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围猎 > 第7章:翩翩君子今不再

第7章:翩翩君子今不再

    晚上,启正和雨兰几乎同时给对方打了电话。启正的说法是:晚上和之君约了客户吃饭,晚上可能得很晚才回家。而雨兰的理由是:最近疫情又紧张了,医院临时开动员大会,估计很晚才回来。  

    如此巧合,两人都有种说不上来的异样感,但事已至此,为了挽救自己,挽救自己的爱人,也顾不得太多了。  

    之君特地开车前来接启正,他开了一路,启正便指着他说了一路。  

    「从那天带我去KTV 开始,你就没安什么好心!」  

    「为了带坏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你帮忙就帮忙,不帮就不帮,为什么帮我还要羞辱我!」  

    之君一路依然笑眯眯的,不还口,也不生气。「得到你不应该得到的,就会失去你不愿失去的。」车停了,之君扭过头来,说:「现在想回去还来得及,你就告诉我你想不想要这个项目。」  

    「别跟我扯什么哲学!」启正的话说得恶狠狠,身体却诚实地开门下了车。湘滢穿着上周在KTV 的学生装,一把搂住启正的腰。启正下意识地推开湘滢的手。  

    「昨天说好了,不躲的啊!」之君在后边儿幸灾乐祸地叫喊着。  

    「湘滢,咱还是,别这么近。」此时两人还在户外,光天化日,启正颇有些羞涩。  

    「叫我湘湘。」湘滢撒娇似地冲启正笑,说着手又搂住了启正的腰。这一次他们来的不是KTV ,而是亦秋开的美容院。湘湘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拉着启正就要上楼。  

    「这不是嫂子他们家开的美容院吗?」启正一边问一边张望着,「你怎么会来这里。」  

    湘湘蹭到启正旁边,脸快要贴到启正的嘴巴:「白天他是美容院,晚上他就不一定是了。」  

    「亦秋姐开这个美容院,从来就不是为了赚钱。她们买了最顶尖的仪器,就是为了跟市里的贵妇们搞好关系。」  

    湘湘用双乳蹭了蹭启正的胸膛,继续说道,「美容院有很多漂亮的小妹妹,到了晚上可不能浪费了。不过只有徐总推荐的人才能进来,普通人根本找不到路呢。」  

    「更好玩的是,小妹妹白天跟高官老板的老婆聊的正欢,晚上又跟这些男人眉来眼去,两头套牢。」湘湘一边说,一边带着启正上了四楼,「靠着美容院,南方的大小事儿没有徐老板不知道的。」  

    启正和湘湘到了传说中的美容院四楼。这四楼很奇怪,伸手不见五指,二人打着手电才找到床的位置。可二人一上床,四周忽然变得亮堂了起来。原来,四楼的墙体上都布置了最精细的显示屏,配合Dolby Atmos ,那就是裸眼沉浸式IMAX.  

    「梁总想要什么场景呢?」湘湘俯下身,贴在启正的耳边。她身体散发的香气,如兰的鼻息让启正浑身直痒痒,身下的阳具急不可耐地准备抬头。  

    「那,那就上周的KTV 场景吧。」昏暗的背景,晃眼的灯球,嘈杂的音乐,让启正又回到了一周前的意乱情迷。  

    「来,喝口酒吧。」这种情况下,酒是最好的借口,启正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湘湘一双玉手抚向启正的裆部,来回轻柔,好似故意又好似无意从裤裆上划过。  

    启正的阳具已是饥渴难耐,湘湘并不急于解下皮带,而是将手深入启正的衬衫。从腹部到肚脐,从肚脐到胸部,胸前的两点成为湘湘嬉戏的对象。扒开纽扣,湘湘把自己的香舌凑了上去,舔舐着启正的乳头。  

    湘湘的下身也没闲着,用自己的阴部上下摩擦启正的裤裆。启正只觉全身的血气都涌向阳具,大脑有一丝缺氧的快感。  

    此时,背后的布景切换。成排的服务器,脏乱的桌面,古旧的显示器。这不就是医院的机房吗?  

