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六章:真爱夫妻假分手

第十六章:真爱夫妻假分手

    「你跟雨兰离开吧,我们在一起。」芸岚搂住启正,轻吐芳息。身体微微颤抖,还没从方才的疯狂中走出。  

    「不会的,雨兰是我最爱的老婆。」启正的身体冷却了下来,脑子却依然发热,说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梁启正!你竟然是这样的男人!」芸岚将枕头,衣服,内裤,胸罩,一切能抓住的东西扔向启正。  

    芸岚匆匆穿上衣服离开,明月之下,只留下错愕的启正。  

    启正拿出手机,打算拨通妻子的电话。却又不知妻子是否睡着,更不知道该如何和妻子交待如今的情况。自己拿了芸岚的一血,却又把芸岚给气走。  

    他照了下镜子,曾经的优秀少年,已成为上过多位靓女的「渣男」。就这么纠结着,纠结着,加之身体的劳累,启正沉沉地睡去。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九点。  

    如往常一样摸起手机,多了一条短信,是市卫健委发来的:  

    「尊敬的IX代表代表梁先生您好!共建智慧医院,感谢有你有我!我市将于下周三召开智慧医院研讨会,诚邀各界专家厂商与会。地址:xx酒店。时间:x月x日。」  

    看来之君的消息的确是准确的,吴主任既要面子又要里子,换品牌也得大张旗鼓。  

    启正一边想着,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今天中午还约了同门师兄弟聚餐,可得提前做好招呼。  

    一开门,门上赫然贴着一张封条。走廊上的大白见房间开门,赶忙跑了过来,将启正推回房间,连声称:「红码人员请落实隔离政策。」  

    启正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自己一直坚持做核酸,别说红码,黄码都没拿过。可打开自己的核酸结果一看,赫然显示着红码。  

    不用说,一定是芸岚搞的鬼。启正无奈,只得再度拨通芸岚的电话。  

    「醒了?你还舍得给我打电话啊。」电话那头的语气不冷不热,充斥着冷漠。  

    「芸岚,你听我说,昨天你的问题,我有在考虑。但毕竟我是个很传统的人,我跟雨兰见过爸妈,不好说分就分。」启正知道芸岚想听什么,便投其所好。  

    「我可没说非得你现在就分,但是,你拿了我的第一次,总不能不负责任吧。」电话那头的语气也软了下来,这让启正松了一口气。  

    「我承认我昨天说话不动脑子,一周之内,我跟雨兰分开。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一定要对雨兰好,第二,项目上的事儿咱们再谈合作。」  

    「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们一周内发朋友圈宣布分手,所有好友可见,然后我俩尝试交往,。只要你答应我这两条,后面两样,我答应你。」  

    启正犹豫了几秒,答应了。末了他还没忘记自己打电话的本意:「那芸岚,你方便把我的红码消了呗。」  

    一听启正不叫梁总改叫自己的名字,芸岚别提多高兴了。兴奋地应承下来。  

    过半个小时,健康码果然转绿。启正赶忙打车往家里赶,带上雨兰直奔餐馆。  

    没想到瑾语是第一个到的。大家相互介绍,当得知雨兰也是人民医院时,瑾语连连称奇,她上下打量着雨兰,心中有了一条绝佳的计划。  

    「瑾语姐当年就很优秀,老大时不时就提起你,说你要是出国就好了,他认识UCLA的大牛,能帮你介绍介绍。」启正的夸奖所言非虚,瑾语的大学履历着实光鲜,比启正还要高上一筹。  

    「害,英雄不提过往。那时候也是胆子小,觉得家里没钱,又不想申请助学贷款,省里面招选调生,爸妈觉得安稳,就去了。」瑾语的话虽然平淡,但暗藏着一颗不甘的灵魂。她也想出国闯荡,但视野的局限和父母的坚持,让她早早捧起了铁饭碗,一捧就是这么多年。  

