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一章:山美水美人更美

第十一章:山美水美人更美

    机场,登机口。  

    启正看着你侬我侬的之君夫妇,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启正和亦秋之前的交情并不多,只听过一些风言风语。之君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亦秋不但不吃醋,反而自己开了个美容院帮丈夫拉关系。「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亦秋不可能不懂,可这半年他从没听过之君和他老婆难过不愉快。  

    难道亦秋为了丈夫的事业什么都可以接受吗,又或者之君有过人的御妻之道?  

    启正正想着,亦秋远远地冲他招呼了一声:「走,梁哥,登机了!」  

    亦秋穿了件半透明的白色衬衣,透过衬衣,里面黑色的美背。美背的前方有一个圆领的设计,迷人的乳沟在圆领下方若隐若现,分外撩人。下身则是一条米色包臀,将亦秋的臀部完美地包裹。  

    之君凑过来跟启正说:「买了两排,你跟亦秋坐前排,我坐后排。他老是叽叽喳喳,我还是想自个儿睡一会儿。」  

    启正不明所以,但依然照做了。安全带穿过亦秋的身前,两个乳房被撑得格外显眼,黑色的美背被安全带勒出一个缺口,胸前的春光在启正的眼前晃荡。  

    之君说得有道理,亦秋一路上几乎没有听过嘴。从自己的爱好到二人生活的琐碎,从对台湾的印象到美容院的趣事,虽然启正叫亦秋嫂子,但此时此刻,她就像一个瓷娃娃,可爱又天真。  

    看到漂亮的云彩时,亦秋还拉着启正的手,兴奋地指指点点。亦秋那温柔的体香和细腻的肌肤,让启正不由得走神,和湘滢欢愉一场之后,他和雨兰相互躲着对方,一周都没有上过床。  

    启正微微扭头,亦秋正在自顾自地玩手机游戏。衬衫的最上层纽扣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美背并不能完全包裹住他的胸部,两个弯弯的月牙悄悄地探出头来,随着飞机的颠簸而轻微晃动着。启正的呼吸越发沉重,一股莫名的血气上涌,叫他浑身难耐。  

    亦秋却突然转过脸来,鼻尖几乎都碰到启正的脸。说什么也要启正教她玩游戏,启正不好拒绝,就这样陪亦秋玩了两个小时的游戏。亦秋身上的香味像是秋天的桂花,甜甜的,让人沉醉。启正看着亦秋雪白的月牙,不禁心生荡漾。  

    这头,启正正在和亦秋玩着游戏。那头,雨兰找到了湘滢。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那天她目睹到湘滢和文华的激情场面并非偶然。  

    「湘滢,文华听说被抓了。你知道他到底出了啥事儿吗。」雨兰小心翼翼地试探湘滢。  

    没想到湘滢的回答让她吓了一大跳:「这个雨兰姐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湘滢凑到雨兰跟前,握住了她的双手,说:「我可以帮你。但是雨兰姐,有些事儿你也得帮我。」  

    雨兰心中一惊,眼前这位半条腿还在校园里的嫩妹子,竟然有如此深的心思。  

    二人中午找了个饭馆,面对面坐了下来。  

    「那天你跟文华是故意让我看到的对不对。」雨兰决定先发制人,指出湘滢的疑点。  

    「不错,这一切其实都是之君设计的。」湘滢一字一顿,像是在宣告这句话的真实。  

    「之君,你们是不是很早就认识了。」雨兰强忍住内心的震惊与不解,依然保持镇静。  

    「我认识之君,认识文华,当然,我还认识启正。」湘滢笑了笑,盯着雨兰说出这番话。  

    「你!你怎么会认识我老公!」这句话让雨兰彻底破防,叫喊的声音整个饭馆都在回荡。  

    「第一,我接下来说的话都是真的,但你不要跟任何人求证。第二,我想帮你,但雨兰姐你也一定要帮我。第三,你可以选择现在离开,但如果想要继续听下去,就请一定要跟我合作。」湘滢的声音虽轻,但在雨兰的耳中如雷贯耳,「否则,你应该知道你做了什么。」「好,好。我答应你。」前两天被芸岚压得喘不过气来,今天一个黄毛丫头竟然也跟自己讨价还价,这让雨兰感受到莫大的悲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带着血丝。  

