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短篇小说 > 巨根博士调教巨乳兔女郎苦艾

2024-07-04 23:48:15
  “博士……”苦艾抿起嘴,眉头微蹙,眼神锐利地盯着博士,微微屈下腰身,浑身微微颤抖,两只棕灰色的小熊耳朵耷拉下来,眼角泛起了泪花。  
  她现在穿着一身颇为色情的兔女郎套装,头上戴着长长的黑色兔耳装饰,颈部系着小小的黑色领结,往下便是尺度超大的仅能包裹住关键部位的黑色紧身皮衣,使得大片雪白色的肌肤裸露在外,诱人的锁骨和香肩一览无余,此外她那一对平时被衣服包裹得相当好的巨乳此刻也几乎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两坨雪白而丰满的硕大乳肉随着苦艾的颤抖而晃来晃去,十分勾人眼球,让人忍不住想用手握住它们狠狠地揉捏,感受极品的手感……再往下便是网眼细密的渔网袜,虽然看上去完全将两条美腿包裹住了,但却显得情趣十足,黑色的丝线反而映衬出了她的雪白腿肉,让人忍不住想抚上美腿,细细体会网眼下的白嫩肌肤。  
  “呐,博士!”苦艾看到博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本就害羞不已的她脸上更红了,忍不住双臂交叉着挡在胸前,低着头问道,“我、我真的要穿上这个来当您的一日助理吗?太……太羞人了!”  
  听到苦艾再次呼喊,博士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对她说道:“说什么呢,苦艾,这套兔女郎很适合你,你的身材这么好,不穿这个才叫可惜。”  
  “可是……”苦艾仍然用手挡住胸前,犹豫了半晌还是说道,“这种衣服太暴露了,让人很难为情啊,如果让其他人看到了,我的形象就全毁了。”  
  “原来是这样,那不被其他人看到就好了。”博士呵呵一笑,苦艾则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不知道博士在打什么坏主意。  
  “你是第一次来当我的一日助理吧,想必不知道我的一日助理除了可以选择帮我处理文书事务,还可以选择帮我进行射精管理~”博士坏笑道。  
  “什、什么?!射、射精……”苦艾的脸顿时羞得通红,“我才不会帮你做这种事情,我也不会穿这种衣服来帮你处理文件,我要去换回来!”说完就捏紧了拳头,大踏步朝外走去。  
  “别走~!”博士忍不住使出了尔康手,但是苦艾仍旧气鼓鼓地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就在这时,“咚咚咚”,门被敲响了。  
  “博士,您有空吗?”阿米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怎么这个时候来人了?!苦艾被吓了一跳,心想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穿着这身暴露的衣服,四处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找来找去也没有,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博士的办公椅,躲在了办公桌下面,慌不择路之下头还狠狠地撞了一下桌子。  
  “博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阿米娅听见声音后急忙推开门,看见了好端端地坐在办公椅上的博士。  
  “没、没什么事,刚才不小心碰了一下桌子而已,呵呵~”博士急忙撒了个谎,他可不想在亲爱的阿米娅面前告诉她穿着兔女郎服饰的苦艾此时正躲在办公桌下面。  
  “呼,您没事就好,接下来我要和您说一下今天岛上要处理的事务还有昨天的工作报告。”阿米娅拿出了一份文件,开始一条条地宣读,但博士此时心思完全不在这些繁琐的事务之上,毕竟自己的身下对着一位极品的穿着色情兔女郎服装的乌萨斯小美女,目光不由得直往下望,一眼就望到了那对早已垂涎欲滴的雪白巨乳,荷尔蒙瞬间爆棚,肉棒不自觉地一柱擎天,用力撑起了裤裆。  
