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十章: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十章:几家欢喜几家愁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在启正的家中,二人相拥而泣。雨兰小心地将丈夫的唇印拭去,带着哭腔说:「启正,你说,我是不是不如芸岚,我是不是拖你后腿了。」启正沉默了,诚然,妻子的家庭及学历,都称不上是顶级,但同居这么久以来,妻子一直默默支持着自己,自己有时谈生意在家从她发闷气,妻子也从不跟自己争吵。  

    启正抱住了妻子,紧紧不愿放开,无言的拥抱是最好的解释。拥抱过后,二人相吻。  

    「嗯…嗯…」二人的舌头在对方的口腔中来回缠绕,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启正伸手钻进雨兰的上衣,雨兰则准备解下启正的皮带,伸手掏启正的小兄弟。  

    启正瞥了一眼墙上的婚纱照,万千思绪涌上心头。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美容院四楼,面前娇嗔的不是妻子,而是湘湘。他有些自责,前两天跟湘湘初试云雨,今天又让芸岚亲了脸。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妻子。  

    「明天吧,今天…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有点累。」启正亲吻了妻子,眼神却躲闪着,抱歉地退出了这次床笫之欢。  

    雨兰呆呆地看着丈夫,什么话也没说。  

    在之君的家中,他和妻子亦秋刚刚行完房事,这会儿相互亲搂着聊天儿。  

    之君感慨到:「启正真是命好啊,汪芸岚你知道不,汪校长的女儿,是他高中同学。被吴主任举荐的张瑾语,跟他一样都是南大的。」  

    亦秋一听来了兴趣:「这么说,启正在两头都有点关系。咱们之前一直跟着老余和文华,还不如找启正这个愣头青呢。」  

    突然,亦秋想起了什么:「对了,湘滢跟我说他们今天见到了吴主任,吴主任很高调,又是开全员会,又是到各个科室慰问,把汪书记的风头都盖过去了。」  

    「这个吴主任,据说雷厉风行,上头很喜欢。不然也不会从一个地级市调到省城来。」吴主任对之君来说还是很陌生的,「他现在这么高调要介入人医的项目,但是我找了好几次都没接触上。」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一腔热情呢,还是自己打自己的算盘。」之君自言自语,紧接着陷入了沉思。  

    「我们就努力把启正这小子搞定。他这个季度业绩不好,我给他提100万货,还得让他跟我签备忘录。他玩了我给他找的妞,还拿了我的钱。后面我就催着他两条线跟着。」  

    之君搂了搂亦秋,又发愁道:「不过这小子开窍速度太慢了,上次搞了湘湘之后还一直愧疚着呢,还骂我逼他。」  

    之君长长地凝视自己的妻子,缓缓说道:「要不还是老婆你上马,启正这小子读书读傻了,得下点猛药。」  

    之君说的不无道理,湘湘不过是个风尘女子,二人的事情流传出去也不过风流韵事。和启正签备忘录是好棋,但万一启正聪明过头,另外找关联公司操作,自己也只能吃哑巴亏。如果自己老婆能勾搭上启正,勾义嫂的事儿一旦传出去,至少在南方启正是混不下去了。  

    「上次你让我出马还是药监局局长,这次档次也降的太低了吧。」亦秋开了个小玩笑。  

    「人家好歹是南京大学高材生,你就当体验一下高学历人才的肉体嘛。」之君亲了亲妻子,接着二人相拥睡去。  

    而在瑾语的家中,则是另一番景象。一个黢黑精干,秃了半边头顶的男人,打着赤膊,和一名女子正在亲热。  

    男人是南方市新任卫健委主任吴得定,两个月前刚从另一个地市调任。女子则是南方市卫健委信息与统计处负责人张瑾语,巧合的是,她也是两个月前随着吴主任调任而来。  

    瑾语扎着马尾辫,一脸淡妆,穿着则是颇为保守的长衣长裙,一副相夫教子的贤妻模样。而此时她正跪在地上,品尝吴主任那根黑得发亮的阳具。  

    瑾语的眼睛水汪汪的,泛着一丝泪花,人见犹怜,她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向吴处长,含混不清地说:「感谢吴主任,我一定为人民服务。」  

