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三章:急转直下到悬崖

第二十三章:急转直下到悬崖

    等到启正起床,已经是十点多。办公室的喧闹搅醒了迷迷糊糊的他。  

    一如往常地打开手机,他看有没有遗漏的消息。没想到第一条消息就让他睡意全无,全身血凉了一半。  

    没等他想好下一步,又看见屏幕上赫然列着三四个未接电话,是妻子的小号。他和雨兰约好,平时尽量不联系,有需要就用备用的小号,如果不接就不要继续打,以免暴露。  

    究竟是什么样的消息,能让妻子一而再再而三打电话过来呢。  

    他没顾得上解读湘滢短信的含义,赶紧给妻子小号回拨了过去。  

    「现在医院忙得很。我跟你长话短说,瑾语她发现你和芸岚在一起,昨天跟我说了。她也许会有行动,亲爱的你一定要小心!不说了,有事再联系!」  

    妻子急匆匆的话语并不多,但每个字都像晴天霹雳般降临在他头上。他的计谋,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在芸岚和吴主任之间左右逢源,并且相互隐瞒。倘若瑾语将这件事跟吴主任说起,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启正的脑子嗡嗡的,他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头,突然想起自己在吴主任家里布局的后手——窃听器。  

    启正赶忙收拾东西,找了个酒店。此时之君已经跟自己不再一边,待在他的公司没准就要泄密,因此更要谨慎。  

    他打开程序,远程调取了最近几天窃听器里的录音数据。果然,昨天晚上瑾语离开后,应该是跟妻子打了个电话,之后直接去了吴主任家。  

    启正细细听着,二人的每一句话都让他心惊肉跳。  

    「书记,梁启正这人你觉得靠不靠谱?我感觉他这人有些可疑。」  

    「这小伙子有前途,能说会道技术功底也不错。至于靠不靠谱,当销售的,哪一个不长八百个心眼儿。」  

    「不对,我意思是,我感觉这次合作他没有诚心跟咱们合作。」  

    「当初可是你鼎力举荐你的好学弟,怎么着,这下又觉得有问题了。」  

    窃听器中传来丝丝杂音,准确说,是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气声,夹杂着女人的娇嗔。  

    「不…不是。我看到他今天跟汪芸岚眉来眼去,大庭广众之下有说有笑的。」  

    「据我所知,他们是高中同学,毕竟人家做销售,吃百家饭,也是合情合理的嘛。」  

    「不对,书记。我有一个预感,他们一个美男计,一个美人计,两头吃!上次雨兰这姑娘还找我来着。现在回想,估计就是被这个姓梁的给PUA 了。」  

    「嗯…」  

    现场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就在启正都以为窃听器坏了的时候,突然一阵声音传来。  

    「你瞎操心啥,姓梁的再跳也跳不过我。你听我的,咱执行Plan B!来来来,不聊工作,我刚刚在电影上看到一个新姿势,咱们来学一学~」  

    启正无心听二人的调情,以及少儿不宜的呻吟。他将整个录音正放两遍,又反放两遍,死活没有找到「Plan B」的第二句描述。  

    启正的心理防线开始松动,一股莫名的惊恐从心底袭来,如同乌云笼罩着他。他猛地摇头,锤脑,却怎么也无法驱散。  

    启正给自己灌了两瓶啤酒,想让酒精强迫自己入睡。  

    正当启正昏头昏脑之时,湘滢发来消息,约中午找个安全的地方说一说情况。启正索性把酒店的房间号发了过去,顺手点了份外卖,权当午餐。之后一头倒在床上,暂时从心中的恐慌中解脱。  

    等到他醒来时,湘滢就坐在床头,外卖按照饭菜整齐叠好在一旁。  

    「哟,说请我吃午饭,结果是吃外卖呢。我跟你说,我这条情报你请我吃一辈子外卖都报答不完。」  

    见启正醒了,湘滢又开始揶揄起来。  

    启正用力地敲敲脑袋,勉强坐起身来,自言自语道:「别说请你吃了,这样下去我自个儿都吃不起外卖了。」  

    说着他三言两语将妻子的电话,自己录音中的发现告知湘滢。湘滢也将昨天的所见所闻跟启正说了个一干二净。  

    说完,屋里的两个人突然沉默起来,欲言又止,但又叹息零丁。最后,各自端起一罐啤酒,一饮而尽。  

    「之君个狗娘养的。说带我上道,结果是让我当马前卒。做我的生意,睡我的老婆。我当时就在旁边,眼睁睁看着!我这辈子,没这么窝囊过!」  

    「咕噜咕噜…」启正开了一罐新的,直往嘴里灌。  

    「倒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我们在他动手前发现了。而且,他还是很信任我的,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帮忙。」  