  “呜啊,博士是怪物么?!”苦艾望着眼前突然支起大帐篷来的裤裆,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这似乎是个报复博士的好机会。  
  “居然敢让我穿上这种衣服,还想让我帮你射精,那我现在就来好好地‘帮’一下你~”苦艾嘿嘿一笑,双手扒着博士的裤子就往下脱。  
  “喂,等等,你想干嘛?”博士小声地朝苦艾问道,双手试图提起裤子。  
  “当然教训你这根不知廉耻的肉棒啦,哦不对,是帮你进行射精管理,嘻嘻~”苦艾坏笑着继续用力往下扒裤子。  
  为了不让阿米娅发现,博士几乎没有用力,裤子很快就苦艾给扒下来了,露出了硕大而笔直的男根。  
  “嘶——好大!”苦艾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虽说刚才看到那顶大帐篷就大概知道会很大,但亲眼目睹还是颇为震撼,如果含到她的口中,那想必一下子便能深喉,如果插进小穴里,恐怕子宫颈也能轻易突破。  
  “不过,嘿嘿,我可不会让博士得逞,现在就把他的精液全撸出来,这样他就不会再有什么坏心思了~”苦艾想道,一双玉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博士的壮硕男根,感受到了其上的虬结的青色血管,稍一撸动,便让博士小小地吐露出了呻吟声。  
  “博士的弱点果然是这里啊~”苦艾一边继续用手交替撸动着博士的这根大肉棒,一边仰头看向博士,那在黑色兜帽下望向苦艾的眼神正逐渐变得迷离,似乎特别享受苦艾的侍奉。  
  “博士也不过如此嘛,肉棒看着大,但实际上很快就能被撸到射精呢。”苦艾想道,撸着撸着,感觉到手中的这根肉棒越撸越硬,似乎随时都有喷发的可能,但她可不会就这样让博士射出来,当她感觉博士的呻吟随时有可能暴露自己之时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强行让博士寸止,那本应愉悦散发出的呻吟也变成了小声的悲鸣,所幸阿米娅还在专心宣读工作报告,没有发现博士的异样。  
  “苦艾,不要,你会后悔的。”博士强行按捺住心里翻涌的浪潮,朝桌下小声说道。  
  “后悔的是你才对吧,博士,居然让我穿上这种衣服,我可要好好惩罚你!”苦艾早已打定主意不放过博士,等博士的肉棒稍软,又握住肉棒狠狠撸动,等到肉棒涨大到快射之时又一次停了下来……就这样苦艾玩弄了博士将近十分钟,对于博士而言,一会儿处于天堂,一会儿处于地狱,至于阿米娅说了什么他是一点儿也听不进去。  
  “博士,我汇报完毕了,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阿米娅看了看正摆出碇司令一样姿势的博士,见他似乎不想回答,便说了一声博士再见之后走出了门。  
  “啪!”当门合上的那一刻,博士似乎满血复活,眼里满是欲火地看向身下的苦艾,吓得正欣赏博士寸止表情的苦艾不由得松开了手,手中的那根粗大肉棒挣脱了束缚之后,差一点顶到了苦艾的俏脸上。  
  “博士……你、你想干什么?”苦艾有些紧张,努力往后靠,不想让这根散发着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的肉棒顶到自己的脸上。  
  “快!给我舔!”博士被折磨了十分钟,早已按捺不住欲火,恶狠狠地说道。  
  “不要!博士你快让开,让我出去!不然我就要喊救命了!”苦艾想到凯尔希和阿米娅之前所分发给罗德岛员工的防狼手册,急忙喊道,同时使劲想推开博士。  
  “哼哼,你还想叫救命?你要知道,这个办公室里是有监控的,要是调到监控发现我一下都没动你,反而是你跑到我办公桌下玩弄了十分钟肉棒,那大家对你的印象恐怕可就要有个大变化咯~”博士坏笑道,轻松地抵御住了苦艾的推力,“怎么样,我早说过,你会后悔的。”  
  “可恶,怎么会这样!”苦艾垮起了小脸,她意识到博士说的是对的,监控拍的可是她穿着超色情兔女郎的衣服在办公桌下帮博士撸肉棒,这要是传出去,她的脸可没地方放了。  