    「我看你们小夫妻干得风生水起的,启正负责赚钱养家,雨兰负责健康持家,很好啊!」瑾语想起了留守在地市的丈夫,不由得对眼前的这对燕尔心生羡慕,当然还有嫉妒。  

    「别看我们过的光鲜,疫情以来,生意不好做,雨兰也经常加班。不像瑾语姐,现在管着好些事儿,我们还得请教您呢。」启正不失时机地开始旁敲侧击起来。  

    「害,师出同门,咱就算是表姐弟,甭客气。有啥能帮的,我一定帮。」瑾语正有此意,因此迅速接过了话茬。  

    几人正要讨论,师兄簇拥着导师进了餐馆,话题的重心迅速转移到了导师身上。大家也是多年未见恩师,从过去聊到现在,从国家大事到家长里短,一时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导师的脸红了,一半是酒精,一半是兴奋。他如数家珍地说起每位弟子的趣事,又问起各位的近况。最后感慨到,国家半导体产业缺「芯」少「魂」,但各位高足最后为了房子票子,不是转行去了互联网企业,就是用文凭换来一张体制内的饭碗。  

    「我最难过的倒不是你们的本领没有拿来报效祖国,你们能靠着知识多赚点钱,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不苛责你们。但你们不要被社会上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所迷惑。不是在实验室,在群众间奔走,而是在酒桌,牌桌,歌舞厅,发廊里面奔走,那我脸上无光啊。」  

    几句话,像晴天里来了几声惊雷,大家都沉默了。良久,还是导师自己举起酒杯,说:「大家别愣着,喝吧,就当听我老头子讲了段相声。」  

    气氛这才回复到热烈的状态,大家喝得都有点高,启正自己也是满脸涨红,雨兰一路牵着才回到家。  

    启正的眼睛通红,他盯着雨兰,肚中有一万句话想跟妻子说,但被酒水呛住,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而雨兰则对芸岚到底说了什么而忧心忡忡,他相信丈夫,但却不怎么相信自己。  

    两个人就这样坦渴望坦诚又各怀心思地对视着,不约而同,两人同时扑向对方。当言语无法交流时,身体的交流成了双方的默契所在。两人紧紧相拥,用热烈的吻代替了千言万语。女人的吊带裙,男人的工装裤,落在地上,接着是衬衫,T恤,再接着,是袜子,皮鞋。扔掉的服装形成一条歪歪扭扭的路径,从门口,穿过客厅,直达卧室。  

    到了窗前,这条路径的引路者成了胸罩,内裤,以及被撕掉的避孕套包装。床榻之上,一对赤裸的男女如藤蔓般相互缠绕,这一刻,他们忘记了尘世间,工作上的纷纷扰扰,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对方的胴体。  

    二人几乎没有前戏,启正借着酒劲儿,力气比平时大了许多。也正因为有了酒劲,今天的他不再怜香惜玉,而是毫无顾忌,异常疯狂。小小的卧室,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妩媚的呻吟,有耻骨相撞的清脆,也有爱液流出的轻柔。  

    暴风骤雨停歇之后,启正搂着雨兰,相视无言。若不是昨日被芸岚掏空得太厉害,启正还能再战半个时辰。在中国,性生活是不被大众所讨论的,但性生活的质量,却又实实在在是诸多少妇们相互讨论甚至攀比的谈资。如果一对正常夫妇突然不热衷于床第之事,那两人的爱情也就走到了尽头。  

    二人通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心照不宣地告诉对方,自己依然爱着枕边人。启正一手搂住雨兰,一手在她的身体来回游走。  

    雨兰率先打开了话匣子:「昨天,你们是不是做了。」  

    沉默,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雨兰继续追问:「她是不是让你离开我。」  

    不言,不言胜过千言万语。  

    雨兰似乎早已准备好了回答,平静地说道:「我们也许可以做个局给她看,玩一次出假分手。」  

    启正的眼睛湿润了,一直以来,他心里有股傲气。他选择雨兰的一部分原因就在于雨兰比自己弱,赚的钱也更少,这样更能凸现自己的能力,他要带着能力并不那么出众的妻子迈向幸福生活,成就一段佳话。  

