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三章:成大事先缺大德

第十三章:成大事先缺大德

    启正刚一到家,便闻到满屋子的香味,一定是妻子炖了猪蹄。启正放下行李,走到厨房。雨兰关上火,跟启正紧紧相拥。她决心一定要将这个男人留在自己身边,哪怕用一切方式,也没人能抢走。  

    「我闻到了海风的味道~」雨兰嗅了嗅启正的衣衫,同启正撒娇。  

    「害,都是些汗臭味儿,有啥好闻的。」启正回想着昨天和亦秋的种种,又看到妻子一如既往的贤淑,鼻子一阵泛酸。  

    启正主动给妻子打起下手来,妻子开火他倒油,妻子掌勺他放盐,妻子上菜他盛饭。不一会儿,一桌好菜就准备齐当了。饭桌上佳肴热气腾腾,饭桌前二人有说有笑。一切就像一个月前——这件事没发生过一样。  

    「听说有个叫张瑾语的要来我们医院,他是卫健委的人。那个智慧医院项目好像也要她来管。」雨兰不经意地提到瑾语,想撮合著跟她搭上线,「听说他也是南大的,也是电子学院的。」  

    最近启正颇为关注市里卫健系统的动向,因此也注意到瑾语。说起来瑾语跟启正师出同门,不过瑾语比启正早两届,因此交集不多。  

    「我还真查过她,她跟我是一个导师,不过打交道很少。她也很优秀,我查到当年学校一次颁奖,我是优秀本科生,她是优秀研究生。」  

    「老公,她以后来我们医院管项目,你看能不能邀请她一起吃个饭,我在医院里认识人,你是他学弟,后面咱们跟她处熟点儿,你的项目兴许她能帮上忙呢。」  

    雨兰的话不无道理,但这句话从妻子嘴里讲出来,依然让启正微微吃惊。为了自己的事业,妻子一直都在想办法,还差点被文华给占了便宜。  

    「我这就去准备,亲爱的你真是太好了。」启正紧紧搂住了妻子,亲吻着他的额头。  

    「我也能帮上你的,亲爱的我不比芸岚差对不对。」雨兰将头埋在启正的胸前?  

    「你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没人能把你从我心里抢走。」启正吻住雨兰的脸颊,二人的头紧紧的偎依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但再甜蜜的时刻终要结束。启正睡过午觉后便往之君的办公室赶,自从文华被捕以来,整个智慧医院的项目像是无头苍蝇,医院想要继续做,卫健委又想插手,得好好研究。  

    一到之君的办公室,启正却发现今天的气氛有些异样。以往启正一到前台,之君一定前来迎接,兄弟长兄弟短的,今天则是在办公室独自忙活。甚至自己已经坐下,之君也没有像往常一般主动煮茶,而是叫小弟代劳。  

    启正心想,莫不是和嫂子的事情被发现了。也不敢多说话,只是不尴不尬地坐着。  

    坐了半分钟,之君才转动老板椅,来到茶桌前,冲启正笑了笑:「三季度的业绩还行吧。」  

    「还得托徐总的支持,您这一百万,已经全部算了业绩,这个季度,末尾淘汰轮不到我了。」一听是正常的寒暄,启正赶忙拍马屁。  

    之君忽然站起身,盯着启正:「不知道梁总有没有做好四季度翻盘的准备啊。」  

    启正一听,立马表态:「准备好了,随时听从徐总的调遣!智慧医院的项目必须拿下!」  

    之君讪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现在智慧医院两条线,都在梁总你手上啊。汪书记的女儿,听说跟你和弟妹都是高中同学。新来的吴主任,她的小老婆瑾语也是你们南大的,这可都是资源啊。」  

    之君抿了口茶,继续说:「这么大个项目,多少人想塞钱都找不到门路。能做到院长书记,卫健主任,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钱,他们要的是安全,所以人家玩圈子。」  

    「你这么幸运,可得把握住机会啊!不是你支持我,而是我仰仗你啊。」之君拍了拍启正的肩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做市场您有经验,教教我怎么把握机会。」启正想到了什么,但他并不想说出来。  