  “那、那你想怎样?!”苦艾有些慌张。  
  “不是说了吗?给我舔!舔射了我就放过你!”博士得意地往前挺了挺自己的肉棒,让它距离苦艾的小嘴只有几公分,极具压迫感。  
  “……”苦艾犹豫了一会儿,试图强闯出来却又被博士阻止,只好有些愤恨地同意了博士的无耻要求,伸出小巧可爱的舌尖,轻轻地触碰着近在咫尺的龟头,让博士不由得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  
  “对,就是这样,再卖力点舔,不仅是龟头,你也可以握住肉棒舔它的茎部。”博士“好心”地教导苦艾。  
  苦艾有些不满地哼了一下,在舔了几下龟头之后用手握住肉棒,将脸凑到茎部,然后用丁香小舌像小蛇一般在茎部环绕着舔了起来。  
  “别想太多,我只是想让你早点射出来罢了!”苦艾边舔边说道,试图让自己专心在肉棒之上,早点摆脱窘境。  
  在初舔茎部的时候苦艾确实觉得效果不错,肉棒硬了一些,但舔了几次之后效果又差了,她又舔了几次龟头,肉棒又硬了一些。  
  原来是要交替舔效果才最好,苦艾默默想道,无师自通了新的技巧。  
  为了让博士早点射出来,苦艾的舌头越来越卖力地舔弄,肉棒前端溢出的前列腺液都被她全部舔到了嘴里,她虽然一开始感觉咸咸的有股怪味,但舔着舔着也逐渐习惯了这种味道,  
  “博士(舔舔),你怎么(舔舔),还不射啊(舔舔舔)?!”苦艾一边舔一边抱怨道。  
  “像你这种舔法,应该还要舔很久才能射吧。”博士享受着苦艾的舔弄一边呻吟一边回答道。  
  “博士,不然让我用手弄射吧。”苦艾一边舔一边询问博士。  
  “那可不行,你用手玩弄了我的肉棒十分钟,可不敢再让你弄了,不过你可以直接用嘴含住我的肉棒,这样可比舔肉棒快不少。”  
  博士早就想到苦艾受不了这样一直舔弄,早就想好了后招。  
  “什、什么?要我含肉棒?!”苦艾听到后浑身微微颤抖,不过她也知道眼前这根巨物不是吃素的,不狠下心来含弄,恐怕还要舔很久。  
  “我只是建议,没有一定要你弄的意思哈~”博士微微一笑,“想必你也没有含肉棒的经验。”  
  苦艾本来还在犹豫,但被后一句话激起了好胜心,对博士说道:“博士你是看不起我吗,觉得我的口交技术很烂是吧,看我一下子让你射出来!”说完她便张开小嘴,一口气含住了整根肉棒,让她的俏脸塞得满满当当。  
  不含不知道,一含吓一跳,这根肉棒真的能抵住她的嗓子眼,但苦艾并没有过于惊慌,而是想象起曾经看过的一些小黄本,学着书里的姿势吞吐着肉棒,很快便感觉到肉棒愈发涨大,硬度也上升不少。  
  “没想到苦艾你第一次口交就这么出色!”博士不禁赞叹道,看着身下卖力吮吸着肉棒让小脸都快被拉成马脸的苦艾,甚是满足。  
  苦艾听到博士的赞美之后白了他一眼,继续专心口交,在口了几分钟之后,博士的肉棒终于涨得大得吓人,如同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火山一般。  
  这下总该射了吧?苦艾心想,感受到口中的肉棒已经开始跳动,澎湃的精液似乎在下一刻就要喷涌而出,便打算吐出肉棒,不让它射在嘴里。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博士的一双大手忽然牢牢地抱住了她的脑袋,下身用力向前一挺,龟头一下子就顶住了苦艾的嗓子眼,下一瞬间,浓郁的精液便噗嗤噗嗤地射进了苦艾的喉咙里。  
  “唔唔!唔唔唔唔!!!”苦艾拼命挣扎却挣脱不开,只好不断地抗议,但此时沉浸在射精余韵中的博士却丝毫没有理会,抱住苦艾的头,肉棒如同抽插肉便器一般在苦艾的口腔又进出了数次,用她的口腔榨出了肉棒中最后一丝精液,这才恋恋不舍地松手。  
  苦艾急忙吐出软下来的肉棒,因为被无数精液突然灌入嗓子眼而咳嗽不已,方才她差点被博士弄到翻白眼,差点不能呼吸。待恢复了一阵子后,苦艾狠狠地吞下嗓子眼里的残留精液,眼神锐利地盯着博士说道:“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射到我嘴里了,博士?!”  