    湘滢将啤酒罐拉远,不让启正够着。紧接着,他又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之前不是认识了那谁,瑾语她老公嘛。你现在又有他跟老吴的录音,要不我们去威胁一下瑾语,如果她不帮咱们,咱们就告诉他老公。」  

    启正摇摇头:「现在她都跟老吴说了,就算真能威胁得到她,老吴那儿都过不了关。商场上,最痛恨的就是二五仔,他知道我两头下注,不会放过我的。」  

    湘滢想了一想,又说:「所以,所以现在就是交投名状的时候,而且越快越好!」  

    没想到湘滢一个女流之辈,如今说起话来竟也头头是道。  

    顺着湘滢的思路,启正说出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们得告诉老吴,我是双面间谍,我做这些都是为了吴主任。同时,我们还得拿出一些成果来,表明我们的确早有预谋。」  

    「对!就是这样!」  

    「可是,我现在才刚跟雨兰套上近乎。哪来的成果哟!」  

    二人又陷入沉寂。正当湘滢想说些什么时,转头一看,启正已经打起了瞌睡。  

    「唉,可怜的人啊。」湘滢默默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回想起第一次在KTV 和启正相遇时,他的腼腆,不安,甚至有些害羞,不仅感叹造化弄人。如果启正一直在研发干下去,没准能成为中国新一代的XX科技之父,只可惜老天没给机会,为了生计,他只能在新的岗位上寻觅属于自己的机会。  

    而启正,则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晴空万里,花团锦簇。他独自一人被邀请参加婚礼,台下人山人海,期待着新娘和新郎的登场。等等,新娘是自己的妻子,雨兰!新郎,新郎竟然是吴主任!他声嘶力竭地呼喊着,招手着。可自己的声音被淹没在人海的喝彩声中。妻子一脸宠溺,和吴主任相拥相吻…  

    「不!」启正一个猛子从床上蹦起来,此时他的他惊魂甫定,稍微再来一点刺激就能将他彻底击垮。  

    他洗了把脸,冲了个凉。无论如何,今晚上已经约了芸岚,至少把今天的戏唱完再说。  

    「会有转机的,还没结束,会有转机的。」启正搓着澡,一边喃喃自语。  

    手机的那头,芸岚下午三个未接电话他都没接,只在短信淡淡地回了一句,八点老地方见。  

    启正强忍着内心的惊涛骇浪,走进咖啡厅。芸岚早已等候多时,见启正进来,芸岚忍不住地从座位上站起,冲他说:「跟你说个好消息!」  

    「啥好消息呀。」启正强行挤出笑容,但眼神依旧涣散。  

    芸岚牵着启正的手,将他引向座位,一边走一边说:「你竟然还不知道,项目发标啦!」  

    「什么?今天就发标了?」启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发标固然是好事,自己的确也递交了相关方案材料。但幸福来的如此之顺利,以至于都没人找他校对,实在是诡异。  

    启正赶忙点开标讯,下载标书来看。这一看不要紧,启正人都要昏过去。自己通宵了多少个夜晚写的方案几乎没动,可偏偏在最重要的几个地方动了手脚。  

    国产化的描述,全部改成了「推荐使用国产化设备」,这样的表述没有任何法律效应。  

    而设备的参数,更是平添几项国际标准准入。国内公司几乎没有去做国际标准的,毫无疑问,这是为Hanson公司量身定制的。  

    启正彻底呆住了,他的大脑拧成了浆糊。他自己都忘记在咖啡厅里说了些什么,也忘记自己又是怎么从咖啡厅走出来,一路走到芸岚的家里的。下午喝的啤酒似乎在这个时间终于发挥出酒精的作用,一路晕晕乎乎,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  

    等到启正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眼前的景象,却是芸岚那秀丽的脸庞和轻声的安慰。  

    「亲爱的,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做噩梦的时候你可以抱住我。」芸岚平日强势作风的背后,竟也有如此小女生的一面。她微笑着抚摸启正的胸膛。  

