑不是。」  

    雨兰在一旁沉默许久,也打开话匣子:「所以咱俩,确实是迫不得已假分手。因为汪芸岚她拿着项目要挟启正,快要发标,没办法了,我们只能分手了。」  

    「但是不成想,你这边看到我跟芸岚在一块儿,一口气把标都发了,全是友商的参数。」启正叹了口气,「现在只能看看能不能找个理由,改了重发。」  

    「咱这都是实话,包括我去给吴主任跳舞,我也是想着做项目。咱们跟官打交道,只能靠这个了。」雨兰的眼睛噙着泪,水汪汪的,任谁看了心都软三分。  

    「唉,是我草率了。吴主任那边说Hanson也找了他,给的优惠不比你们小,因此答应了给他们。写参数的时候我还叮嘱了写平一点。」  

    一顿攻势下来,瑾语竟觉得自己有些愧疚。「不过找理由的话,比较难,因为这相当于承认之前发标出了差错,没人愿意背锅。」  

    「其他的交给我,到时候信息上互通有无,流程上高抬贵手。」启正举起啤酒罐,三人碰了杯,象征着走到了一起。  

    「对了,你老公醒了,要不说两句。就说是你为了考验他,叫了个妹妹。」启正坏笑地把手机递过去,是一个微信的视频通话界面,「不然他可真要犯错误咯。」  

    手机显然是刻意摆放的,画面中间正好是一张床,一个男人全身赤裸,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邹朋!你在干嘛呢!」  

    画面里的男人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先是四处张望,不知所措。确定声音是从手机上传出后,怯生生地拿起手机,手抖得如同得了帕金森症。  

    「老婆,你听我解释…」  

    「没啥好解释的!今天是我特地考验你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我一时糊涂啊老婆…」  

    「不过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好几个月没回家。今天晚上我特许你逍遥一晚上。以后不能再这样了!我有办法盯住你!」  

    「谢谢…谢谢老婆…我再也不…」  

    瑾语没给老公太多忏悔的机会,挂断了视频。这下轮到启正和雨兰啧啧称奇了。  

    「学姐肚里能撑船啊,胡萝卜加大棒,姐夫肯定心服口服。」  

    「堵不如疏,男人一辈子跟个小孩一样,你越压着他。他越逆反。」  

    在一阵笑语中三人的气氛逐渐又活跃起来,天依旧阴阴沉沉,没有星光,但在云层的缝隙中,透出一股月光,艰难地倾泄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