    「汪芸岚,汪书记的女儿。听说很喜欢你,你发挥一下男色,把内部信息要回来。」  

    「我…我有老婆了。」  

    「吴得定,新任卫健委主任。听说好人妻这一口,你和弟妹可以靠张瑾语这条线结识结识。」  

    「你这下三流的路子…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之君并不急于说服启正,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又小心地关上窗户,坐到启正面前。  

    「你应该听过我在道上的一些传言吧,说我是靠老婆吃饭的。」之君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诚恳。  

    「道上的话,真真假假,不足为信。」启正听出之君话里有话,也没有直接作答。  

    「当时我跟你一样,是个傻小子。老板给开了个高工资,让我回来建设家乡,我就傻傻地回来跟着干。老板也厚道,每次都变着法儿地给我发奖金。」  

    「再后来,我就认识了老板的女儿,亦秋。我在大学里一次恋爱都没谈过,亦秋当时对我又特别好,某一天晚上,我俩都喝醉了,我做了每个男人都会做的事情。」  

    「然后很快就结婚了。婚后我才知道,他爸两年给他忽悠了好几个大好青年,亦秋都勾搭上了。但是人家就很聪明,觉得亦秋民政毕业的,死活不肯结婚。只有我这个傻小子,上了人家就想着替人家负责,苦心经营他家的生意。现在看来,好歹还算有点起色。」  

    「嫂子虽然民政毕业的,但是我看也很聪明,不比一些高材生差。」启正见之君越说越严肃,赶忙插上两句缓解气氛。  

    之君却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接着他的讲述:「她当然聪明了,比我聪明多了。我第一次跟她上床,没有见红。她跟我说是大学男朋友拿走了她的第一次,后来我才知道,他爸招来一个毕业生,她就勾搭一个。我这都不是二手货,是三手四手货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源,父母,同学,包括美色和身体。结婚,经商这么多年我算是想明白了,成功就是要将拥有的资源最大化。」  

    之君缓缓将头转向启正,脸上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微笑:「梁总现在你想明白了么。现在你有资源,但是得用起来咱们才能成功。」  

    启正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他依然没有做好准备:「给我一点时间,我再想想。」  

    「没有时间了!梁启正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之君突然变了副脸色:「没错,你钻研技术,你洁身自好,你满腹经纶。有用吗!你这一套成功了吗!」  

    「再说一句,我这不是害你,我这是在救你!」之君突然从衣兜掏出几张照片,噼里啪啦甩到启正面前,照片上,身材曼妙的女郎正忘情地给男人口交。虽然男人的面容拍摄不清楚,但很显然,就是自己。  

    「妞你也泡了!业绩我也掏钱帮你冲了!老婆我都给你玩了!你特么还要怎样!」因为在办公室人多眼杂,之君声音很低沉,但言语中透露着凶狠。  

    见启正低头不语,之君的语气渐渐缓和下来:「半年前我想开药店,药监局那边死活不肯批。我老婆通过局长夫人认识了局长,围了他半个月才拿下,现在药店开起来了,他们搞爱心物资里的药,也都是我供的。有句话叫啥来着,成大功先缺大德,哈哈。」  

    之君又点了根烟,猛抽了几口:「女人的本钱就是身体。你知道我怎么认识老余的吗,还不是靠老婆的前凸后翘。弟妹那么漂亮,一看就是贤妻良母,领导们最好这一口。你要是开不了这个口,让她多来几趟美容院,我们帮你说服。」  

    「要是你不愿意也没关系。那我只能劝你早点离开南方。」之君掐灭烟头,「我能保证的是,你这个婚别想结了,名声也别想保了。」  

    之君说这话时轻飘飘的,但在启正看来却有万钧之重。时代的一粒尘埃,落到一个人身上,那便是一座山。甭管你是南大毕业,甭管你多么聪明,要上桌玩牌,那就要遵守游戏规则。  

    启正都忘记自己是怎么离开之君办公室的,只记得之君最后一句话是「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一定会跟我合作的」。  

