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九章:二次训练再突破

第十九章:二次训练再突破

    「来,站起来。」之君伸出手,准备将雨兰拉起来。雨兰不明就里,握住之君的手腕站了起来。  

    没想到之君顺势将雨兰揽入怀中,嘴找到了雨兰的额头开始亲吻。雨兰本能地想要挣扎,身体直发颤,但一想起此次前来的目的,只得闭上双眼,任由之君的唇在自己的脸上探索。  

    见雨兰没有反抗,之君的嘴继续向下,吻住了雨兰的红唇。雨兰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发出「呜呜」的轻吟。虽然已有上次假扮情侣的经验,但此,在自己的未婚夫面前被另一个人亲吻,她的内心满是紧张和害羞。  

    不得不承认,之君的吻技颇有水平,没有硬上,而是依靠节奏让女人忍不住张开双嘴。雨兰禁不住之君的轮番进攻,终于松开牙关,发出「啊」的呻吟。之君的舌立马伸进雨兰的口中,如一条小舌在口腔里贪婪地游走。  

    启正看着妻子的脸颊不时鼓起,知道那是之君的舌在游动。他双目瞪得溜圆,巨大的冲击让他忘却了呼吸。自己的妻子,一个多月前还守身如玉的妻子,此刻正在和另一个男人深情相吻。而自己,就在一米之外的距离直勾勾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一种复杂的情感在他的内心流动。震惊,挣扎,不甘,屈辱,愤怒,当这些情绪都逐渐消散,一股莫名的快感涌上心头。这种快感难以启齿,但又真实存在。他甚至有种想法,期待之君是否会更进一步。  

    「你要不要也试试。」亦秋不知何时已经坐在自己的旁边,在耳畔轻吐芳息,左手有意无意地在自己的胸前蹭着。  

    雨兰和之君的亲吻仍在继续,之君的手并不老实,在腰间和臀部摸索着。而雨兰不但没有抗拒,反而逐渐配合起之君的节奏来。「哼哼」的声音饱含着难耐的情欲。  

    妻子的动情让启正的快感越发强烈,他越发难以自持。他的心中有一团火,无论如何压制,都只会让这把火越烧越旺。  

    「滴滴滴…」亦秋的电子手表闹钟响起。  

    「好啦好啦,五分钟到啦,老徐你停下来。该进行下一步了。」亦秋拍拍之君的背。之君这才恋恋不舍地将嘴分开。  

    才过五分钟?启正感觉已经过去了快半个小时。只见亦秋在雨兰的耳边轻语几句,雨兰本就火热的脸蛋更加通红。最后还是微微点头,同意了什么。  

    启正正要起身询问,亦秋将她拦开,笑眯眯地说:「你就安安心心坐着,不管发生啥事你都别管。当然,如果你忍不住了我可以帮你。」  

    「真不愧是夫妻,现在连笑都笑得一模一样。」启正小声嘟囔,坐回了沙发。  

    只见雨兰眯着双眼,一颗一颗地解开上衣的纽扣。脸上渗出细细的汗丝。  

    「难道她让雨兰当着大家的面脱衣服?」启正心里一紧,但又感到几分的刺激。  

    雨兰的双手微微发颤,甚至全身都前后起伏抖动。这自然不是因为寒冷,而是羞愧。外衣,脱下了,牛仔裤,脱下了。  

    客厅中央,一位美妙的女子大方地展示出自己的身体。双峰被黑色的胸罩勒住,高高耸起,雪白的长腿令人垂涎。  

    刚刚消失一阵的之君也出现了,不知何时,他也已经褪去身上的衣裤,只留有一条小内裤。虽然隔着条内裤,但里面的肉棒已经挺立,勾勒出龟头的形状。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雨兰的双峰,下身不时上下抖动,十几秒间肉棒又粗大了几分。  

    「啊!」虽然已经做好准备,但在如此公共场合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挺着肉棒,雨兰依旧惊慌不堪。  

    「让我们继续吧。」之君说着就要双手搂住雨兰的身体,肉棒在雨兰的小腹上磨蹭。  

    「老公!」雨兰的防线坚持不住,她带着哭腔跑向启正,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这下轮到之君慌了,他不劝也不是,劝也不是,只能在原地尴尬站着。  

