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八章:真爱情侣假分手

第十八章:真爱情侣假分手

    启正思考着短信里的内容,双手快速打出一条回复:「感情不能一刀两断,我尽快搞定。」那头同样秒回:「建设方案写完了,周一发征求意见稿,时间不多了哦。」末尾还加了个笑脸的符号。  

    启正莫名感到一阵劳累。商界,女人的容貌,男人的酒量,一段视频,一通电话,全都如同商品般待价而沽,每个人拿着天平精打细算。自己如今跟雨兰设计的假分手不正是如此,要拿来换芸岚的合作和支持,要拿来换瑾语的同情和助力,如果计划被发现,自己很可能彻底出局。  

    「唉。」启正感叹,叹人生不易,叹面具太沉。眼前这道题,比高考的压轴题还要难。他甚至希望能像做数学题一样,将雨兰送去和吴主任睡一觉,第二天就能收到中标通知书。但事情终归没有这么简单。  

    见启正发愣,之君还以为是自己的行为越界惹他不开心,递给他一瓶可乐:「兄弟,没见怪吧。这都是必经之路,还有第二次训练,第三次训练呢。你纠结,哥也知道,这世道就是这样。我们本地人有句啥话来着,食得咸鱼抵得咸。」  

    「唉。」启正又是一声感叹,他当然知道之君所说的第二次第三次是什么含义。他甚至在想,他让亦秋勾引自己发生关系,是不是就是为了今天名正言顺「训练」自己老婆呢。  

    他又想起那个新闻上的词,「围猎」。之君和芸岚,甚至瑾语不是在一步步围猎自己吗。他就像一只饿疯了的鱼,哪怕明知眼前的食物里藏有一个鱼钩,也只能先将食物吃了,至于能不能逃脱,看自己造化了。  

    「没事儿,能接受的。」启正苦笑着,将可乐一饮而尽,碳酸饮料竟被他喝出酒的滋味来。  

    二人回到座位,有了启正的首肯,之君更加大胆起来。左手搂住妻子的小蛮腰,至于有没有上下抚摸,启正看不见,也不想看。雨兰脸上的烧逐渐褪去,她身体上和心理上都逐渐接受起之君的抚摸,甚至随着之君的抚摸扭动腰肢。  

    而启正,看着眼前被之君调戏的妻子,下腹竟有些发痒,一股股抑制不住的热浪从体内涌出。他年轻单身时,也曾流连某些网站,有一个帖子说过,大部分男人都有出轨的冲动,也都有绿帽的倾向,这是远古的基因记忆。  

    「看起来你有点兴奋嘛。」亦秋的舌贴着启正的耳垂,轻声低语。一只手不觉已经爬上了启正的裤裆,前后揉搓。眼前妻子被人揩油,身旁更有美人投怀送抱,启正的下身瞬间充血膨胀,挺立着难以退烧。  

    吃罢,之君走在雨兰的身旁,手有意无意地从臀部划过,几次试探之后,手掌停留在雨兰的臀部,上下揉蹭。「嗯…」雨兰轻哼了一声,但随即镇定了下来。她轻闭双眼,告诉自己要平静,平静,而后将目光转向启正。而启正被亦秋纠缠得都快丢了魂,无暇顾及妻子。  

    也许是对雨兰过意不去,也许是彰显自己的大气。下午的购物,之君一口气给两位女士买了四五套衣服和包包,一出手就上万。开始放不开的雨兰,最后也有说有笑,跟之君手挽着手,真好似一对鸳鸯。启正虽然对之君的三观颇有微词,但做起事来,还是相当佩服。  

    夜晚,繁星满天,启正又牵回雨兰的手。二人走的很慢,很慢。仿佛他们不走完这段路,那时钟就永远不会跳转。  

    根据和芸岚的约定,他们得有所表示了。启正的想法是,今天先发一条冷战的朋友圈,宣告二人的感情危机。过一周,再发一条分手的朋友圈,直到扳倒汪家之后再回归。  

    「你听过忒修斯之船吗?」雨兰停下脚步,抱住启正,头就歪在启正的胸口,「一艘在大海上的船,他的木板,铁钉,零件不断更换,有一天终于所有原装部件都没了,这艘船还是原来那艘吗?」  

