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四章:万年修得妻如此

第十四章:万年修得妻如此

    启正约好了芸岚的时间,转头又开始张罗同学聚会的事情。虽然恩师桃李满天下,大多数的同学都留在了南京上海,南下的并不多。算来算去,加上各位的家眷,正好凑上一桌。时间就约在周末。  

    瑾语听到自己还有个学弟在南方,甚至同一个导师,兴奋地不得了,连声说以后要多联系多吃饭。她来南方两个多月,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突然多了个小学弟,自然开心不已。查看启正微信里的公司推广,意外地发现跟智慧医院校园很符合。  

    「也许可以合作合作。」瑾语心里想着。  

    故事说回到雨兰,芸岚为了让雨兰死心塌地地离开启正,一面不断给芸岚施压,一面让雨兰参与到汪书记的课题中。雨兰倒也不推辞,很快就大大方方地参与到课题中去。  

    到了周五,雨兰收到汪书记的邮件,约她前往自家别墅讨论学术课题。雨兰除了最近一次组会见过书记,剩下时候都是跟着师兄师姐干活儿,这还是书记第一次约自己,雨兰又有些兴奋又有些犹豫。  

    兴奋的是,书记总算接纳自己这个编外人员了。犹豫的是,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芸岚势必会步步紧逼,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爱情呢。  

    书记的别墅在市郊一座山的山脚,距离快速路不过一公里,可谓「离尘不离城」。昨日刚下过雨,整座山都显得青翠了许多。  

    汽车停下,一位穿着青春的女子从车内走出。上身身着卡通T恤,下身藏蓝色的背带裤,配上白色帆布鞋。因为雨兰自己就是皮肤科医生,脸蛋白皙,岁月的风霜在她的脸上了无踪影。乍一看,真像个在校的大学生。  

    「是任医生吗?找汪书记?」抬头望去,一位中年男人推开大门,虽然皱纹已经爬上了脸颊,但依旧显得精神矍铄。  

    「是的!我找汪书记!」雨兰一说话,更像个大学生了。虽然已毕业快两年,但医院毕竟是个单纯的环境,启正又将她呵护得很好,因此雨兰的青春活泼丝毫不减。  

    湛湛的双眼,樱桃般小嘴,含笑的酒窝,让这位中年男人的心中掀起浪花。  

    「余建国,你们汪书记的老朋友了。现在退休了。」老余伸出双手,将雨兰接进了门。  

    「汪书记今天临时被市里拉走了,没来得及通知,你先坐坐。」老余一边说着,一边给雨兰端上茶水。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雨兰,汪书记很可能不是被拉走这么简单。  

    老余递上名片,继续跟雨兰唠着家常:「我以前也是做医疗的,现在搞点行业活动,是市医美协会的副秘书长。」  

    这么一说,雨兰倒是记了起来,医院皮肤科的圈子活动,基本都由医美协会来牵头,看来老余和书记关系不浅。  

    「任医生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之前就认识你了。不信我给你发条短信。」老余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开始编辑短信。  

    马上,雨兰的手机上显示出一条短信「别来无恙」。点开来看,正是上次在星巴克暗中监视自己的神秘人!难道,这次又是芸岚的主意?  

    「怎么是你!当时是你在监视我?!」雨兰惊恐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但似乎怎么也看不透。  

    「我说过了,我跟汪书记是老朋友了。我看着芸岚长大的,我这辈子都没有儿女,芸岚就是我的女儿。你要抢走芸岚的幸福,那我只能帮她抢回来了。」老余倒是不慌不忙,一边摇着茶杯,一边大义凛然地找说辞。  

    「呸!她想要啥就是啥,明明就是她要硬抢!」雨兰顿感不妙,拎起包就要往外走。  

    可房间的门似乎被人从外面上了锁,怎么打也打不开,雨兰只能泄气般地用包砸,但门锁依然纹丝不动。  

    老余的大手从两侧袭来,径直伸向雨兰的胸部。雨兰正要用包去阻拦,却被老余预判,一把抓住扔到了一边。  

    这下雨兰可走投无路了,身前是无法打开的们,身后是一具比自己大上一圈的躯体。  

    老余的大手锁住雨兰的两侧,鼻子在雨兰的脸颊来回细嗅,婀娜的身材,细腻的皮肤,清新的体香,叫他口干舌燥,手心渗出细汗。他左手温柔地搂住女人的小腹,将嘴巴凑近到雨兰的耳尖,呓语道:「不要想反抗,我和老汪在南方干了整整三十年。按芸岚的去做,大家都有好处。」  

    「我也是很有经验的,你跟我玩,一定会觉得舒服的。」老余用舌尖轻舔雨兰的耳垂,雨兰浑身颤抖了起来。  

    她想逃,但全身仿佛失去了力量。背后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所有秘密!而且他还在本地医疗圈颇有人脉,自己的未来都掌握在这么一帮人手里!  

