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二十章:艳福不浅吴主任

第二十章:艳福不浅吴主任

    就在雨兰跟瑾语上演温情时刻的同时,启正和湘滢正在另一个烧烤摊上叽叽喳喳。  

    因为启正和雨兰二人要应付太多的关系,调查的任务便落到湘滢的头上。此次她前往瑾语之前的地市,花了一个星期把瑾语的背景调查了个底朝天。  

    「你也真够厉害的,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信息居然摸得这么快。」启正不禁赞叹湘滢的效率。  

    「有些事儿就是这么巧,我有个学长,害,就是前男友去那边工作了。帮我问了很多。」  

    「看来你用了某些办法搞定你前男友咯。」  

    「害,启正哥,你现在怎么也油嘴滑舌了。」  

    二人相视,迸发出一阵笑声。  

    湘滢的打听到了当年瑾语的事情,某患者因为材料员的粗心大意而报账失败,患者死了之后儿子在医院闹了很久。听说是卫健局某个领导花大钱让那人闭嘴,没过多久吴主任和瑾语就调来了省城。  

    至于瑾语的丈夫,就更好查了,是当地一个小互联网公司的技术负责人,老实巴交的。  

    「那你有摸到张瑾语跟吴主任有啥不一样的关系吗?」启正饶有兴致地听着,顺手吃了一根羊肉串。  

    对比,湘滢也表示奇怪:「他们医院平时跟卫健委打交道挺多的,特别是疫情。但是说起吴主任都还挺认可的,说他虽然好面子,但也干实事。疫情的时候好几次危机公关都让领导很认可。至于和瑾语,大家都只是猜测,平常看不出问题来。」  

    启正将签子投入罐中,若有所思:「看来这老头子藏挺深的啊。」  

    「不过有个好消息,我用小号加上了她老公的微信。说自己做课题招募志愿者,下次有需要可以请他来一趟。」湘滢的眼睛眨巴眨巴,写满了机灵。  

    「哈哈哈哈,妙啊。如果我们搞不定瑾语,可以请她老公来南方喝喝茶。」启正说着,跟湘滢干了一大杯乌苏。启正感到,自己距离成功越来越近了。  

    时间很快又到了周末,心领神会的吴主任早早跟雨兰约了时间,要给他解决一些夫妻生活上的小困惑。雨兰有了瑾语的指点,衣服里面穿了身白色芭蕾舞蹈服,而外面则是一身休闲制服。  

    因为内部芭蕾舞服的勾勒,即使外面多穿了衣物,也掩盖不住玲珑俏丽的曲线。胸前一对傲人的双乳在白色衬衫中鼓鼓囊囊,仔细一看,透过白色衬衫能看到肉色内衣及双峰的轮廓。如果走向跟前细嗅,则会被撩人心脾的香水味给吸引住。  

    下身则是笔直的职业长裙,浑圆的臀部包裹其中,走起路更是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相约的地方是吴主任挑的,选在离家不远的日本料理。一来,这个地方清新雅致,二来,既然来了日料店,多少得喝点儿清酒,喝了酒,没准就能发生些什么。  

    不过作为一只老狐狸,吴主任心里有杆秤。虽然启正朋友圈里和雨兰闹掰了,虽然电话里雨兰也哭哭啼啼,但是没准这是夫妻俩唱的双簧呢?吴主任算计半生,可不喜欢自己被算计,因此他决定测试一番。  

    话分两头。出发前启正也跟雨兰好好叮嘱了一番。男人就喜欢拉良家下海,劝妓女从良,更何况吴主任这么要面子的人?因此一定要显得拒绝,但又不好意思拒绝,给男人挑战感,给男人征服感。  

    吴主任到底阅人无数,虽然两人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单独见面,但吴主任的言谈举止,嘘寒问暖,却让雨兰感受到久违的暖意。都不需要伪装,主任几句话下来,雨兰不禁泪流满面。  

    「我知道你有一些难言之隐,人生在世哪能有完全如意的呢。不管怎样,你跟梁总,我觉得路还很长。不知你以后如何打算。」  

    吴主任举杯,和雨兰小小地碰了个杯。他眉头微蹙,期待着雨兰的回答。  

    「启正…启正…她一定是嫌弃我了,我被玷污过,他嫌弃我了。」  

    雨兰的话,是心里话。不过嫌弃她的,不是启正,而是她自己。想到这几个月的巨变,想到过几个小时自己很可能跟眼前这个黝黑的大叔上床,不禁泪目,「上次跳了个舞,我觉得挺好的,他表面说好,回家就跟我吵架,说我不守妇道。」  