  “苦艾你也没说不让我射到嘴里啊,再说了,你含肉棒的技术这么高明,本博士实在是忍不住……嘿嘿~”博士坏笑道。  
  “哼!”苦艾对于博士的话术不屑一顾,“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想不想删掉这段时间的监控呢?”博士一蹬双腿,办公椅顺势往后一滑,让苦艾从办公桌下站起身来。  
  “不删会如何?”苦艾皱着眉头问道。  
  “不删,那你的淫行有可能会被凯尔希和阿米娅这些高层看到哦,又或者是被我反复观看,欣赏你的甜美呻吟和被我的肉棒插到双眼翻白的场景。”博士笑道。  
  “这么说,你又想威胁我咯?想让我做什么?”苦艾满脸怀疑地盯着博士。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帮我乳交一下,嘿嘿,这么完美的一对巨乳,不用真是太可惜了~”博士色眯眯地望着苦艾这对只被黑色紧身小皮衣遮住一小撮的无比傲人的雪白巨乳,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相比于被射在嘴里,苦艾反而更不讨厌乳交,为了不让自己留下污点,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同意与博士进行交易,于是半蹲了下来,贴近了博士的下身,将博士的肉棒夹到了自己的两坨肥美乳肉之中。  
  “博士你刚射过,你确定肉棒还能硬起来?”苦艾挖苦道,说着故意双手捧着乳肉去摩擦肉棒,似乎在故意玩弄它,“要是硬不起来的话我可帮不了你哦。”  
  不过出乎苦艾的意料,博士的肉棒居然很快恢复了雄风,如定海神针一般矗立在了两座乳峰之中,要是再长一点,苦艾只要一低头就能碰到肉棒的龟头了。  
  “硬不起来?本博士还没有硬不起来的时候,嘿嘿~”博士一脸自信地说道,“本博士不知道靠这根肉棒征服了多少人,比如凯尔希,比如……”  
  “我可不想听你的风流韵事!”苦艾抱怨道,托起乳肉不断挤弄侍奉着肉棒,“这根肉棒不就是长了点,粗了点吗?有什么好的?”  
  “嘿嘿,小苦艾你这就不知道了,要不要让本博士教你登dua郎啊?让你真正享受到肉棒的滋味。”博士故意劝诱道。  
  “我才不会把处女交给你这样的人呢!”苦艾不屑道,狠狠地夹住了肉棒,不让它随博士的心意乱动。  
  “哟呵,小苦艾你这么喜欢我的肉棒吗,还夹得那么紧,那我也要好好地回报一下你咯。”博士说着,两只大手伸向苦艾身前,将遮掩着关键部位的黑色皮料往下一拉,整对雪白巨乳一下子毫无遮掩的弹跳着蹦了出来,那两只粉红色的小巧乳头也随之暴露在了空气中。  
  “博士?!你在干什么?!”苦艾傻了眼,但很快反应过来,一只手横过来遮住两只乳头,另一只手用力将黑色皮料往上扯,不过博士可不答应,将她的两只手控制住,对她说道:“你怎么能这样,我都让你看我的肉棒了,你乳交的时候怎么可以不把整对巨乳给露出来?”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可不想看你的肉棒!”苦艾气得身子微微颤抖。  
  “反正你玩我的肉棒,我玩你的巨乳,这才叫乳交嘛,听话!”博士以一种近乎强迫的口吻迫使苦艾认同他的观点。  
  “……”毕竟有把柄在博士手上,苦艾不得不低头,任凭博士玩弄她的乳肉。  
  “哎呀,这玩弄巨乳,多是一件美事啊~”博士一边尽情地揉捏一边感慨道,“这乳肉肥而不腻,手感真是好极了!”  
