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五章 :渡尽劫波情犹在

第十五章 :渡尽劫波情犹在

    夜晚的房间,启正和雨兰,二人紧紧相拥。半个月来,两人从来没有睡得这么香过。虽然不知道能否成功,但只要能和自己的挚爱共同进退,也不失为幸福的一种方式。  

    周六一早,睡眼惺忪的启正被芸岚的电话给吵醒。芸岚兴奋地说自己中午的飞机到南方,晚上就可以见面。启正没有拒绝,应了一声后便倒头又睡。  

    刚回到梦乡,启正又被另一个电话吵醒,是之君打过来的,一如既往地急吼吼,让启正去他办公室共商大计。  

    「这事儿越搅和越大了,吴主任打算开一个智慧医院研讨会,跟汪书记那头打擂台。设计院,大学教授,相关厂家都邀请了。」之君一边说一边摇头,「做项目,最重要的就是稳定。这种情况,就算中了标,后面两头打架,验收回款都是问题。」  

    「目前来看,流程上医院完全可以不理睬卫健委。估计二人也确实有矛盾,两方在利益分配上没达成一致,所以卫健委直接把事情都捅了出来。」启正根据瑾语所受的刁难,做出一番分析。  

    之君点点头,又想起一件事:「原本吴主任应该是推德国的Riemens,但我听到风声说,Riemens在美国压力下准备撤出中国市场。如果是真的,我们看能不能运作做作,把咱们的品牌送到吴主任那里去。」  

    「所以,我猜这次吴主任开研讨会,很可能就是要物色物色新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告诉大家,搞智慧医院,医院哪怕做完了方案也没用,得他姓吴的说了算。」启正顺着之君的话,说出自己的想法。  

    二人继续研究了一番,目前汪书记一条线换品牌的概率和动力都不大。反而是吴主任急于切入市场,加之需要更换品牌,的确是合作的难得机会。  

    启正本想告诉之君自己跟瑾语已经约好了聚餐,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之君的花心思太多了,自己还是得留一手为好。于是只说自己还在通过老学长联系瑾语,并无进展。  

    突然,之君拍了拍启正的背,不怀好意地说:「上次跟你说的事儿,有跟嫂子提吗。」启正头也不抬:「害,我老婆是传统女人,得慢慢来。」  

    「有时间让她来美容院,我给她安排几场私密SPA。越传统的女人,被压抑得越深。」之君一脸坏笑,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事不宜迟啊,等老婆训练成功了,项目早跑了。」  

    之君的话越发露骨,启正也不能充耳不闻。只能模棱两可地说在努力了,在努力了。  

    离开办公室,启正习惯性地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厅开始办公。今晚他要去和芸岚见面,不知芸岚又要弄出什么花招。明天中午则是同学聚会,到时候得跟瑾语好好聊一聊。  

    突然间,他想到了些什么,在网上搜索起吴主任的新闻。吴主任身材精瘦,个子也才一米六五左右,全身黝黑,眉间纹都能夹死好几只蚊子来,但越是如此,吴主任越是喜欢在新闻稿中突出自己的「农民出身」,「基层经历」,搭配深色POLO衫,不甚干净的皮鞋,竟形成一种意外的和谐。  

    启正的脑中闪过几帧画面。妻子身着奶白色的衬衫,灰色西服套裙。一双橘红色的玛丽珍鞋搭配肉色长筒丝袜,职业中又带着一丝俏皮。而身后正是一个黝黑精瘦的汉子,脱得只剩内裤,汉子将手伸向衬衫中的胸罩,西服里的内裤。妻子没有反抗,甚至轻吐舌尖,在汉子的耳根上来回舔舐。二人的嘴也越靠越近,近的能嗅到对方的鼻息… …  

    启正猛地摇头,中止了自己的想象。身下的肉棒却依然充着血,隔着内裤倔强耸立着。他曾经在成人网站上了解过淫妻癖好,刚刚的想象难道说明自己也有类似的倾向吗。他不不愿多想,也不敢多想,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家中的妻子依旧温柔贤惠,二人的晚餐依然融洽。席间,妻子突然对启正说:「你今天不回家也没有关系,我也不会再去跟踪你了。但是你要答应,你要永远爱我。」  

