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一章:一剂猛药祛心魔

第二十一章:一剂猛药祛心魔

    看着雨兰慌慌张张地穿上衣服,吴主任的理智也逐渐恢复过来,他有些后悔,不是后悔做了有悖人伦的缺德事儿,而是觉得这次操之过急,担心雨兰事后将事情抖落出去。  

    「梁总是个好人,这个项目我会想办法让他们中的。」吴主任还想继续,却见雨兰两眼挂着泪珠,一言不发,便又停了下来。  

    他想送把伞给雨兰,却又怕留下把柄,便又作罢。  

    而雨兰,虽然做了种种心理建设,还在之君那儿适应了一番。但二十多年的保守思想,在几个月内怎么可能完全扭转过来。  

    更令她惶恐的是,她认为自己是逢场作戏,但…但刚刚的滋味是那么诱人,那么刺激。有一个声音在说: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文华和老余侵犯了她的身体,她大可以说自己的心灵依旧纯洁。但如今自己向一个老男人投怀送抱,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淋着大雨也要赶回家。  

    不过临行前,借着黑暗的环境,她悄悄将一个螺丝钉似的小物件放在了鞋柜的角落。  

    雨兰一到家,扔下手机,便直奔浴室,让浴室的水声盖住自己的哭泣。  

    启正迷迷瞪瞪地醒来,见妻子去浴室洗澡了,便顺手抄起了妻子的手机。  

    「你的事儿,小梁的事儿不用担心,我会放在心上的,请你务必放心。」  

    不用多说,这一定是吴主任发来的。启正难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睡意一扫而空,高兴得快要哼出歌来。  

    「啪。」浴室的门被打开。  

    雨兰换了身睡衣,从浴室款款走出。启正几乎冲了上去,抱住妻子一顿亲,一边亲一边乐呵呵地说:「吴主任发消息来了,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  

    启正的兴奋仅仅持续了半分钟,因为他发现,妻子没有任何反应。定睛一看,雨兰的眼睛通红,面无表情,以一种近乎悲哀的眼神幽幽地看着自己。  

    雨兰的眼神令启正心里发毛,他收敛住笑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自己的妻子被他人侵犯,自己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安慰妻子,竟是为换来的利益沾沾自喜。  

    「这就是你想要的,你现在开心了吧。」  

    雨兰的话如同机器念稿一般,没有任何情感波动。说完,便去卧室床上去了,徒留启正在房间发愣。  

    「是啊…我应该开心的…」启正叹了口气。  

    自己离成功越来越近,但自己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为了这次项目,自己和妻子舍弃了太多,现在已经家不成家了。  

    启正不愿多想,但又无法不想,在阳台数了一晚上的星星,最终趴在洗衣机上睡着了。  

    等启正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十点多。不过窗外依旧阴云密布,暮气沉沉。  

    妻子已经出门上班,不过在桌上留下了一张便条,大抵是出门之前写的:  

    「亲爱的,昨晚发生了什么,聪明的你一定猜到了,事情很顺利,你要放的录音设备也放过去了。  

    不过,有一些话我不得不说。昨晚之前,我不过觉得这是一次贞操换前途的交易,就像许多年轻女生用贞操换钱一样。  

    但过后我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当肉体交织的那一刻,一个不受控制的恶魔从心底钻出,我有了许多异样的感受,我很害怕…害怕我们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想要关却关不上。  

    亲爱的,我会一直追随着你去实现你的梦想,我不害怕牺牲。但我害怕我们再也回不去,回不去我们一起看星星的夜晚。」  

    启正回想起妻子刚回来时的表情,不由得一阵酸楚。但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启正的心思很快转移到项目上,现在是关键时刻,如果妻子就这么放弃那可就糟了。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湘滢。一通电话好说歹说,湘滢也不推辞,说这事儿包在她身上,一定将雨兰姐的思想工作做通。  

    跟湘滢交代完,启正带上一堆材料直奔之君的办公室。虽然汪书记依然有顾虑,但芸岚依旧将其说服,条件则是启正得跟雨兰官宣分手,她那边才同意递交修改方案。  

    现在两条战线都有进展,启正也加班加点,每天熬夜,只为将设计方案通盘改为自家方案,但同时也满足客户的需求。启正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控,最近几天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大学玩命做课题的时光。  

    但一想起妻子今天的事情,他脸上的荣光又黯淡了,跟之君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兄弟,你可别难过,我得恭喜你,你距离成功只差最后一步了。你要是愿意,我再给你们上第三课。」之君拍拍启正,一脸的不以为意。  