  苦艾一开始并不在意博士的动作,但很快她就意识到博士是有备而来,每一下揉捏都在刺激着她乳肉里那丰富的神经,让她不由得发出了甜美的呻吟,让她乳交的侍奉都慢了下来,在揉捏了一段时间之后,看见苦艾逐渐迷离,博士找准时机同时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捻住了她的乳头之后,更是让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嘤咛,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滞,小穴里似乎也开始弥漫出水意。  
  “博士,啊嗯……不要玩弄我的乳头啊……”苦艾不清楚现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她知道自己要是再被博士玩弄,就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怎么了,难道是有感觉了吗?”博士故意问道。  
  “我才,啊嗯……没有感觉呢……”苦艾一边小声呻吟一边嘴硬道,但被大手捏得发硬的乳头和脸上不自然的红晕却出卖了她。  
  “快,噢~松手……”苦艾哀求道,她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再过一会儿就要沦陷了。  
  “你要是能让我射出来,我不就不碰你了嘛。”博士坏笑道。  
  “好,我这就让你射出来,噢~”苦艾一咬牙,加大了乳交的力度,两坨肥美乳肉在她的玉手之中不停变换着形状,试图快速刺激乳峰之中的肉棒,而博士也在不停地变换着蹂躏乳头的姿势,时而轻抚时而夹紧,让苦艾那诱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这是一场经验和技术的较量,谁能先让对方高潮,谁就是这场乳交的胜者。显然博士的经验和技术都更为充分,但苦艾的胸器也不是盖的,无论什么样的肉棒都将沉溺于这两座雪白而雄伟的乳峰之中。  
  十数分钟后——  
  “博士,你还不射吗?不要再憋着了,快给我噗嗤噗嗤地射出来!”  
  “小苦艾,你自己也快要高潮了吧,小穴里的淫水都浸湿地板了哦!”  
  “诶?!”苦艾慌忙往身下一看,确实在自己身下有一点水渍,但远没有博士说得这么夸张,毕竟她还有一点余裕。但趁此机会,博士狠狠地一拧苦艾的两个乳头,强烈的刺激一下子便让苦艾濒临高潮边缘,眼看着就要获得升天一般的快感。  
  “博士你个骗子!”苦艾眼看不妙,强忍着快感快速挤压着乳肉之间的肉棒,在高潮的那一刻让博士也按捺不住快感射了出来。  
  “噫噫噫噫噫——!”在被博士玩弄乳头到高潮时,苦艾露出了近乎阿嘿颜的表情,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浑身不住地颤抖,小穴里的淫水也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打湿了遮盖小穴的黑色布料和周围的渔网袜,在地上形成一滩水渍。  
  而在苦艾颤抖着高潮之时,博士的梆硬肉棒也被她的乳肉给挤压到了极点,射过一次的肉棒此时射出的精液依然浓郁,一波接一波地从探出乳肉之外的龟头射出,乳白色的精液或是射在了苦艾的精致脸蛋上,或是落到了她的雪白乳肉上,这一番下来,诱人的脸蛋和乳肉上遍布着精液,显得格外色气。  
  这一场乳交所带来的快感不亚于性交,博士射完瘫在了椅子上,苦艾高潮完更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他们都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以缓释方才感受到的极致快感。  