    「如果你决定好跟芸岚上床,你发消息跟我说,我不怪你。我会做你永远的后盾。」说着说着雨兰竟然大哭了起来。  

    启正赶紧找来纸巾给妻子拭泪,抱紧妻子说:「不会的,不会的,你永远在我的心里,没有第二个人。」  

    雨兰端详着自己的丈夫,仿佛要告别一般,一字一顿地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今晚芸岚一定会要了你。」  

    启正不置可否,妻子说的大概率是真的,芸岚那样的千金大小姐,想要的东西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自己虽然不是守身如玉的贞洁烈女,但总不能白白献身,得替自己多谋点「报酬」才行。  

    「哪怕我真的跟她上了床,我的心里永远都会是你。我们和她合作,无异于与狼共舞,所以我们更要齐心。」启正强忍住眼中的泪水,二人的唇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  

    启正准时到达咖啡店,却见芸岚已经端坐在座位上。身材苗条火辣,一袭黑色西装裙凸现职业风范,腰间橘黄色的腰带则多出一分俏皮。咖啡色的秀发微微及肩,仿佛晚霞般流光溢彩。脸上显然经过一番打扮,肌肤光洁如玉,红唇性感撩人。尤其是胸部,想必特地选择了彰显身材的胸衣,傲然挺立。  

    「芸…梁总好。」启正顿了顿,还是选择了一个生疏的称谓。  

    芸岚的脸上像刮来一阵春风,双眸顿时生动起来:「难得今天主动约我,不会只是想喝杯咖啡吧。」  

    启正就坐,芸岚双腿交叉,摆向一侧,显得二人更加亲近一些,启正这才发现芸岚今天甚至穿了一条丝袜。  

    不等启正回答问题,芸岚又说星巴克太吵了,她在附近一家皇冠假日酒店常住,去那儿会安静一些。  

    原本启正约的碰面,芸岚三言两语便将主动权拉了过来。芸岚很清楚,启正一定有求于她,才会主动邀约,启正也很清楚,芸岚先声夺人,就是告诉自己,她才是主动的一方。  

    「好啊好啊,梁总您挑地方。不过晚上我可还得回家,老婆等我呢。」启正以退为进,抛出问题扔给了芸岚。  

    芸岚没有回复,径直站了起来,拨通了雨兰的电话。她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和说一不二的性格,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  

    「喂,是雨兰姐吗,我是芸岚啊。」电话拨通了,芸岚笑眼盈盈,和五分钟前宛若两人。  

    「我和启正哥聊一些项目的事儿,对,就是医院的事儿。有些东西得去我办公室拿,离市区也远。等忙完我就直接让启正哥睡酒店了,跟您报备一下。」  

    芸岚的理由并不充分,南方市毕竟是省会,即使凌晨三点,也能叫到网约车。或许,芸岚就没打算编个精密的理由,反而越蹩脚越能显示自己的权威。  

    电话那头沉默了,过了半晌,只听见回信:「让启正接电话。」  

    启正赶忙接过手机,电话那头隐隐能听见雨兰的啜泣。「去吧,我支持你。」说完,那头便迅速挂断了电话。  

    启正预料到了事情的发展,但没有想到芸岚竟会如此无礼。告诉一个有夫之妇,她的老公要陪自己过夜,这无疑是巨大的羞辱。  

    之后的聊天,启正的脑子嗡嗡的,直到他局促不安地跟着芸岚上了酒店的电梯,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抬屏一看,上面十二个字:  

    「夫妻齐心,其利断金,相信你,兰。」  

    启正这才如梦中惊醒,盘算着到酒店应该如何和芸岚周旋。  

    「梁经理,到了酒店,咱能说说敞亮话了吧。智慧医院的项目,不知道您有什么想法。」  

    启正主动地关上房间的房门,旁若无人似地坐到了沙发上。  

    芸岚似乎对启正的突然主动有些惊讶,但很快也镇定下来:「启正哥,这个得看你的选择。我们现在是跟Hanson合作,但也不是非他们不可。」  

    「我们现在可靠性已经不输给国外厂商,但是我们价格可以做到他们的七成。中间的空间都好商量,咱们主要为了格局突破。」启正自然知道芸岚想问什么,但此时,装聋作哑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眼见启正油盐不进,芸岚只好把话说破了:「别死守你那家公司了,来云斓科技,你来做总经理,我做副,多好。」  