    「我在徐之君身边待了快半年了,当时他决定跟启正合作时,想摆文华一道,把他踢出去。没想到文华这人虽然好色,但不傻,举报信一写,反而变被动为主动。不过雨兰姐还是你豁的出去,把文华给干掉了。」  

    湘滢的话让雨兰久久合不拢嘴,湘滢这妹子年纪小,但言语之中,却透露出久经世事的沉稳冷静。  

    湘滢继续说道:「之君让我调查文华的事儿,我托人看到了记录。但是这事儿我没跟任何人说,就冲这一点,我这人可靠吧。」  

    湘滢顺手给雨兰夹了菜,虽然她在之君手下,但得到的信息却时刻思考着如何利益最大化。  

    「其实我手头是有文华黑料的,他那天上我,我也可以告他强奸。不过之君拿这件事拉了启正下水,就在你跟文华的那一晚,我跟启正也发生关系了,你老公的床上功夫还不错呢。」  

    湘滢旁若无事地给雨兰倒茶,但雨兰的脸上已是火烧似地通红。她的心仿佛在那一刻被撕成了无数碎片,碎片又被人扔进了火堆炙烤。  

    「下午帮我请个假,晚上咱们在这里继续聊。」雨兰的声音已经沙哑,她强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提起包就要走。  

    「麻烦你买下单。」说完最后一句话,雨兰逃也似地离开了饭馆。推门一刹那,湘滢听到了一个女人啜泣的声音。  

    「如果他们早点找到我。也许两个人都不用牺牲吧,这就是造化弄人吧。」  

    湘滢随意扒拉着饭菜,自言自语道。  

    海峡的另一头,启正,之君,亦秋三人刚下飞机,驱车来到了著名的垦丁。  

    沿着海边的公路望去,绵延的海岸线,挺拔的棕榈树,碧蓝的天空和海的尽头连成一片。  

    「山美,水也美。」启正一边拿着手机拍个不停,一边感叹着。  

    「人更美啊,哈哈!」之君搂着亦秋,拍起了马屁。  

    「嫂子美,徐总有福气!」启正也跟着应和,顺带给之君和亦秋来了个合照。  

    照片里的之君,英俊帅气,亦秋,妩媚动人。  

    一行人到了酒店,之君给三人定了一间Loft的家庭房。一楼生活娱乐,二楼休息,一间大床房之君夫妇住,一个小房间依然给启正住。  

    之君和亦秋打算去垦丁大街尝一尝宝岛的美食,叫上启正,启正却不想当电灯泡,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放松放松。  

    他想了许多,从美容院四楼的大床,到家里刚摆上没多久的婚纱照。从高中时跟同寝哥们的趣事,到最近因为没达成目标领导的呵斥。直到他被手机急促的铃声拉回现实。  

    「梁哥,快到楼下来接我!外面雨太大了,我没带伞,下不了车。」亦秋急切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启正赶忙带上酒店的伞,冲下楼去。这时他才发现中午晴朗的天空已风云突变,大雨倾盆。  

    虽然启正很小心地给亦秋遮挡,但海边的大雨伴随着强风,几十米的距离,两人的身上已经几乎湿透。  

    到了酒店内,启正才发现,亦秋的美背不知何时已经取下,白色的衬衫和裤子被雨水打湿,黑色的乳罩和内裤看得清清楚楚。黑色的胸罩包裹着大半个半球,此时正随着胸脯起伏波动着,深深的沟壑同样映入眼帘。启正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口渴,一连咽了好几下口水。  

    启正愣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意识到什么。问了句:「君哥没回来吗?」  

    「他说他在这儿也有个客户,一直没见面,约了晚上一块儿喝酒呢。我看天气不好先回来了。」亦秋回答地非常流利,像是提前准备过似的。  

    说罢,亦秋便收拾了些衣服,先去浴室洗澡去了。没过五分钟,亦秋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梁哥,帮忙看一下,热水好像坏了。」  