  “呼,哈,小苦艾,感觉被玩弄乳头到高潮的感觉如何啊,之前有自己试过吗?”博士一边喘气一边调笑道。  
  “呼,哈,谁、谁会玩弄自己的乳头到高潮啊!”苦艾喘着粗气,瞪了博士一眼,不过这前所未有的体验确实让她有了别样的快感。  
  “那你平时玩哪里到高潮啊?”博士继续调笑道。  
  “我才不告诉你呢!坏博士!”苦艾心想自己自慰时喜欢玩弄阴蒂和小穴一起高潮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博士知道。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来亲自试一试你哪里比较敏感咯~”博士嘿嘿一笑,伸手朝瘫坐在地上的苦艾抱去。他毕竟是个成年男子,体力恢复自然要远强于苦艾,此刻苦艾才恢复了一点点体力,根本无力阻止博士。  
  “喂!博士你不是说乳交之后就删监控吗,为什么还要抱我起来,你抱我的两只手还一直揉着我的屁股!”苦艾连忙质问道。  
  “我是答应你说删监控,但是没说看见个可爱的乌萨斯小美女浑身无力地坐在地上之后我会忍住不动她啊~”博士一咧嘴角,露出坏笑,将苦艾彻底抱了起来,自己躺在了调成45度角的办公椅上,让苦艾以女上位的姿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双手不老实地放在了她毫无遮掩的巨乳之上继续玩弄,欣赏着她咬紧牙关却逐渐变得欲情的神情。  
  “反正看你刚才高潮的样子也挺爽的,倒不如老老实实地配合我,等下登dua郎的时候才不会痛,然后能更快地再体验一把刚才的感觉哦~”博士劝诱道,同时故意用大肉棒隔着黑色布料拍打起苦艾那刚才还在汩汩冒水的小穴。  
  “噢嘶~你就不怕有人进来?”苦艾试图让博士停下,但博士却反劝苦艾安下心来:“办公室一般很少人来,就算来了也会敲门,你躲在桌子底下不就好了。”  
  见劝不动博士,苦艾有些沮丧,但乳头和小穴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却很快又让她有了一种此时不该出现的快乐,这两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苦艾看着身下的这根大肉棒,不知为何,射了两次的它依旧昂扬,它已经侵犯了苦艾的手和嘴、脸和胸,要是小穴和屁眼再被侵犯……想到这儿,苦艾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害怕还是期待。  
  “怎么样,要不要让这根大肉棒插到你的小穴里啊~?”博士继续恶趣味地用大肉棒拍打着小穴的入口,逼问着逐渐沦落的苦艾。  
  “随、随便!”苦艾别扭地说道,但任谁都知道她已经开始期待着肉棒了。  
  “切,还处于傲娇阶段么,那本博士就用大肉棒来好好调教你,就让你成为一个忠实的肉便器吧~”博士说着,大手轻轻一撕便撕开了小穴附近的渔网袜,再稍微移开一下黑色紧身小皮衣,让肉棒能够零距离地触碰到苦艾。  
  真的好长好大啊……苦艾望着自己身下这根贴着自己肌肤的大肉棒,稍一对比便能看出肉棒已经快长到她肚脐眼的位置了,要是插进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  
  “坐上去,自己动!”博士看见苦艾那稍有犹豫的神色,故意命令道,同时挺直了他的那根大肉棒。  
  “……”苦艾没有回话,只是听见博士的话语,便不自觉地撑着办公椅的扶手把屁股抬了起来,随后把穴口对准肉棒,让前端微微插入,尔后一松手,便将肉棒整根吞进了小穴里。  
  “好痛痛痛痛——!”苦艾痛得连声尖叫,处女膜在一瞬间被大肉棒捅破,从小穴里渗出了处女血。  