    看着眼前芸岚的笑容,启正的心里,却涌出一股无名火。想起自己近半年的努力将要付诸东流,又想起芸岚撺掇文华让自己妻子失身,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这一天来的担惊受怕,积累了太多的怨念,而此时,他要将所有的怨念都发泄到眼前女人的身上,用最原始的方式。  

    「汪芸岚!这一切都是由你而起!」借着酒劲儿,启正越发口无遮拦起来:「不就是老爹是书记嘛,咱们就是穷孩子长大,惹不起!今天,老子就要用大鸡吧操死你!上次不过瘾,这次一定让你歇斯底里!」  

    启正如恶狼一般扑到了芸岚的身上,撕扯着芸岚的衣服。芸岚并不反抗,也不附和,她的内心甚至有些许的期待。  

    启正先前睡过一觉,此时已是半夜,屋外一片漆黑寂静。唯有芸岚的家中,准确说,卧室灯火通明。而地上,散落着男人女人的衣服。  

    床上更是一片狼藉。女人头发被扯的稀乱,赤身裸体地跪着,而乳房则被一双大手毫不留情地揉捏。启正光着身子,牛仔姿势在女人雪白的屁股上冲锋。此时的他已经红了眼,再没有书生的矜持和礼节。两具肉体激烈地碰撞着,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而芸岚虽然极力配合着启正,但这也是她第二次和男人交媾,剧烈的疼痛使她不断扭动着身子,挣扎着,哭叫着。「唔…啊…呜呜…轻点儿启正哥…」  

    芸岚的叫声如同春药,让启正更加充满力量!「操!爽不爽!就是要让你一辈子都记得!」  

    他左手定住芸岚的胯,右手腾出来,狠狠地抽着女人的屁股。「啊!呣!」白嫩的屁股出现了一个手掌印,女人的叫声从呜咽转为厉声的尖叫。  

    「别…声音太大,别人会知道的。」芸岚没想到,释放天性的启正竟如此癫狂,难道他和雨兰平日里的房事都是这样的?  

    「操!听见又怎么样,我还想让大家参观我的大鸟!」  

    啪!啪!男人的手劲越来越大,而抽插也越发凶猛,每一次都直插最深处。  

    按往常,此时的启正也该射了。但今天他如同发了怒的野猪,有着用不完的气力,性交成为他施暴的手段,而非两情相悦的交合,因此还远远没到射精的兴奋点。  

    芸岚先扛不住了,他向启正求饶。但又担心影响启正对自己的印象,还是硬撑着。  

    屁股上的手掌印越来越多,终于,整个屁股红通通的,手掌印连成了一片。而下身因为粗暴的抽插,也是肿痛不堪。  

    「用…用嘴好吗,我受不了了。」芸岚用手顶住启正的小腹,再一次求饶。  

    「好啊好啊!你个骚货,下面爽了要上面,我就让你尝一尝!」  

    启正站了起来,直起腰身。硕大的阳具发红发烫,直挺挺地立着。他揪起头发,就要往自己的下体上靠。  

    芸岚闭上眼睛,伸出香唇,卖力地动作起来。经历了前面的暴风骤雨,启正此时也感到一阵疲乏,被芸岚吹得很是舒服,心情也不再那么暴戾。  

    「不错啊!你之前经常给人口吗,这么熟练!」启正刚说出这种话,便感到下身一阵钻心的痛,芸岚咬了他一口!  

    不过芸岚也不想断子绝孙,启正痛得一哆嗦,便也松开了口,指着启正骂起来。  

    「梁启正!这就是你真实的样子吗!我喜欢你是真的,但不是这种下流的你!」  

    「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干了啥事!你不就想跟我上床吗,上了床现在说我下流?」  

    启正正要骂下去,只见芸岚的泪珠已是斗大一颗扑打扑打往下地落,加上自己刚才确实失态,也不好意思再继续下去。  

    启正找来一个纸巾盒,抽出几张纸,放在芸岚手边。用低到说不清的声音说了声,「对不起」。  

    之后他穿上衣服,独自到沙发上睡去了。芸岚没有动,只是钻进被窝,一言不发。  

    沉默,从黑夜一直持续到了日间,屋里的气氛凝结成了霜。早晨,启正见芸岚已经睡去,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  

    他要去找一个人。  

    开门前,启正幽幽地回头,面对这华丽装修的房间,没有一丝的悲悯和迟疑。取而代之是决绝与不顾一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