    湘湘褪下启正的西裤,只留一条内裤。转身用自己的臀部揉擦着启正的阳具。启正迷离地看着四周的场景,当时文华是否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对自己的妻子进行侵犯呢。  

    酒精逐渐麻痹启正的神经,心底的欲望终于战胜了仁义道德。去他的诗书礼易!去他的存天理灭人欲!去他的道德礼教!  

    顿时启正觉得自己来了劲儿,他三两下褪去湘湘的裤子,黑色的秘密就在前方,等待他去探索。他扑倒了湘湘,饥渴地将舌头深入莲花深处,左右,上下,旋转。他从色情片中习得此招,但保守的妻子却觉得太脏,从不让自己尝试。  

    「啊…嗯…呣…」湘湘感受到启正的情欲,这也迸发出她自己的热烈,下身扭动着,用大腿夹住了启正的脑袋。谁说性爱是男人对女人的征服,今天分明是自己征服了一位谦谦君子。  

    一阵湿意袭来,湘湘已经发了情,下面更加湿润。启正的嘴向上游走,将湘湘抱住就吻,湘湘的翘舌与启正激烈纠缠,双手也没闲着,深入内裤套弄他的阳具。  

    启正已接近癫狂,他的双手揉搓着湘湘的乳头,二人的唾液在嘴边,脸上,乳头上留下一根根银丝。  

    「叫我骚货。」湘湘媚眼如丝。  

    「湘…湘湘…」启正说不出口。  

    「叫我骚货…嗯…」湘湘香唇轻启,媚眼如丝。  

    「骚货,骚货!」启正嘴上说出这句话,下面的阳具感觉已经接近爆炸。  

    湘湘将启正的内裤脱下,正要口交。阳具如同敬礼般一个反弹,给湘湘的脸来了一巴掌。  

    「瞧她还不老实呢。」湘湘细声对启正说,「那天你的宝贝是不是也是这么硬。」说罢用双手轻抚龟头。  

    启正的阳具又猛地抽动了几下,头昂地更高了。湘湘的舌尖在龟头上扫着,朱口微张,慢慢地将龟头,阳具吞并到口腔之中。  

    一阵酥麻从下身袭来,湘湘的舌头在自己的阳具上不停游走,刺激。渐渐的,她开始有意识地前后套弄,让阳具得到最强烈的快感。  

    和雨兰同居半年多,妻子还从来没给自己口交过,如此的快感今日也是第一次感受。她抓住湘湘的头,阳具开始有意识地在湘湘的口腔中抽插。舌头的柔软,口腔的湿润,启正抽插地越来越快。  

    这时,背景又变换了,温柔的灯光,蓝色的被套,桌上的相框,这不是自己和妻子的卧室吗!相框上是二人订婚宴上的合照,照片上有自己和妻子,父母,岳父岳母,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而这时,启正却只觉得六双眼睛盯着自己,看着自己和一个陌生年轻女性的胴体。尤其是自己的照片,仿佛就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用无声的话语在说:「启正啊启正,那个翩翩君子已经死了,你现在破了金身,俗人一个。」  

    湘湘的嘴还在套弄,湘湘的舌还在游走。巨大的刺激让启正已经无法思考。  

    他恶狠狠地揪住湘湘的马尾,阳具抽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深。他要用最极致的粗鲁去掩饰内心最极致的空虚。  

    「你个臭婊子,干死你,干死你!」启正陷入了疯狂,他每一次冲击都直达湘湘的咽喉,这让湘湘有些头晕目眩,但启正前后的反差让她感受到一种莫大的满足感。  

    「啊…呃…」启正的冲刺持续了好几分钟,随着浓厚的精华喷薄而出,启正也逐渐陷入了冷静。湘湘照单全收,甚至有些意犹未尽。  

    「哥哥的货真多。」湘湘抹了抹嘴儿,强忍住呕吐感,「好吃。」  

    进入贤者时间的启正微微有些清醒,不过湘湘可意犹未尽,她给启正又满上一杯,刚才的冲刺让启正有些口干舌燥,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湘湘吐露香舌,吮吸着启正的乳头,左手在轻拍启正的阳具,像是抚弄睡眠的婴儿。右手则拨弄着启正的另一个乳头。  