    「女人的欲望,比男人强多了。不过几千年来的儒家礼法,让他们只能压抑自己的需求。人类的天性就是多交配,多繁衍后代。经过这么多次训练,嫂子的欲望慢慢被释放出来,我猜他跟老吴做的时候,一定高潮了吧,哈哈。」  

    听之君说得这么露骨,启正面露愠色。之君的说法离经叛道但又不无道理。他太渴望这次的成功,妻子的献身不过是阵痛罢了。  

    见启正没有反抗,之君说得更加起劲:「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趁着嫂子还在摇摆,让她真正接纳自己的欲望。不然等她被世俗道德吓得缩回去,你的计划可就泡汤咯。」  

    「不行,计划一定要继续!」启正连连摇头,「我已经让湘滢去劝劝她了,你刚刚说的第三节课,要怎么做?」  

    之君故作神秘,在启正跟前耳语几句。启正连连摇头,但思考许久,又似乎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没有回头路,没有回头路啊!」  

    晚上,启正和雨兰出现在美容院的门口。经过湘滢的劝说,雨兰定住定神,决定来美容院再上一课。对于这次之君还有什么新玩法,她有些忐忑。  

    「亲爱的,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雨兰依偎在启正的怀中,「昨天我跟吴主任,我…好像动情了,你说我是不是个淫荡的女人。」  

    「不不不,你不但不是个淫荡的女人,你是个伟大的女人。你的牺牲都是为了我。不过,」启正话锋一转,「如果能够在这些事情中你也能收获一些欢愉,那也是件好事嘛!」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油嘴滑舌了!」雨兰锤了锤启正的胸口,没有反驳。  

    之君领着二人上了四楼,这次的LED屏幕,展示的就是房间里的情况,躺在床上望去,仿佛一面镜子,将床上的情况一览无遗地显示出来。  

    「咳咳…今天要考验你们的羞耻之心。启正,你和嫂子就在床上做,我和亦秋,就在旁边看咯。LED屏也会现场直播。」之君眉飞色舞。  

    雨兰没有拒绝,但和启正牵着的手却越发紧实,快要把启正掐出血来。  

    「而且嫂子,你把这个眼罩戴上。」  

    「凭啥,为啥要带眼罩啊!」雨兰几乎是脱口而出,本就被直播,再戴上眼罩,仅剩的一点安全感也荡然无存。  

    「戴上眼罩,你脑子里就想象吴主任,甚至以后的书记,大局长。不戴没那么效果,下次还是放不开。」之君的话一套一套。  

    启正生怕妻子不答应,也赶忙附和:「老婆,跟吴主任已经有了第一次,咱为了做项目,得继续往前走才行。」  

    雨兰没有说话,接过眼罩来。爬到了床上,脱下衣服,蒙上眼罩,平静地躺在床上,她的心里波澜壮阔,但她依然选择接受。  

    启正看着妻子面如死水,心里有些发怵。一摸下面,没有一点儿水,看来妻子的心结依然没有解开。他从背后抱住雨兰,双手轻轻摩擦着雨兰的乳头,舌尖在雨兰的脸颊,耳垂游走。  

    之君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他悄悄地走近,近距离地欣赏这美不胜收的胴体。前两次尝试,已经将之君的欲望提到了顶点,他迫不及待想要奸淫眼前的美人。今天他同启正说的第三节课,便是让雨兰戴上眼罩,趁其不注意,由自己和雨兰做爱。这堂课的学生不只有雨兰,也有启正自己。  

    启正的舌头和雨兰的红唇亲密接触,舌尖顺势进入妻子温暖的口腔。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继续拨弄乳头,雨兰也逐渐放下戒备,乳头渐渐挺拔,呼吸也变得急促。  

    启正趁机在雨兰的耳边轻轻吹气,含住妻子的耳垂,右手则在小穴不断爱抚。  

    看着雨兰此刻扑红的面容,对比起平日的正经严肃和上一次的娇羞,巨大的反差让之君感到无比的兴奋。他脱下内裤,傲然挺立的肉棒正对着雨兰,双手不住地套弄。  

    眼见另一个男人就半米之外对着自己的老婆打飞机,而且马上就将要进入自己老婆身体。启正的内心也冒出一股扭曲的欲火,他忘情地吻着雨兰,右手挑逗着阴蒂,一时间雨兰娇喘连连,下身逐渐湿润。  

