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九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九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这天,启正和雨兰难得地同时错过闹钟,等二人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启正一翻手机,好几个之君的未接电话,而雨兰上午值班,更是被同事电话轰炸。  

    两个人内心发虚,连眼神都极力避免直视,借着由头匆匆离开了家们。  

    启正赶到之君的办公室,之君掏出手机,给他看了一篇文章。是本地的一个小有名气的公众号,发了篇名为《市人民医院争先创优,智慧医院呼之欲出》的文章,将这次智慧医院的建设内容,规模,甚至预算以新闻稿的形式写了出来。  

    「这是咋回事?不是应该偷偷摸摸把标发了么。」启正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很快想起一个问题,「胡文华呢?你们举报了吗?」  

    「这就是蹊跷的地方,今天早上湘滢去派出所的时候,民警查到他已经被羁押了。」之君给自己和启正沏了壶茶,继续说,「这篇文章大概率是文华准备好定时发出去的。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启正一听,整个人都跳起来了:「什么,他已经被抓了,那我昨天岂不是被白白侮辱了!」  

    之君一听,笑得合不拢嘴:「你咋跟个小姑娘似的,舒服一场咋还叫被侮辱呢!」  

    二人继续讨论起事情的走向来。当前主要操盘手是卫健委的吴处和医院的汪书记,二人一直斗而不破,根据之前文华的说法,医院一直想将项目化整为零,统招分建,以避开市里的流程。而市里因为防疫不力,上一位卫健委主任先被调查,后被撸,一直没顾得上这事儿,吴主任上任快两个月,这才腾出手来操盘这事儿。  

    今文华不明不白地被抓,事实究竟如何已经无人知晓。但有一点他俩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文章发出来,对卫健委是有利的,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将项目接管过来,没准吴处在背后真的在遥控着一切呢。但这样一来,整个项目暴露在阳光下,操作空间便少了许多。  

    「听说,你跟汪书记的女儿是同班同学,要不帮忙聊聊?」之君可真是百事通,上次他不过跟老余说了一嘴,他连这都打听出来了。  

    可是启正一点都不想跟芸岚打交道,当年两度拒绝芸岚,以她那么高傲的性格,还不知道会怎么整自己呢。就在这时,他的微信弹出一个好友申请,正是芸岚。  

    好友申请信息栏中写着「人生何处不相逢,汪芸岚。」而且提出晚上见一面。迟疑了数秒,启正答应了,位置就选在家附近的星巴克。  

    说着说着,启正和之君又聊起美容院的事情。之君拍了拍启正,笑着说:「我那个四楼的沉浸式LED怎么样,是不是一绝。」  

    启正啧啧称奇:「四楼真是个好地方,很震撼,我愿称之为造梦空间。」  

    不过启正依然对昨天的事情愤愤不平:「要是你把这个放到正道上就更好了。比如做宇宙星空图,或者全息电影。而不是做这些低级趣味的事儿。」  

    「一般人我还不让他上四楼呢。你昨天电费就花了我好几百块。」之君依旧一副标志性的笑眯眯眼神。  

    话分两头,雨兰那头更热闹了。文华被抓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医院,有说半夜嫖娼被抓的,有说监守自盗被辞退的,还有说说了远门结果进了封控区的。雨兰听着风言风语,又紧张又尴尬。  

    中午,大家突然得到通知,全院召开整风大会,甚至卫健委的领导也要参加。大家炸了锅,文化犯了多大的罪,惹得如此兴师动众。  

    「胡文华同志肆无忌惮地侵占国家资源、利用其信息中心主任的位置扰乱市场经济秩序、损害群众及广大人民医生的切身利益。利欲熏心,甘愿被」围猎「,与某些经销商勾肩搭背,滥用职权为其主动站台撑腰。造成了巨大的国有经济损失。」汪书记在台上慷慨陈词,誓要与贪腐势力决战到底。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吴主任接过了话筒:「我是农民的儿子,从小过的苦日子。我知道老百姓看一次大病有多难,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疫情防控,客观上的确造成了人民群众就医难的问题。我们人民医生,更应该多提老百姓想一想,多替我们的衣食父母想一想!疫情当头,还贪,贪的是救命钱!医者父母心,我们要把这些没有良心的蛀虫给揪出来,还医疗系统朗朗乾坤!」  