    启正的阳具在抚弄之下,又渐渐抬起了头。湘湘肌肤雪嫩,透如水晶,正是一生中最好的年华,腰身的曲线如此完美,没有一丝赘肉,启正的喉结不由得咽了几下口水。  

    「雨兰,雨兰。」在酒精的麻醉下,启正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启正哥,你已经到家了。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湘湘凑到启正的耳边,轻声吐气,「我是湘滢,哥你就在家里肏我吧。」  

    启正没有回应,但他的阳具却猛然胀大了好几倍。  

    「嫂子她不在家,我们放心地玩吧。」湘湘的话越发露骨。不过这倒引起启正的怀疑,平时妻子晚上出门总缠着他接送,如果自己出门,妻子也会发消息关心。今天出来有一阵子了,妻子也没有发消息打电话,着实有些奇怪。  

    不过他的思考很快被打断了,湘湘的香唇追了上来,小舌在自己的口腔中来回探索。  

    她抓住启正的阳具,在自己的私处摩擦,阳具越发膨胀,在湘湘中的身体也越发深入。  

    「嗤…」湘湘的小穴将启正的阳具完全包裹,她双手撑在启正的胸膛,摆动着自己的腰胯,每一次摆动,都让阳具充分进入。启正的阳具越来越大,湘湘的呻吟也越发勾人起来。  

    启正抬手揉搓着湘湘的乳房,但这样仍不过瘾,他抱住湘湘,双手从膝盖下方穿过,将腿一提,多汁的蜜穴便暴露在眼前。  

    他挺着阳具,向湘湘的玉胯顶去。如果说之前的一切都能归纳为「被勾引」,那现在的启正,则是第一次主动将阳具送入妻子之外女人的阴道。  

    「哥哥好棒,好棒,肏我,肏我!」湘湘的情欲也达到了顶点,她的双腿死死缠住启正的臀部,呼吸越发急促,脸蛋涨红得像红柿子。  

    「啪!啪!啪!」启正的身体一次次下压,一次次提起,每一次都仿佛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湘湘的头发散落着,她已经无力呻吟,只剩下短而急促的嘤嘤声。  

    「啊!」  

    启正猛地一抬,腰腹一挺,将自己的精华尽数送入了蜜穴的最深处。湘湘的脸蛋猛地仰起,眉头紧皱,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洗净后,二人来到屋外的阳台,相视而坐。他突然想起妻子的事情,却发现妻子已经给自己发了条消息:「会还在凯,估计点会家。」一看便是语音输入法识别错误,也许是开会时间紧,没时间打字吧。启正也赶紧回了条:「好的,我也还在喝酒。」  

    「你啥时候认识之君的。」启正打开了话匣子。  

    「快毕业的时候吧。我们学护理的,有的人去医院,有的人就去民营的美容院。医院还没录取我的时候,我就在这儿。他听说我去了人民医院,最近又找到我。」湘湘倒也真诚,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启正很快发现了疑点:「那,文华那次是之君叫你过去的对不对。」  

    「不单那一次,第一次你去KTV ,我并不是那家店的公主,也是徐总叫我去的。」湘湘突然凑了上来,给启正一个不经意的吻,「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献身的人。」  

    「文华的确是个色鬼,我还没勾搭两下就急不可耐地要上。不过徐总说了,有人要来偷拍,让晚上八点之后才能让他做。」湘湘越说越起劲,「那人鬼点子多,说去车库做。害得我赶忙写了个纸条,你老婆也聪明,真找着了。」  

    「最搞笑的是,文华正要插我的时候,发现你老婆在外面。」湘湘突然眉飞色舞起来,「一下子就萎了,最后也没插进去!难怪他后面那么气急败坏!哈哈!」  

    「所以,除了我男朋友之外,你是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人。」月光皎洁,映衬出湘湘姣好的面容,「时候不早了,咱们下去吧。不然徐老板该起疑心了。」  

    启正的面色变得凝重。湘湘拉他他也不走,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什么,便也严肃起来,轻声问「你和徐总,是朋友吗。」  

    「是,又不是。」启正摇摇头,不置可否。  

    湘湘的声音更小声了:「你是个好人,跟徐总可以做生意,可千万别做交心朋友。」  

    这句话颇为耳熟,启正若有所思,他猛地想起了什么,给妻子去了个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