    「这个我得好好跟启正说说,有这么好的老婆,庆幸来来不及呢,他在这说三道四。」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的,把老婆管死死的,自己倒喜欢看年轻小姑娘。」  

    雨兰可能真的是醉了,一出口便发觉说得不妙。她谨慎地抬头,吴主任却露出了笑容。吴主任确信,启正和雨兰不过是一对拌嘴的小夫妻,而雨兰则是一心想帮着丈夫但又不得其法的小姑娘。  

    「你可别这么说,这世上好男人还是很多的。这次你罚酒一杯。」吴主任笑着,虽说是罚酒,但自己却提前喝了一杯。  

    雨兰见状,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她的酒量并不好,很快就直不起腰来。  

    吴主任趁机前去询问:「要不我送你回家?」  

    「回家?我哪有家!回家就是吵架!我现在四海为家!」雨兰耗尽最后的精力,答完吴主任的最后一题,之后便醉得断了片儿。  

    再醒来时,雨兰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被,沙发前的茶几上,是一杯热茶。  

    她翻起身,点亮手机,原来已经十一点了。吴主任听闻声响,立即走了过来,热情地说道:「寒舍没别的,照顾不周,只有一包好茶水,喝着解解酒。」  

    眼前的女人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满脸通红,和今日初见时产生了巨大的反差。吴主任面对眼前诱人的美味佳肴,下身不听使唤地升起了国旗,裆部顶出一个小鼓包。  

    但吴主任终究是个爱好名节又自视甚高的人,他不喜欢女人投怀送抱,也不喜欢赤裸裸的权色交易,更不想因此被人抓住把柄,因此在下半身问题上慎之又慎。  

    「要不我送你去附近的酒店歇息一下。」  

    「不!」雨兰脱口而出,「我…这么晚了…我又喝醉了…外面我怕不安全。」  

    「那…你去我床上睡吧,我睡沙发。」吴主任没等雨兰回复,便匆匆去收拾被褥。雨兰看吴主任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也猜出个七八分。  

    月明星稀,简单的出租屋内,沙发上躺着的是卫健委主任,而床上躺着的是一名女医生。如果说吴主任没有一点花心思,那他绝不会把雨兰留下来,但他把不准。月亮从东边已经挪到了西边,可怜的吴主任,下身肿胀得不行,大脑完全没有睡意,但也只能一动不动。  

    那头的雨兰,同样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该为自己仍然没有失身而喜悦,还是为没能献身而苦恼。她的脑中同样没有睡意,同样一动不动装睡。  

    不知过了多久,吴主任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雨兰应该睡着了吧,我去客厅看看她。焦急地等了十分钟,确定客厅没了动静,蹑手蹑脚地起了床。  

    多么可人的脸庞,多么美好的肉体,熹微的月光是白嫩的肌肤,下身的白色肉丝还没有脱下。  

    吴主任屏住呼吸,双手却不由自主地伸向自己的下身,套弄起来。  

    「我就摸一会儿,摸一会儿就回去。」他心想着。  

    而雨兰本就没怎么睡着,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逐渐难以忍耐的呼吸,猜出吴主任往自己这儿走来了。  

    「主任,你找我吗?」找准时机,雨兰睁开了眼睛,这打了吴主任一个措手不及。  

    此时的他,双手正在肉棒上来回套弄,将睡裤顶出老高。眼见雨兰醒来,他的道德伪装瞬间崩塌,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  

    「你,你太美了,没有人能够抵抗住你的撩人美丽。」  

    「吴主任…你说的…是真的吗。」雨兰站了起来,故作娇羞,薄被和外衣却「恰好」地掉到了地上,一身肉色紧身的芭蕾穿搭展露在吴主任面前。  

    「昨天刚…」  

    没等雨兰说完,吴主任如饿狼般扑了上来,双手毫不客气地向臀部伸索,鼻子贪婪地在雨兰身上用力地闻着。厚重的鼻息散发着欲望的信息素,下身的肉棒直挺挺地顶住雨兰的小腹。  

    「吴主任…吴主任…」雨兰想要挣扎,但找不到理由挣扎。想要说不,但又担心吴主任真的停下来。只是娇嗔似的喊着吴主任,而这声音犹如勾人的媚语,让吴主任更加饥渴难耐。  

    窗外,一片漆黑,一片寂静。唯有秋风搅动落叶,发出呼呼的声响。睡前的月亮已不知所踪,远处传来几声闷雷,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秋雨积蓄力量。  