    「如果不想继续,我们就回家。之君他们什么都不会说的。」启正抱住妻子,轻声安慰。  

    「继续!」雨兰擦了擦泪水,又站起身来,两眼布满血丝,一脸的通红。随即他又站到之君的面前,抿抿嘴,说:「你继续吧」。  

    之君看看雨兰,又看看启正,凑了上前,将胸罩缓缓地拿了下来。高耸的酥胸,粉嫩的乳头,洁白的肌肤,之君刚刚疲软下来的小兄弟瞬间再次充血,比之前更加坚挺。  

    这次之君没有抚摸胸部,他害怕雨兰再次有情绪,而是俯下身,将雨兰的内裤裤一点一点褪下。一小撮可爱的黑色绒毛,紧致的小腹,修长的美腿,就这么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三人面前。  

    甭说之君,启正之前也从未如此欣赏过妻子的胴体。更何况,她的内衣内裤是由另一个男人脱下。他感受到一股另类的刺激,一股另类而扭曲的欲望在心中滋长。他甚至期盼着之君就在客厅跟雨兰发生些什么。  

    雨兰紧挨着双眼,她不敢面对自己,不敢面对启正。这让之君的的双眼可以肆意打探,他吞咽着口水,下身的肉棒膨胀地快要爆炸。  

    「现在该你帮我脱裤子了。」之君在雨兰的耳边轻声说着。雨兰又抿了抿嘴,微微睁开眼睛,半蹲下身子,突然将之君的内裤向下一拽,然后马上躲开,仿佛春节躲炮仗的小孩。  

    没想到,之君的肉棒随着内裤向下一拉,然后向上回弹,「啪」地结结实实打到雨兰的脸。雨兰正要躲开,之君的手更快,一把抓住雨兰,盯住她那惶恐的眼睛说:「先手,后口。」之君的眼神已经没有之前的生疏和谦让,喷薄而出的是男性的原始欲望。  

    他不由分说地拽住雨兰的手,向自己的肉棒处蹭擦着。雨兰一时无法接受,手握住拳头,眼睛撇向一边。  

    旁边的启正瞪大了眼睛,难道要上演夫目前犯的戏码吗。来不及多想,亦秋的唇便找了上来,启正原本还刻意躲着亦秋,但此时无尽的欲望涌上心头,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二人的舌尖很快在嘴中交融。启正贪婪地吸吮着,经历了巨变,他已不像第一次被亦秋诱惑时的生涩单纯,手也不受控制地在亦秋身体抚摸。  

    而雨兰的拳头,也逐渐松动,轻轻地握住了之君的肉棒。即使之前被文华,老余玷污,但二人并没有要求雨兰给他们手淫。第一次抚摸丈夫之外的肉棒,雨兰的手轻轻前后拂动,眼睛却一直躲避着。反倒是之君看着启正和亦秋你侬我侬,特意在雨兰耳边耳语:「你看你老公多放的开,以后迟早要面对的。」  

    雨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了一起,心生醋意,手握住肉棒,舌尖在之君的乳头上开始吸吮,惹得之君的肉棒跳动不已。  

    雨兰蹲下身子,闭上双眼,双手握住肉棒。伸出舌头,在之君的龟头上轻轻触碰起来。经历过前面的铺垫,她已经慢慢定下心来,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和其他人赤裸相对,她…竟然有种异样的快感,一种终于摆脱道德舒服的新鲜与刺激。  

    之君看着自己胯下的女人,他的满足感达到了顶点。半年多前,他第一次见到启正两口子,那时他们刚确定恋爱关系,那时的启正那么的书生意气,雨兰那么的纯洁可人。如今启正已经入套,雨兰在自己的胯下吃着肉棒,她的丈夫竟还在一旁看着。  

    之君再也无法把持。心中的欲望,随着一大股白色液体从体内冲击而出,如同发射的火箭,直冲雨兰的面庞。  

    「啊!」雨兰尖叫一声,飞快地跑进了卫生间。之君也自知不妙,前往卧室穿衣服,启正没有了解全貌,只看见妻子一脸黏糊糊地跑了出去,便猜出了七八分。二人穿好衣服,匆匆告别便回家。  