    最近接连而来的冲击,别说雨兰,连启正也喘不过气来。他们的想法,观念,甚至三观,都发生了动摇。启正不语,只是轻拍着雨兰,二人的脸颊相互贴着,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呼吸,就像之前恋爱时一样。  

    「等这单成了,咱们就回到过去。你是一名好医生,我是一名好职员,买个小房子,生个胖小子。」启正许下承诺。  

    那夜的星光如此灿烂,那夜的月光如此温柔。二人紧拥着,亲吻着,直到月光躲进云层,星光变得稀疏。  

    回到家中,二人开始编辑朋友圈。启正的文案是:「一千句我爱你,也盖不住一句与爱相关的谎言。」而雨兰的文案则是:「我用我的方式爱你,而你却用你的刀子伤我。」  

    不出所料,二人的微信炸开了锅。爸妈,亲朋,同事,好友轮番轰炸。大家都不敢相信,眼中的模范夫妻,眼瞅着就要结婚的一对,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大的矛盾来。  

    启正的爹心急,赶忙给儿子打电话,苦口婆心。说雨兰是个好姑娘,值得终生相依。又说争争吵吵在所难免,以后的路还很长。最后还说,年轻人就喜欢美食发朋友圈,家丑不可外扬,全世界都知道两口子吵架像什么话。  

    启正一边听着,哭笑不得,只能用性格不合发展方向有分歧搪塞过去。  

    那边刚挂完电话,雨兰的母亲又打来电话,她母亲生于大山,长于农村,说话也心直口快。直问二人的感情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有没有第三者插足。还说如果真有这回事,她坐火车也得过来扇启正一巴掌。  

    雨兰连连劝阻,让老妈不要冲动,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  

    雨兰的闺蜜,启正的好友也纷纷劝谏。他俩的爱情故事早已成为佳话,这时无声无息竟然故事即将完结,谁都不敢相信。  

    二人也没想到会惹出这么大动静,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敷衍回复,性格不合,意见分歧云云。  

    虽然私聊炸了锅,但朋友圈没人敢点赞,也没人敢评论。除了——芸岚,他在二人的文案下面评论道「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甚至配了个小太阳的表情。  

    瑾语小心翼翼地给雨兰发来消息:「兰妹,你跟启正出啥事儿了,要不有时间出来聊聊?有些事儿姐经历过,没准能帮到你。」  

    雨兰冲启正眨了眨眼,瑾语这条线串上了。而芸岚那头也很快兴高采烈地打来电话,要带上启正来一次旅行,帮她忘记过去的烦恼。  

    「我按你说的做了,我会跟雨兰尽快彻底分手,但我不保证我和你能走到最后。第二,我这事儿对不住雨兰,你得好好补偿她。」  

    「强扭的瓜不甜,我只要你三个月的时间。你跟雨兰分手后,我们交往三个月,如果你真的不爱我,我退出。雨兰那边你放心,我会跟我爹说,不亏待她。」  

    启正没有再提出更多要求,他答应了,说争取尽快和雨兰正式分手。  

    启正开了免提,雨兰在一旁听着。结束后,她狠狠地说:「就他朋友圈这得瑟劲儿,得多从他这儿捞点好处。」  

    启正沉默,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眉头紧锁着。芸岚算是坏人吗,她更像个被爱情蒙蔽双眼的可怜人,为了爱情执念可以保持二十多年的处女之身,可以设计让情敌失身,也可以棒打鸳鸯强取豪夺。  