    说罢,吴主任已然落泪。他皮肤黝黑,身材并不高大,如果换身衣裳,可能真会被认成农民。因此,这番话由他来说更加具有说服力。台下掌声雷动,经久不息,雨兰不由得从心里佩服这位「人民主任」。  

    在大会后的闭门会议上。吴主任又宣布了一项事情,他提名由卫健委的执行秘书,张瑾语女士兼任人民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的职位。  

    「胡文华这样的蛀虫在人民医院待了如此长的时间,必须借助体外的力量肃清余毒。」吴主任一如既往般义正言辞。  

    汪书记则不冷不热:「吴主任,您的魄力是大家学习的榜样。我们院在过去一段时间忙于抓疫情防控,让别有用心的小人钻了空子,我会亲自抓廉风建设。但是,文华毕竟还没有被正式定罪,人员的提名任免也有对应的流程。吴主任,咱们可不能萝卜快了不洗泥啊。」  

    「非常时期要有非常办法,文华要不是昨天强奸案出事,人民警察偶然得到大量的经济犯罪证据,指不定还能隐藏多久呢。」吴处长越讲越激动,「等到流程走完,人家早就把财产转移了,把证据销毁了。不要以为我是在夺你们的权,我这是在帮你们当坏人啊!」  

    二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汪书记妥协了,由张瑾语暂时负责信息口,待流程走完,新人选再做定夺。  

    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吴主任开始巡礼般地在各个科室之间穿梭,亲切慰问各位人民医生,人民护士。  

    等走到雨兰的科室时,他将雨兰拉到一边,亲切地叮咛:「我知道你受了一些委屈,有的话我没说,该保密的我一定会替你保密。你好好干,党和国家不会亏待好同志的,有任何困难,找我。」  

    昨天的事情发生后,她甚至没时间大哭一场,吴主任的话让她鼻子一酸,几乎要哭出来。  

    「坚强点儿,别让大家看出来。」一边说着,吴主任用身体挡住雨兰,让大家看不到她的表情,直到她神情恢复正常,才离开。  

    吴主任的话像是雨兰惶恐的内心里点亮了一盏明灯。雨兰心想,可算遇上一位好领导了。  

    下班后,雨兰特地提前买好了启正最爱吃的排骨,牛腩。待到启正回家时,家中已是香气扑鼻,雨兰也殷勤地招呼。文华的事情闹这么大,如果启正较真,想得到真相并非不可能。她只能最近好好表现,然后祈祷启正晚一些知道。  

    「文华被抓了。」雨兰给启正夹了块排骨,假装不经意地唠家常,打探启正究竟知道多少。  

    启正心里有鬼,回答同样小心翼翼:「是啊,一早之君跟我说了。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儿。」  

    这个回答让雨兰稍稍放宽了心:「好像是经济犯罪,下午咱们全员开大会,卫健委的领导都发言了。」  

    启正忽然来了兴趣:「哦?是不是一个姓吴的?」  

    「是啊,新来的,感觉这个领导是个干实事的。」雨兰对吴主任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看来这个吴主任管的还挺细致,一个小人物出事儿,他还跑过来大说特说。」启正想起之前老吴和之君的信息,看来这次吴主任是来敲山震虎来了。  

    「对了,湘滢有没有找过你。她没有被牵连吧。」启正的心里有疙瘩,因此拐弯抹角问起湘滢的事来。  

    「她看起来好好的,没受什么影响。」雨兰不明白为什么丈夫突然问起湘滢,但还是实话实说。  

    二人悬着的心都平稳着陆,家长里短又聊了好一阵,直到启正说待会准备跟芸岚见一面。  

    「不!你为什么要找她!还是大晚上!」雨兰一听到芸岚的名字,发了疯似的反对。她预料到芸岚会来抢夺自己的丈夫,但没想到竟如此之快。  

    启正没有预料到雨兰的反应这么剧烈,只得一五一十地解释:「芸岚他爹就是你们医院的书记,我看能不能让她帮帮忙。」  

    「可以找之君帮忙!我可以找领导帮忙!实在不行,我去…找吴主任帮忙!」雨兰已经接近于歇斯底里,恐惧已经将她完全吞没。  

    启正抱住妻子,思考了一会儿,说:「我跟她约的家附近星巴克,都是公共场合。我十点前就回家,好不好。」  

    纵有千般不舍,雨兰也只能答应。如果她再无理取闹下去,在启正眼中无疑成了一名泼妇。但启正听了,反倒颇为自责。虽然妻子反应过激,但恰恰说明她太爱自己了,但自己却不爱惜自己的贞洁,给湘湘夺了去。  