    「我去戴套套,你等一下。」启正说着下了床,之君给他使了个眼色,自己戴好套子,走上了床。  

    之君将雨兰搂入怀中,狂热地拥吻。另一只手的食指,悄然进入了阴道,一深一浅地尝试着。  

    「启正平时从来都不用食指的,今天怎么这么奇怪。」雨兰心想着。  

    一股不妙的预感在雨兰的心中泛起,她躲开之君的唇,说:「亲爱的,我要喝水。」  

    之君扭头看启正,连连摆头。  

    启正赶忙凑过前去,说:「没事儿,我们做咱就喝哈。」  

    这句话让雨兰感到更加恐惧,先不说启正对自己百依百顺,至少也应该吆喝着让之君帮忙拿,再加上声音的方位,雨兰的心里冒出了个大胆的猜测。  

    她晃动着身体,有些慌张地说:「我…我有点不舒服…停…停下吧。」  

    这次之君没有给启正回复的机会。他将雨兰的双腿抬起,对准小穴,早已饥渴难耐的肉棒向湿润的森林进发。  

    「亲爱的,向前就不能后腿了,咱这次就一次性做了吧。」启正企图稳住妻子。  

    「我真的不舒服,亲爱的,可能是大姨妈提前来了,咱们结束了,改天好不好,好不好。」雨兰的口吻几近哀求。  

    之君不再理会雨兰,他的肉棒已经突破防线,深入小穴深处。上身紧接着雨兰,双手摁住脑袋,用唇和舌强行打断了雨兰的话。  

    启正有些慌张,他原本就觉得这事情漏洞百出。但回顾过往,他已无路可退。  

    雨兰的挣扎还在继续,之君用自己的双腿压住雨兰的双腿,双手衬住雨兰的肩膀坐起身来。肉棒开始有节奏地抽插。  

    自知挣扎无用之后,雨兰放弃了抵抗,紧绷着的身体逐渐柔和起来。她默认了这一切,也默认了自己无法反抗这一切。一旁的启正清晰地看到,两行浅浅的清泪从妻子的眼角划过。  

    雨兰不再反抗,之君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他抽出肉棒,将雨兰的身体向前推,双手握住丁香乳,舌头则刺入雨兰的身体中。他的经验比启正老道许多,每一次舔舐都如同在雨兰的高潮点上跳舞,雨兰的欲望又高涨起来,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动。唾液混杂着体液,雨兰的下身已是潮湿不堪。  

    之君停止了舌尖的攻击,双手猛地掐住雨兰的乳头。雨兰「啊」地尖叫了一声,但却没有躲闪。就在下一秒,之君腰部往前一顶,肉棒没有任何怜悯,直插雨兰小穴的最深处。  

    「啊!」雨兰紧接着又尖叫一声,她几乎可以肯定,插入自己的人绝对不是启正,但是这个人却如此懂得男欢女爱,让自己尽享极乐。既然不能反抗,那便好好享受吧。  

    雨兰的手抱住之君的臀部,让肉棒能够更加深入,阴道在巨大的冲击下反复紧缩,这也给之君极大的刺激。他的活塞运动更加用力,每一次都让肉棒淹没在阴道之中。  

    雨兰的爱液不断流出,二人交合的地方早已成为泽国。雨兰的身体弓着,双腿配合之君冲击的节律时而舒展,时而交叉。交合的噗嗤声和二人的呻吟声在房间回荡,每一个音调都刺激着人的情欲。  

    房间里的第三个人,启正。看着妻子从抵抗到如今的享受,竟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兴奋。刚刚疲软的肉棒此刻也恢复活力。  

    之君显然为今天做足了准备,启正甚至怀疑他吃了药。因为二人足足做了四十分钟,之君才射精。期间雨兰已经泄身三次。  

    之君退场,启正回到了床上。他小心翼翼掀开雨兰的眼罩,抱住她,久久没有松开。但头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四目不敢对视。  

    「你…你为什么这一次这么厉害。」  

    回家的路上,雨兰拐弯抹角,终于将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可能…可能因为新环境比较刺激。」  

    启正的前言不搭后语,让雨兰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确信。  

    她不再纠缠,而是话锋一转:「你跟芸岚那边怎么说,咱们是不是该分手了。」  

    「是啊…做一个项目不容易,亲爱的你牺牲太多了,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雨兰不语,二人都知道对方在讲什么,这都知道二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们在月光下紧紧拥抱在一起,今夜之后,他们就要以前男友,前女友称呼对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