    芸岚倒也说到做到,私下里将全套可行性研究方案,预算,以及最新的设计方案发给启正。不过叮嘱启正,第二天就要提交过会,只能改细节,切忌大改。  

    启正像打了鸡血,晚上九点发过来的文档,他一直改到凌晨三点。不但将Hanson公司的优势项一抹而尽,同时巧妙地通过系统架构,法规援引植入自己公司的优势。  

    第二天,征求意见稿在医院内部过会通过。瑾语虽有投票权,但毕竟程序正义,她也无法会上直接否决。不过,在她的坚持下,内部过会后需增加征求意见环节,面向全市相关单位发函。  

    汪书记自然知道瑾语葫芦里卖什么药,但瑾语说的句句在理,无法反驳,只得同意。  

    吴主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方案第一时间到手,第二时间便请启正到了办公室,询问应当如何进行回复。  

    启正老早就已经准备好,能改的,他那晚已经改毕。不能改的,也早已准备好质疑的理由,只等机会。  

    吴主任对启正非常满意,夸了又夸。他一直在物色能够和自己合作的厂商,启正是个不错的候选。可靠的厂商,不但能给自己带来收益,同时本身的产品也得过硬。否则闹出豆腐渣工程,大家都不好受。  

    与市场上那些酒肉销售不同,启正是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工程师,这也是吴主任喜欢他的原因。不过,他还要给启正出道题。  

    「上次见到弟妹了,梁总真是好福气啊!」吴主任并不正眼看启正,只是摆弄着茶具,等待启正的回应。  

    启正思索几分,察觉到这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机会。  

    「哈哈,承主任吉言,我这的确是运气好。不过最近跟她有一点儿矛盾,女人嘛,尤其是现在的女人,搞什么女权主义,不好哄啊。」  

    「她之前跟我提过您,有一次您去医院视察, 他要哭了您还帮她挡着。她对您印象特别好,要不您有时间帮忙跟她劝劝?」  

    吴主任暗自称奇,启正看来的确是个坚韧决绝的人。马上就要谈婚论嫁了,二话不说将自己的漂亮女朋友往外送,甚至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这个忙我一定得帮,不过我也老了,不一定能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吴主任将茶一饮而尽,心中隐隐认准了眼前的小伙子。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便化龙啊。」等启正离开,吴主任自言自语起来。他翻开启正的朋友圈,这才看到二人昨晚的文字。他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果不其然,在征求意见阶段,好几个部门都提出将「国产化」作为招标加分项写入方案中,这让汪书记颇为为难。  

    他叫来自己的女儿,忧心忡忡:「你说,这个梁启正他靠谱吗。」  

    「放心,他从小到大都是学霸,能有什么坏心眼儿。」芸岚还沉浸在自己的爱情胜利中,自信满满。  

    汪书记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人,人是会变得啊!不管怎样,他现在是名销售,很容易就变成老油条了。这次老吴写得很犀利,后面肯定有国产厂商在拱火。」  

    言罢,汪书记又想起一些事儿,继续说道:「之前你就不跟我商量,把文华送了进去,让老吴插了根针进来。这次你又换供应商,让他把方案写死,到时候别他把我们玩了。」  

    「爸!放心好了,马上他就是我男朋友了,自家人有啥不放心的。」芸岚依旧心不在焉,满心想着如何在三个月内赢得启正的心。  

    「糊涂啊!钱让他赚了,现在人也要给他。我第一个不同意!」汪院长一听雨兰的话,胡子都要气歪了。  

    「都说了这个项目让我来,那你就别管了。至于我自己的事儿,你就更别管了!」芸岚气鼓鼓地离开房间,头也不回。  

    就在芸岚和父亲争吵的同时,启正牵着雨兰的手,已经来到之君家的门口。根据约定,今晚他们要进行第二次锻炼。  

    二人长呼了一口气,扣开了之君家的房门。像是等候多时一般,房门很快就打开了,之君和亦秋一脸堆笑地欢迎他俩。  

    「跟上次一样,我还是得提前跟你们俩确认。你们决定了要进行训练,那就要克服自己的羞耻。无论发生什么,不要反抗,只管享受。我再问一遍,你们接受吗?」之君的口吻跟上一次一样,言语间透露着威压。  

    「我接受。」启正和雨兰相互对视,做出了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