    「你老公也来找过我,咱们可以合作的地方有很多,我不强迫你。你如果要走,我现在就开锁。要合作,咱们现在可以快活地合作起来。」  

    雨兰听到一阵笑声从背后传来,可她的心却仿佛被冰封。这是赤裸裸的要挟!不强迫的背后是权力的傲慢,是居高临下的睥睨。她也许有得选,但她无法承担选择的后果,两行清泪从眼眶流下。  

    她闭上眼睛,转过身来,用行动宣告了自己的选择。老余一手紧握住女人的腰肢,另一只手则从T恤下方进入,直奔衣服之下紧绷的双乳。自从上次跟文华的事情之后,雨兰再没有做爱过,乳头在老余的揉搓下,竟然硬了起来。  

    「小妮子,蛮骚的嘛。」老余腾出一只手,拉开自己的拉链,一根粗壮硕大的阴茎跳了出来,傲然挺立。他抓住雨兰的一只手,在自己的阴茎上轻抚着,雨兰不愿意,将手握成了拳。  

    「自己撸。」 老余松开了雨兰的手,却下达了更为羞耻的命令。雨兰只得缓缓张开手,握住老余的阴茎,轻轻地前后摇动。  

    男人发出满足的轻吟,他的舌找到雨兰的芳唇。舌尖在雨兰的牙关不断进攻,一时间,雨兰竟有些意乱情迷,牙齿一松,男人的舌在自己的口腔里予取予求。  

    一个是满脸皱纹的六旬长者,一个是肤白如脂的青春女性,两人的身体就这么缠绕在了一起。男人的嘴依然在索取着,双手解开了女人的牛仔裤,裤子滑落,黑色蕾丝的内裤,以及一对细长美腿暴露了出来。  

    老余抱住雨兰,一步步挪到茶几前。冰冷的茶几上,两瓣丰腴白皙的屁股白得晃人眼。男人挺起准备多时的阳具,顶住湿润的阴户,挤入少许,抬高,抵住柔嫩的阴蒂,轻轻研磨起来。  

    老余确很有经验,这一番研磨调动起雨兰的情欲,虽然极力避免,但依然忍不住发出哼哼的呻吟。屁股竟然也不受大脑控制地随阳具的节奏上下晃动起来。  

    老余发出轻蔑地笑声,不动声色地向前推进,将肿胀的龟头挤入女人阴湿不堪的小穴。噗的一声,龟头进去了,阴茎也一寸寸地消失在黑色森林中。老余向前一顶,终于,女人丰满的臀部,和男人的啤酒肚,紧紧地撞击在了一起。  

    肉棒的撞击声,男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女人的呻吟声随后也加入其中,精神上的拒绝和肉体上的欢愉给雨兰感受到别扭却刺激。  

    抽插了一刻钟,老余再也无法忍耐,白日宣淫已经足够刺激,更何况是征服一位贤淑的少妇。滚烫的精液在雨兰的肉壁中冲击着,雨兰的下身猛地一收缩,发出舒爽的长鸣。  

    雨兰忘记自己是如何穿上裤子的,她只记得一结束后便如同离开监狱的犯人一般健步向外飞奔,一直到终于跑不动了,这才找了个角落,掩面哭泣起来。  

    虽然上周还在跟湘滢说自己已经准备好做一个坏女人。但当一切降临到自己头上,她又觉得那么的惊恐,无助。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启正。每当自己难过时,无论多忙多晚,启正一定会将自己搂在怀里,倾听她的牢骚,为她拭去泪水。可如今自己二度失身,启正是会倾听,还是会摔门而出呢。  

    晚上,当启正回到家时,没有意料中的晚餐,只有妻子的哭声。启正赶忙抱住妻子,连声询问。  

    「启正,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也会爱我吗?」雨兰泪眼婆娑,纸巾团扔了一地。  

    「一定的,一定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启正的手,抱得更紧了。  

    「我也是,无论你做了什么,只要你不变心,我也永远跟你在一起。」雨兰一边说,一边哭,一边擦着鼻涕眼泪,好不可怜。  

    不过这句话却让启正有些心虚,莫非妻子得知了什么消息?  