    「甚至,我俩组个夫妻档,未尝不可。」芸岚坐到沙发的扶手上,身体紧挨着启正,轻吐芳息,媚眼如丝。  

    沉默,房间半晌的沉默,启正不言,芸岚也不语。没过两分钟,启正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下身像是有蚂蚁在爬似的,奇痒无比。随着时间的推移,蚂蚁仿佛越来越多,无名的欲火从身体中钻出。  

    「抱歉,我上趟厕所。」启正率先打破沉默,佝偻着腰,不让自己的凸起被发现,只得如此滑稽地走着。  

    「别勾着腰了,你是不是下身特别痒,特别想做爱?」芸岚看着启正的搞笑模样,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你在车上喝的水里下了药。2个小时内如果不做爱,明天就会长出肉粒,倒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就是红肿到你不敢在公共卫生间脱裤子。」  

    启正猜想到芸岚的想法后,但没想到竟会如此戏剧性地展开。很快,他开始说服自己:「成大功者,先缺大德。自己先后和湘滢,亦秋都发生了,多一个芸岚也没什么。」  

    启正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给妻子回复:  

    「渡尽劫波情犹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启正到底是聪明人,不知道哪里偷来的勇气和演技。一面显露出自己不情不愿,一面又装作被迫服从,让芸岚极为满足。  

    不消一会儿,床上的二人已经脱得七七八八,女人还剩下胸罩和内裤,男人只剩一条短裤。  

    女人瞧见男人凸起的裤裆,不由地讪笑道:「铁打的汉子也多情啊。」双手从肚脐出发,深入到启正的两腿之间,最后,落在了软塌塌的阴囊之上。  

    女人的手在阴囊间摩挲,在阳具中套弄,在龟头上按压,男人的阳具渐渐地膨胀,坚挺,滚烫。男人也动了情,双手解开女人的文胸系带,双唇在女人的颈部舔舐。  

    「躺下。」芸岚的声音宛若天仙,启正找不到任何拒绝,甚至商量的理由。他躺了下来,唯有阳具,一柱擎天。  

    芸岚翻身坐到男人的身上,捏着阳具,对准方向,不由分说地套弄进去。  

    「啊!」女人这一声,是满足和释放。  

    「啊!」男人这一声,是意外和惊讶。  

    芸岚虽国外留学数年,见过形形色色开放的外国人,但在性这一方面他仍然是保守的。回国后见到启正,她对身边的其他男人更加失去了兴趣。因此仍旧保持着处女之身。  

    启正当然明白这对女性的意义,心底五味杂陈。哪怕芸岚如何骄横跋扈,但如今,是自己夺走了他的第一次。如果没有遇见雨兰,即使他再讨厌芸岚,估计也会因此羁绊一生。  

    启正忽然间理解了之君的话语。心底的道德感和眼前的肉体形成鲜明的反差,他不想再思考,只想眼前巫山云雨。  

    启正双手捏住芸岚的双乳,撑住身体,用尽臀部的力气上下摆动。而芸岚手扶着床沿,配合著深深浅浅摆动。二人的耻骨狠狠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响。  

    芸岚终于得到了自己从青春期便梦寐以求的启正,哪怕眼前这个人拒绝了自己两次,哪怕眼前这个人已不是赤子之身,哪怕自己用了手段,她不在乎,这一个夜晚,她觉得自己就是赢家。  

    启正的欲火极速蹿升,每一次呼吸都成了急促的喘息。他的双手用力揉搓那雪白的乳房,舌头也找上了芸岚的唇。女人闭上眼睛,梦里全都是二人未来的样子。  

    二人的呼吸越发急促,冲击的频率越发加快。启正反客为主,对准女人的胴体凶猛进攻。  

    「啪!啪!啪!」明月当空,撞击声在夜空中格外清晰。男人的瘙痒在爱液的滋润下终于平息,一次射出之后,启正便打算鸣金收兵,收拾起短裤来。  

    芸岚却一把将短裤扔到床下,大叫:「我忍了二十七年,你就只给我一次?再来!」  

    女人越战越勇,男人被动应战。  

    男上女下,男下女上,传教士,骑士,女骑士。女人誓要把这二十七年欠的都补回来,她忘记了自己高潮多少次,她只知道自己想要,越做爱越想要!  

    无休无止!无穷无尽!  

    不吃不睡!不眠不休!  

    没羞没躁!没日没夜!  

    男人射了三次,女人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最后,男人用嘴给女人送来了最后一次高潮,女人总算双腿一软,瘫睡在了床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