    「这……不太好吧……」启正应答地支支吾吾,如果之君回来知道了,这可不好解释。  

    「再不来我都快感冒了!」亦秋叫喊起来。  

    启正这才小心翼翼地推开浴室的门,光洁的后背,挺翘的臀部,都彰显着亦秋完美的身材。亦秋用大浴巾裹着身体,但却只裹住了身前,后背和臀部曲线一览无余。  

    「梁哥帮忙看一下,这个要么没热水,要么都是热水。」亦秋凑了过来,准确的说,应该是贴了过来,虽然隔着浴巾,启正依然能感受到温暖的,柔软的半球擦过自己的身体。  

    启正稍微试了一下,并不是酒店的热水系统坏了,而是热水冷水分属两个阀门。需要同时打开,调配好比例,才是温水。  

    「梁哥真聪明,不像我这么笨。」亦秋伸出手去接启正手里的莲蓬头,身上的浴巾却悄然滑落,亦秋的胴体在启正的眼前绽放。  

    一对乳峰挺拔耸立,粉色的奶头像是春日的桃花,细腻雪白的肌肤上,淌着些许水滴,更显得鲜嫩动人。  

    亦秋的腿算不上修长,但没有多余的赘肉。黑色的丛林郁郁葱葱,上面挂着的几滴水珠更是尽显风情。  

    「不好意思!嫂子!」启正一边说着,一边赶忙离开了浴室。亦秋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嗤嗤笑着。  

    启正躲到一旁看电视,脸却火辣辣的。  

    洗完澡,亦秋又坐到启正边上一块儿看电视。亦秋上身一席米色吊带样式的睡衣,丝质的材质非常柔软,勾勒出亦秋胸前两座好大的山峰。更为关键的是,亦秋竟然没穿胸罩,两个可爱的凸起在睡衣上颇为显眼。  

    启正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虽然心里自认正人君子,但小弟弟却是诚实的,撑得裤子鼓鼓囊囊,启正只得前倾上身,以一种别扭的姿势看电视。  

    「梁哥,来杯可乐。」  

    启正下意识一抬头,眼睛直对着亦秋睡衣下垂露出的迷人空间。突出的乳头,在颤动的乳房顶端傲然挺立。  

    那么几秒中,启正仿佛失去了意识,等到他准备去接那罐可乐时。它却从指尖滑落,掉到了地上,可乐洒落一地。  

    亦秋赶忙拿着纸巾准备清理。启正也想起身,无奈身体的肉棒因为刚刚的刺激更加耸立,他只能连声道歉。  

    亦秋躬身在地上擦拭着。隔着柔软贴身的睡裙,亦秋的丰臀就这么暴露在启正眼前。蕾丝的边缘都清晰可见。更何况,两瓣翘臀还在眼前不停地晃动。  

    启正小声地吞咽了几口口水,正纠结着该如何缓解尴尬,只听得房门「滴」的一声,之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启正终于松了一口气,而亦秋则有些嗔怪:「今天没喝酒呢,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垦丁突降大雨,南方市则是雨过天晴。雨兰哭了一下午,也想了一下午。商场如战场,只要上了战场,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自己的丈夫如此聪明能干,那么执拗认死理,在现实面前也学会了在酒桌上玩命喝酒,学会了旁若无人地讲荤段子,甚至也跟别的女人上床。  

    自己还守着过去的三从四德,一辈子在医生这个行当到老。自己可能真的如芸岚所说,给丈夫丢份儿了!  

    要想办法保住自己的丈夫!要想办法往上爬!要做一个聪明的女人!  

    上次替芸岚办事了,是时候跟她也讲一讲条件了!  

    湘滢现在还在规培,自己到时候要给她写评语,她一定乐意跟自己合作!  

    前几天吴主任还特地关照自己,自己没准还能跟他搭上线!  

    如果能够帮助丈夫拿下项目,自己和启正一定能够走得更远!  

    雨兰的脸上露出一丝隐秘的笑容,他拎着包,前往和湘滢约好的饭馆。湘滢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握个手,我们以后就是姐妹了。」雨兰主动伸出右手。女人真是个奇妙的物种,一件事如果没想通,会哭哭啼啼好几天。如果想通了,一分钟内就能由悲转喜。  

    湘滢倒也不藏着掖着,将之君的计划悉数告诉雨兰,还特地给启正说了不少好话,毕竟她只是想更上一层楼,将婚姻拆散对她没什么好处。雨兰也把院里的明争暗斗,以及芸岚的关系说出。二人一直聊到饭馆打烊,临别时,湘滢开玩笑着问了一句:「雨兰姐,你准备好当坏女人了吗?」  

    雨兰愣了好几分钟,念了一首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