    「雨兰,你愿意吗。雨兰,雨兰。」男人口齿不清地问着,手却早早抱住女人白嫩的肩膀。  

    「嗯…嗯…」女人的声音说不清是拒绝,还是欢迎,但身体依旧没有任何抵抗。多清凉,多嫩滑啊!男人的双手在双肩,在脊背,一路向下,又回到女人丰满的屁股上。男人拨弄开舞蹈大袜,抚弄着女人的臀部,进而方向一转,探入女人的内裤。  

    「啊…啊…」女人的身体越发柔软起来。双手不知何时已将男人环抱。  

    二人拥抱着,抚摸着,亲吻着。雨兰的下身,逐渐泛滥。她安慰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但这次的情欲又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地让她心底发慌。  

    女人的呻吟越发诱人起来,吴主任内心最后的一丝理智在欲望面前一触即溃。她抹下女人的内裤,抠住已经洪水遍地的阴户,开始揉搓起来。  

    「啊…嗯…啊…嗯…」雨兰的嘴一张一合,双腿也不住颤抖,呻吟的分贝也不受控制。吴主任看着陷入情欲的雨兰,心想:堂堂梁总南京大学的高材生,她的未婚妻在自己面前跟个荡妇一样!所以说学历有啥用!  

    吴主任觉得自己又赢了这帮「天之骄子」一次,想到这,他越发得意起来。  

    「操了她!操了她!」吴主任咽了咽口水,手指直插阴道内部。而后,便开始脱下二人的衣服。地板上不久便横七竖八摆满了衣服。  

    雨兰几乎赤身裸体,只剩下丝袜和鞋。她,皮肤白皙,身材饱满,用流行的话说,肉都长在该长的地方。身旁的吴主任同样一丝不挂,黢黑的身体在黑暗中几乎隐形,唯有跳动的肉棒格外扎眼。  

    男人爱抚着女人的身体,从上到下,由浅及深,而女人却表现的有些生疏。男人将女人推向一旁的餐桌,示意女人俯身。女人识相地撅起屁股,吴主任并不急于插入,用龟头在阴蒂附近蹭着。女人的屁股开始扭动,呻吟的声音中夹杂着越发粗重的呼吸。  

    他们是主任,是医生,是人民公仆,是白衣天使。而此时,他们只不过是寂寞的男人,空虚的女人。  

    「啪!」  

    女人惊呼,男人低吟。  

    「啪!啪!」  

    女人闭上了眼,男人摁住了女人的腰。  

    「啪!啪!啪!」  

    女人眼角,不经意处,一滴清泪。如果说在文华和老余处的失身,是迫不得已。而此时此刻,自己则是第一次主动将身体交给了另一个男人。一个干黑枯瘦的男人,不为其他,只因这个人手里有印把子。  

    「士农工商!坚如磐石!」她扭过头来,忘我地亲吻着眼前这个黑瘦的男人,她是如此的卖力,仿佛要将自己的不愉快在吻中消散开。  

    吴主任更加用力地抽插着眼前的女人。这不是他第一次玩弄别人的女人,但瑾语在他眼里看来,不过是「报恩」般的利益交换,她的丈夫,也不过是个小小的程序员。而胯下这位美丽的医生,更年轻,更白嫩,更诱人。而且他的丈夫,可是高材生!  

    吴主任一边想着,一边将肉棒狠狠地向里抽插。嘴里嘟囔着:「大声点儿,大声点儿。」仿佛几十公里外的启正能够听到似的。  

    男人的抽插频率越来越高,雨兰已经没有时间再思考道德,她已经完全沉浸到性爱的快感中。呻吟声也越发肆无忌惮。  

    窗外,闷雷逐渐成了响雷,第一场秋雨积蓄许久,终于冲向大地。都道,一场秋雨一场寒,乌云密布,寒风阵阵。  

    屋内的两人则完全处于燥热,丝毫感受不到秋雨带来的含义。  

    二人嗯嗯啊啊,噗嗤噗嗤,吱吱嘎嘎,咿咿呀呀,雷声和雨声洗去了他们最后的羞耻之心,二人抚摸,嚎叫,撕扯,冲击,吸吮,窗外的雨有多大,二人的欲有多深。  

    雨兰觉察到身体有些异样,忍不住放声娇喘,臀部不受控制地扭动,满脸绯红,阴道猛地一缩。吴主任被这么一折腾,阳具积蓄了半个小时的精华顷刻间刺入最深处。  

    二人颤抖着,喘息着,相拥着。  

    汗水染湿了雨兰的头发,脸红得像是秋天的枫叶。吴主任想要再吻一吻雨兰,雨兰却像想起了什么,匆忙起身说:「对不起吴主任,我要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