    原来,今天并非瑾语和行长约定的交欢日子,但吴处长帮瑾语争取到了新岗位,他觉得得过来跟瑾语好好庆祝一番。瑾语没有选择,只能接受。  

    「你为人民服务,我也是人民,那就先把我服务好。」吴主任享受着瑾语樱桃小嘴带来的快感,瑾语的嘴时而被撑大,时而收缩,男人的腰杆顺势一挺一收,来回在瑾语的嘴里游荡。  

    「啵。」一声响亮的声音划破夜空,宛若红酒的瓶塞刚拔出的清脆。男人将阳具拔出嘴中,转头将女人推倒在床,嘴巴呼地堵住了瑾语的红唇。吴处长喜欢标榜自己的农民出身,因此故意把脸留得黢黑,胡子也不刮干净。此时在看客看来,仿佛一个全身黝黑的中年农民,正在和一位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的少妇交媾,视觉冲击感十足。  

    男人粗暴地撕开女人的衣服,一把揪住瑾语的乳头,另一只手则忙着脱去女人的裤子。瑾语的双手在敲打,双腿在扭动,与其说是反抗,倒更像调情。  

    女人的衬衫终于敞开在主任面前,白色的胸罩包裹着傲人的双乳,此时正剧烈地起伏,如玉的双腿也已暴露,微曲在床上。  

    吴处长毫不客气,揉了揉自己的阳具,调整弹道,便对准瑾语的小穴直插进去。  

    「啊…唔…」瑾语的脸涨得通红,嘴巴一张一呼,双腿止不住地向四周踢打。  

    「是不是太大了?比你老公的大多了?」吴主任用言语挑逗着瑾语,双手却摁住了瑾语的肩,加快抽插的速度。  

    瑾语的表情更加痛苦了,双手敲打着吴主任的身体,但自己全身被钳住,没有力气。  

    见瑾语没有回应,吴主任下身往前一挺,进入蜜穴更深处:「张科长,我的工作够不够深入!够不够!深入!」  

    伴随着淫语的节奏,吴主任又接连向前冲锋。瑾语口齿不清地回应着:「好爽…好爽…插的我好爽…」  

    瑾语弓起身来,用手抱住吴主任的腰身,香唇在吴主任的胸膛上舔着,最后在乳头上停了下来,津津有味地吸食着。瑾语跟随吴主任来南方两个月了,和丈夫异地分离,除了吴主任外没有其他男人的滋润,她的情欲也逐渐被调教到了顶点。  

    吴主任让瑾语转过身来,躯干弓起,白花花的屁股在吴主任面前左右摇动,像是炫耀,又像是勾引。  

    吴主任狠狠地拍了拍瑾语的屁股,嘴里念叨着「骚货」,将无名指和食指深入层层密林之中。穿过柔软的缝隙,两根手指在湿热的巢穴中逐渐深入。  

    「啊…呣…啊…」随着吴主任手指的深入,瑾语的声音也逐渐浪荡起来。吴主任的双手深深浅浅,七进七出。  

    伴随着瑾语下半身一阵剧烈的抖动,瑾语的蜜汁「哗」地从小穴中喷涌而出,吴主任满手生津。他将手指伸入瑾语的嘴唇,瑾语的眼神迷离,香舌贪婪地将男人手上的爱液舔舐干净。  

    「啪!」吴主任又冲瑾语的屁股重重地拍了下去,双手将阴唇扒开,硬邦邦的肉棒再次进入温润的小穴。  

    看着堂堂南大研究生此时如母狗般臣服于自己的胯下,他感受到了无比的满足。  

    吴主任是土生土长的本省人,家里世代务农。他直到高中时,因为家里穷,每到放暑假还得回家帮农活,也就是那时,他的皮肤被晒得黝黑透亮,再没有白回来。  

    不过吴主任是个聪明人,从镇上的卫生院干起,一干就是二十年,从镇到县,从县到市,从市到省城,终于爬到了南方市卫健委主任的位子上。他自己没能上成大学,因此对名牌大学毕业生有着深厚的恨意。为什么他们是天之骄子,前程似锦,自己却不能如愿,多走二十年弯路!  