    启正前脚出门,雨兰算好时间,跟在后面。星巴克离家里并不远,十分钟就到了。启正和芸岚坐在靠窗的位置,而雨兰找了个门口热闹的地儿,不时往丈夫那儿瞟。  

    芸岚和启正一见面,又是一阵寒暄,从小时候聊到现在,从国家大事聊到柴米油盐。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发烧,我直接拉一台救护车在学校里,给你打了一晚上吊针。」芸岚媚眼如丝,「我就一直陪着你呢。」  

    「芸岚姑娘大恩大德,我这辈子…」启正打了个太极,准备将话推回去。  

    「以身相许?」芸岚抢了启正的话,小心思溢于言表。  

    启正思索良久,实在无法回答,只能大笑了事。  

    芸岚站起了身,她今天一袭黑色礼服,显得神秘而优雅。她站起来,特地向启正靠拢,说什么也要请启正和咖啡,让他点餐。  

    芸岚的身上散发著如兰的香味,她俯身下来,胸前春光在启正面前一览无余,胸前的沟壑在黑色的领口下若隐若现。  

    面前的春色让启正有些难以把持,下身也不自觉地雄起。他意识到这是公共场合,随便点了最经典的美式之后便连忙起身,说自己要上厕所。  

    「要不还是等软了之后再起身吧,你现在多尴尬啊。」芸岚拉住启正的手,对他耳语道。启正脸一红,又赶忙坐下来。  

    眼看着芸岚和自己的丈夫又是嬉笑怒骂,又是拉手耳语,气地咬牙切齿。站起身来准备像芸岚宣示主权。  

    「任小姐,汪总今晚不打算摊牌。但您冲动的话,可就不好说了。」一条陌生短信精准地发送到芸岚的手机。  

    「你是谁!」  

    对面没有回音,雨兰只得按捺住自己的怒火。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举一动都被操控着。  

    「启正哥,你今晚不会只想聊聊天儿吧。咱们该聊聊正事儿了。」芸岚理了理头发,她的话语中充满着强大的气场,与五分钟前的娇媚女郎判若两人。  

    二人又是一阵寒暄,商业交流便是如此,谁先提出难办之处,则是露了怯。  

    「汪总,听余总说,您也在参与智慧医院项目。」绕了好几个弯,启正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我们也是国内做智慧化的大品牌,还希望能够助力智慧园区的建设。」  

    「可惜啊,我们和美国Hanson公司已经谈好了。在国外的时候,我就跟他们有过合作。」芸岚不疾不徐地说,「但是我跟你的交情,貌似只有两次拒绝吧?」  

    启正脸皮薄,被芸岚的话说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这时芸岚突然站起身,红唇几乎要贴着启正的脸颊,「要合作,先做我五分钟男朋友好不好。」  

    启正不明所以,芸岚向前一靠,在启正的脸上留下一道温柔的唇印。  

    启正正要伸手去擦,芸岚伸出手来,和启正五指相扣,她的神情又恢复到开始的娇媚,「启正哥,陪我走到门口好不好。」  

    在众人的注目下,芸岚和启正手牵着手,身贴着身,一路走出。  

    走到雨兰的跟前时,芸岚笑着说道,「感谢你这一年替我照顾好启正。」  

    启正脑子嗡嗡响,一路低着头。一直听到芸岚的话,才猛地抬头,几乎要撞上怒目圆瞪的雨兰。他像是突然被唤醒了一般,猛地甩开芸岚,拉住雨兰出了门。  

    芸岚看着启正和雨兰出了门,脸上的笑意逐渐展开,自言自语道,「好一个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