    没有告别,也没有总结,第二次训练就这么滑稽地结束了。  

    回到家中,雨兰欲言又止,最后脸色霎红地细语说:「今天,我跟之君在一起,我下面湿了…我是不是个淫荡的女人。」  

    「怎么会呢。」启正拍拍雨兰的肩膀,「人类文明史才几千年,而人类的繁衍天性从几十亿年前就开始了。只要我们的心里都爱着对方就好了。」  

    「那…」雨兰抿了抿嘴,欲言又止,「如果你看到我跟别的男人上床,那…你会吃醋吗?」  

    雨兰的问题让启正那股扭曲的冲动再次涌上心头,老二也不知不觉挺立。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雨兰的问题,干脆一把夺过雨兰的香唇,顺势向下身的黑森林摸索。嘴里嘟囔着:「不管以后,至少今天,你是我的女人。」  

    雨兰的下身早已湿漉漉成了雨林,二人你抱住我,我搂着你,呻吟声不绝于耳,二人疯狂着撒泄着心中的欲火,所有的一切都抛诸脑后。启正看着满脸陶醉的妻子,心想着一个小时前方才被另一个男人颜射,强烈的刺激感让他重新找回年轻时的感觉,二人大战足足一个小时,精疲力尽方才罢休。  

    第二天,二人照常上班。为了掩人耳目,二人向自己的闺蜜团,好友团纷纷抱怨对方,为几天后的分手造势。二人甚至连出门的时间都错开,避免被人发现二人恩爱依旧,察觉出异常。  

    这天晚上,雨兰和瑾语约着见了面。瑾语自然知道启正接近吴主任的意图,也心想着雨兰能够代替自己。不过如果因此会让眼前的小姑娘失恋,她也于心不忍。  

    「我看你朋友圈跟你丈夫有矛盾?有事儿可以跟姐说说,如果他做的不对,我这个做学姐的帮你劝劝他。」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被胡文华玷污过,之后跟启正一直有个结巴。那天不是跟吴主任吃饭嘛,我给主任跳了个舞。启正他就吃醋了。害,我这不是知道他有个项目,帮他拉近一下跟主任的关系嘛。」  

    「姐妹,我太理解你了,不容易啊。男人的占有欲都很强的,不会轻易让自己的女人去跟别的男人。更何况你这样漂亮又优秀的,启正当然舍不得了。」  

    「emmm…但是我想帮他,如果只是跳个舞,应该也没什么吧。」  

    瑾语看着雨兰不谙世事的样子,仿佛看见了几年前的自己——那时的她在卫健委不过是个小科员,有一次不小心将一位老人的医保流程给弄错了,迟迟不能拨付,最后这位病人因为无钱继续医治去世。  

    老人的儿子到处闹事,瑾语急得求爷爷告奶奶也没用。最后吴主任不知道哪里弄来经费,将闹事者摁住了,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所有的事情都有代价,瑾语自然也逐渐成为吴主任的情妇。  

    「吴主任阅人无数,单单是跳舞。恐怕没法太好帮助到你丈夫。」瑾语盯着雨兰,想要捕捉到这位年轻人的每一个微表情。  

    「我…我大概明白你说的话。我真的想要帮他,如果能拿到项目,她会明白我的苦心的。」雨兰早已做好预演,此时的她,喉咙哽咽,带着哭腔,仿佛随时会泪如雨下。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如此楚楚可怜,瑾语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她拿出纸巾为雨兰拭泪,同时在心里将雨兰当成了自己人看待。  

    「雨兰,你和启正这个忙,我会尽力争取的。吴主任对他的印象很好,加上现在国产化的趋势,应该会用你们的。不过你们还得加把劲儿,好几家国内厂商都想着突破主任呢。」  

    「是呀,启正他大学学的理工科,聪明归聪明,这些人情世故,送礼啥的不懂,所以我就想着要不我…我做点什么。」雨兰低着头不语,像是在等待着瑾语的回答。  

    「如果,如果你真的想好了。你上次跳舞挺好,下次可以穿一整套芭蕾舞的衣服和舞鞋,他就好这口。」瑾语一字一顿,「当然,开始了就没有回头路,你得想好。」  

    「至于保密工作,我会跟你打配合的。这些男人不会理解我们女人的苦心的,这些事儿咱们自己悄悄进行。吴主任我也帮你说说。」  

    雨兰表面依旧忸怩不安,心中却暗自窃喜,瑾语接纳了自己,她也终于搭上了瑾语这条船。他们夫妻俩编制的大网,正在徐徐展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