    雨兰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启正,仿佛要读穿他的内心:「你知道文华为什么被带走吗?」  

    「不…不知道。」启正不知道妻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战战兢兢地回答。  

    「文华是强奸罪被带走的,他强奸的是,你未来的老婆,任雨兰。」雨兰的头快要低到尘埃里,说话像是蚊子叫,但在启正耳朵里却响起了阵阵惊雷。  

    「文华这个畜牲!这个畜牲!等他出来我第一个砍他!」启正抄起桌上的一个茶壶,将所有的愤怒都对准了它,「啪」的一声,茶壶已然四分五裂。  

    雨兰抱住启正,头依然低垂着:「是芸岚出的主意,让我陷害文华,这样他被带走,就没法再告警抓你了。」  

    启正内心一股热流涌上大脑,泪水湿润了眼眶。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为了自己,宁愿献出自己的贞操。  

    「对不起,对不起,其实你没必要去找胡文华。」二个人相拥而泣,哭成了两个泪人。  

    「那天,之君说,只要我肯干湘滢,湘滢就会听他的去举报文华。我那天对不起你。」二十八岁的启正,此时哭得像个八岁的孩子。  

    虽然雨兰已经知道了真相,但从启正口中说出来,依然让她感动万分。这说明尽管丈夫身体已经出轨,但心中依然深爱着自己。  

    「那你不许喜欢芸岚,她是个坏女人。」雨兰用拳头轻锤启正,「如果你要离开我,我现在就离家出走。」  

    启正没有回复,只是把雨兰抱得更紧,亲吻雨兰的额头。半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老婆,你为了救我跟胡文华那个了,你,后悔吗?」  

    「能救你,让你不去坐牢,我觉得值了。老公,你不会嫌弃我吧。」雨兰通红的眼睛看向启正,等待丈夫给她一个想要的答案。  

    「不会的,不会的,我更爱你了雨兰。」启正紧紧握住雨兰的双手,雨兰的手冰冷冰冷,启正用自己的体温给雨兰送去阵阵温暖。  

    「老公,虽然我没你聪明,但是你有什么都可以跟我商量。如果我能帮祝你成功,我什么都可以去做。」雨兰擦了擦眼泪,郑重其事。  

    启正的心中泛起惊涛骇浪,之君的话这几天如同一块巨石沉沉地压在自己的心头,他无法面对自己,更无法面对雨兰。如今,妻子竟然主动愿意帮助自己,自己究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才换来如此贤惠的妻子。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万年修得妻如此,人世间里天上仙。」启正的嘴里突然冒出一首诗来。  

    雨兰被启正这句打油诗给逗乐了,这时才想起没吃晚饭,肚子早已经咕咕抗议。  

    二人简单下了面条,对付了晚餐。吃完饭,二人开始聊起项目来。  

    「这个项目真的对我很重要。Q3要不是之君提了100万的货,我就要末位了,加上疫情大家都没钱,Q4就指着你们智慧医院了。成,今年的董事长嘉奖跑不掉了,不成,毕业证书也跑不掉了。」  

    启正说完这个项目的重要,开始跟雨兰讨论这个项目的背后势力。汪书记是先入局者,吴主任是后来者,行政级别上吴更高,但县官不如现管,现在依然沿着之前的方案在推进。  

    「我不想让汪家赢,汪芸岚,还有什么余建国,都坏的不得了。」雨兰的眼睛依旧通红,眼神中充满着愤怒。  

    妻子甚至认识老余?想起之君曾说,亦秋也跟老余睡过,启正有一些不好的念头,但今日的悲伤已经过多了,便也没再多问。  

    夫妻二人将自己所知道的都通了个气。对付芸岚,二人不拒绝,但也不配合,先吊着芸岚看看。而吴主任方面,周末同学聚会结识瑾语,然后徐徐图之。再加上还有湘滢这样一个帮手,至少医院里的事情,二人能够第一时间得知。  

    「听说吴主任不贪钱,不贪房,就好色,估计比较难办。」启正偷看了一眼雨兰,场面又陷入沉默。  

    「我…可以的,只要能帮助你,帮助我们。不过我需要时间去…去适应。」雨兰抿了抿嘴,还是说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