    但目前看起来,妻子似乎比自己更加明白事理,更加顾全大局,也更加隐忍有度。  

    男儿有泪不轻弹,启正强忍住眼泪,装作平常地说:「芸岚跟我说了。我们分手,广而告之,她答应我,给你好的待遇,项目也可以继续谈。」  

    雨兰轻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瑾语今天私下里约了我,估计要谈什么事儿。我到时候问问,估计跟吴主任有关。」  

    启正搂住妻子的脑袋,放在自己胸口。二人又陷入了无言,只有砰砰的心跳声,在房间悠悠地回荡。  

    晚上,雨兰和瑾语准时奉约。瑾语一袭黑衣,暗红色的吊带晚礼服,黑色的丝袜,以及一双玛丽珍鞋,而雨兰则是清清爽爽,白色拉通T恤,七分牛仔裤搭配纽百伦小白鞋。  

    「开门见山地说吧,上次吴主任对你印象不错,在你们科室逗留了很久。」瑾语没有绕弯子,她知道,聪明人会自己做选择,「我当时没有在意,今天我才突然想起,你就是那天被吴主任关照的新医生。」  

    「感谢吴主任和瑾语姐的关心,过了这么久了还记得呢。」雨兰也是个装糊涂的高手,情况不明朗,便先奉承两句。  

    「启正他想参加智慧医院的项目,吴主任正在参与。因此,我可以帮你,你也可以帮我。」  

    瑾语担心自己说的还不够明白,又补充了几句:「我在吴主任这里承担一些秘书工作,干了两三年了,可以帮启正多说好话,他也会听的。我后续自然想往上走的,吴主任的事情不能没人打理,我觉得你,挺合适。」  

    瑾语的话已经如此直白,再装傻着实有些不合时宜了。雨兰沉默许久,反问了瑾语一句:「你觉得,你跟你丈夫的感情如何?」  

    对方同样一阵沉默,良久才吐出一句话:「这世界对女人是不公平的,事业和爱情很难兼得。我离开家太久了,接下来得回去打扮打扮我的爱情。」  

    雨兰咬了咬嘴唇,握住瑾语的手:「不管如何,感谢您的机会。咱们以后就算是姐妹了,你在南方想吃想喝想逛街,妹妹我随时奉陪。」  

    瑾语打量了一下雨兰,笑着说:「你去吴主任那里上班,第一件事,我得帮你挑几件衣服才行。」  

    雨兰跟着笑了起来,那笑容四分不安,三分勉强,二分轻松,一分尴尬。  

    周三的智慧医院研讨会特地没有在当地最知名的人民医院举行,而是在市中心医院,打擂台含义不言自明。  

    会后,瑾语领着吴主任来到启正的座位,热情地介绍道:「这位是IX公司南方市总经理梁启正梁总,他同时也是我的学弟,非常优秀。」  

    对吴主任的到来,启正并不意外,因此将准备好的话术悉数道来:  

    「医疗行业关乎国计民生,而智慧医院作为创新课题,旨在将医院的各条线数据打通融合,为医生减少重复工作量,为患者提升看病效率,为管理者减少管理成本。」  

    眼见吴主任连连点头,启正越发自信:  

    「在过去,由于医疗器械以及管理系统本身七国八制,都是外商产品,因此美国的Hanson,德国的Riemens凭借着跟医疗器械的良好兼容性而占据市场份额。现在不一样了,咱们IX公司在国产替代化方面是国内佼佼者。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兼容性也不比国外差。再者,我们的研究人员都在国内,问题响应,故障处理都是小时级别的,绝对不会出现国外品牌长时间无人处理的状态。」  

    「国产化?好概念!好想法!支持国产,咱们医疗系统要起带头先锋作用!」吴主任记住了眼前的这位梁经理,也记住了国产化。  

    吴主任走后,瑾语小声跟启正说:「今晚,月满楼,带上你老婆。」  

    「没问题,茅台我安排!」启正的头点得像在捣蒜,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喜悦,差点跳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