    什么清华北大,什么C9,什么985。只要到我吴某人下面,都得治得服服帖帖!男的给我送去农村考察学习,女的留在身边好生调教!  

    自己的肉棒依然在瑾语体内驰骋,瑾语依然配合著节奏撅起屁股,房间依然被女人的呻吟所笼罩。  

    「啪!」瑾语的屁股上留下五道红印。  

    「吴主任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男人有意加快了节奏,每一次都直抵花心。  

    「嗯…嗯…吴主任厉害…」瑾语已经接近丧失理智,翻着白眼,靠着残存的意识回答着。  

    「吴主任对你好不好!」男人猛地又抓住瑾语的娇乳,宣誓自己对眼前女人绝对的统治地位。  

    「啊…疼…啊…好…」瑾语又一次高潮,全身不受控制地扭动。她的淫欲已经到了极点,她不再是什么高材生,也不再是什么科长,现在她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释放天性,意乱情迷的小女人。  

    吴主任俯下身来,准备做最后的冲刺。瑾语扭过头,香唇径直找到了吴主任的嘴巴,香舌伺机而出,在口腔中疯狂索取着,要将自己的所有情欲都与眼前的这个男人分享。  

    一阵热吻过后,吴主任用双手托住瑾语的腰胯,准备最后的冲锋。  

    男人「噗…噗…」的撞击声雄壮有力,女人的呻吟则柔软绵长。伴随着最后一声强有力的撞击,二人的浓情协奏曲终于迎来了终章。  

    「今天的大会很成功,我跟汪书记说好了。让你去管智慧医院这个项目,你办事,我放心。」男人的双手依然在雪乳上游走,不肯放开。  

    「那…你答应我的…做完这个项目就把我调回地市。我跟我老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瑾语也娇滴滴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她明白,不可能跟着吴走一辈子,这两年跟着吴明里暗里捞了不少钱,也该收手上正道了。自己的丈夫现在还不知道他和吴主任的关系,再这样下去,迟早东窗事发。  

    「张大学生,你这是看不起我老吴咯。」吴主任再次贴近瑾语的脸蛋,狠狠地吸了一口,「我不想为难你,可是我去哪儿才能找你这样出色的美女啊。」  

    「会有的,会有的。比瑾语优秀的女生有很多呢。」瑾语搂住吴主任,极尽妖媚,但心中却是忧心忡忡。  

    同样的月光,照亮三个房间。房间的三对男女,有着六种心思。  

    第二天一早,最早醒来的是之君,他被老余的电话闹醒。老余冲他说:「哥们儿,最近离开南方避避风头吧。吴主任昨天在医院里大谈胡文华的经济问题,今天秘书跟我说召集内部会议,要来真的了。」  

    之君的睡意瞬间全无,自己这些年跟文华的勾勾搭搭,如果要查账是很容易查出来的。更何况金额又不大,很容易被抓典型。看来只能想办法避避风头了。  

    他又想起昨天和妻子的想法,头脑转的飞快,然后拨通了启正的电话。  

    「梁总,H1快要过去啦,你这边咋样,有没有项目带兄弟们玩玩儿。」  

    「害,别提了。我都得靠兄弟你呢,半年度绩效提成啥的就不指望了,看年底能不能把人医签下来。」  

    「那哥们,我有两个好消息跟你说。首先,我先提100万的货,你到时候有新项目可别忘了兄弟我。第二个,最近有没有时间,去台湾旅游一趟。」  

    「疫情这么紧张,我老婆他们估计请不了假。」启正最近思绪很乱,正想最近离开妻子一段时间,但依然本能地客套了一番。  

    「没关系,就咱仨。我,我老婆,你。咱们放松放松心情,回来打大仗!」启正一听,更加乐呵了,赶紧跟雨兰说这事儿。雨兰也乐得自己独处一段时间,便也满口答应。  

    三人就这样大包小包,踏上了前往台湾的旅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