    启正掏出手机,却一时想不起应该打给谁。最后无奈,还是拨通了芸岚的号码。  

    「Hi,汪总,最近还在南方吗?」  

    「我来北京办点事儿,你找我呀。有需要我现在就去机场。」  

    启正一时间无话可说,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也许我们可以合作,等你北京的事情办完。」  

    说完,启正一阵心跳加速,挂断了电话。  

    瞬间,手机里弹出一条消息「怎么着,跟我聊天还害羞呢。我北京办完事就回来,周末老地方见。」  

    启正叹了口气,没有再回复。  

    吴主任那边,最近也不太舒坦。他安排瑾语去医院,汪书记不反对,但总是暗地里自己决断。一大帮人来他这儿请吃饭,请唱歌,希望能在智慧医院项目中分一杯羹。他却总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形象:找我捐款可以,找我帮忙不行。  

    眼看内部介入不成,吴主任更是在公开场合放话:人民医院的脸面就是卫健的脸面,他作为卫健委主任,一定要将每一分钱都用在提升人民的就医体验上,而不是中间人的腰包。就差跟汪书记明枪明剑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吴主任心怀慈悲,廉洁清正。在瑾语看来,无非是吴主任又想捞一笔,又要面子罢了。  

    当今医院智慧化市场上,美国的Hanson排名第一,德国的Riemens排名第二。芸岚早早地和Hanson绑定在一起,吴主任便找上了Riemens,但可惜在美国重压之下,Riemens公司准备将医疗业务退出中国,虽然还没正式宣布,但中间人已经告知吴主任,消息确凿。  

    「狗日的美帝国主义,没过制裁中国,结果把德国人吓跑了。明面国家安全,背地里全是算计!」每每想起这件事,吴主任就忍不住大骂。可骂归骂,他总得找一家替代厂商来抗衡Hanson。最近一大票人找他推销,可他不甘心用小品牌,他又总想着将项目做成标杆,做成业绩,用小品牌可不好宣传。  

    眼瞅着汪书记那边方案已经完善,马上要形成征求意见稿,他也只能乾着急,满腔的愤懑都在夜间发泄到了瑾语的身上。  

    酒店里,一张圆形的情侣大床,一具完美的肉体赤身躺于中间。虽然瑾语年纪已有三十,但平时精于打理,皱纹不曾出现,只是最近半年防疫压力大,有了些许的黑眼圈。  

    男人刚洗完澡,脱下浴巾,黝黑的的肉棒抽动着,傲然挺立。  

    男人将瑾语的双腿向上抬起,美丽的阴户完全显露出来。男人跪直身体,将阳具对准瑾语的小穴,大力插入,随着女人一声沉闷的呻吟,那根又黑又丑的阳具转眼已插入一半。  

    「你说,凭啥汪家运气这么好,我们找的厂家说断供就断供。」吴主任一边说一边大力将阳具向里抽插,誓要把气都撒在瑾语的小穴里。  

    瑾语显然还没准备好,蜜汁没来得及分泌,肉棒的横冲直撞让她的下身又疼又胀。呻吟也变成了哀鸣。  

    干涩的穴道让吴主任的插入也有些痛感。他撅着瑾语的乳头,又开始教训:「平时不是挺多水的,怎么的,今天不愿意伺候了!别忘了当年我怎么保你的!」  

    女人面露难色,立刻坐起身来,小嘴微启,二人的舌头搅动起来。双手不断给男人的下身套弄,撒娇似地说:「主任你的家伙太大了,我还没准备好嘛。」  

    「人民医院年轻漂亮的医生护士那么多,我给主任您找几个过过瘾。」瑾语的舌尖在男人的乳头上来回舔舐。  

    她太了解吴主任了,他从来不去KTV,主动送上门的他也不要,觉得「太廉价」,越是贤妻良母,他越是喜欢。  

    「我可是要名声的,你找的婊子别影响我的仕途。」吴主任将女人推倒,夹住一双玉腿,继续抽插。  

    房间里,一轮月光,两具肉体,三声呻吟,四肢无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