  “噢嘶——好紧……”博士感受着超紧致的小穴,忍不住赞叹道,然后对苦艾说道:“谁让你一下子就坐下来,你还没适应呢。”说着他便轻抚起了苦艾的乳头和乳肉,让它们产生更多快感来缓解苦艾的阵痛。  
  “怎么样,好些了吗?”博士问道。  
  “嗯……好些了,不过你不要动!”苦艾愤恨地盯着博士。  
  “我当然不动,我都说了让你自己坐上来,自己动了,自然不会反悔。”博士耸了耸肩。  
  “呜!”苦艾意识到是她自己在渴求肉棒,不由得心神一晃,但在快感的驱使下,还是渐渐动了腰,不停地用小穴吞吐着大肉棒,让它在刺激着穴壁上的每一个神经点,很快就不住地连声呻吟,深深牵动着博士的神经。  
  看到苦艾如此上道,博士也不由得更加兴奋,捧起苦艾的那对雪白巨乳,将脸深深地埋了进去,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洗面奶”夙愿。  
  “噢~噢~博士就这么喜欢我这对巨乳吗?”苦艾一边呻吟着一边调笑着博士。  
  “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我时常听到男干员偷偷地讨论该怎么和你交往,然后用你的巨乳干上一炮~”博士尽情享受着肥美的乳肉,不自觉地说出了一些秘辛。  
  “呵,你们男人真是的,见到巨乳就走不动道了是吧?”苦艾哼了一声。  
  “你们女人不也一样,见到大肉棒就赶着投怀送抱~”博士笑道,“而且你一开始还说着不要,现在动得这么卖力,属实是口嫌体正直了。”  
  “噢~噢~这还不是让你给带坏的?”苦艾一边呻吟着,一边食髓知味地在博士身上起起伏伏,肉棒每次进出小穴都能在她的肚子上看出明显的形状。  
  “总感觉……还不够刺激。”苦艾小声嘀咕道,博士听到了,立即对着她的乳头边舔边吸,让苦艾惊叫不已,娇喘连连,好不痛快。  
  “噢噢噢噢——!博士,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我这里不会有奶啦!”苦艾连声娇喘道。  
  “谁说没有奶就不能吸啦~对了,不如我就暂时叫你妈妈吧,嘿嘿,苦艾妈妈的乳房真大,最喜欢这里了~!”博士故意玩起了母子play。  
  苦艾愣了一下,但由此产生的背德感让她倍感兴奋,于是她也配合起博士来,一边卖力扭腰一边娇嗔道:“儿子你的肉棒也好大,戳得妈妈好爽啊,就快要飞上天了~”  
  “我喜欢妈妈的乳房很正常,妈妈喜欢我的肉棒就不太正常了吧?”博士故意说道,狠狠地吮吸着苦艾的乳头。  
  “噢噢噢~谁叫儿子你的肉棒这么大,而妈妈最喜欢大肉棒了呢~这根大肉棒真是美死妈妈了,再戳下去,妈妈就快要去了~!”苦艾已经丢下所有的廉耻,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性爱之中了。  
  两人此刻干柴烈火,忘却了此前的约定,博士也迎合起苦艾的动作,两人的性器不断撞在一起,发出一连串“啪啪”声,整个办公室里都充满了淫靡的气息。  
  “妈妈,你的小穴太紧了,我也快要射了!”博士感觉自己也快飘飘欲仙了,在小穴的刺激下,大肉棒已经涨大得顶到了小穴的最深处,牙齿更是死死地咬住了苦艾的乳头不肯松开。  
  “噢噢噢噢——!儿子你咬得这么紧,妈妈要去了——!!噫噢噢噢噢噢噢噢噢——!!!”苦艾被博士弄得双眼翻白、高潮迭起,身子如同触电一般僵直,随后倒在了博士的怀里,小穴里的淫水不住地往下流;而博士此时也一声低吼,用力向上一挺,将大肉棒戳进了子宫颈,将无数精液尽数释放到了子宫中。  
  “呼……好舒服,原来做爱是一件这么爽的事情……”享受着高潮余韵的苦艾眼神迷离地趴在博士的身上,两坨赤裸乳肉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性器也相连着还没有分离。  
  “怎么,还想做吗?”博士轻抚着苦艾的棕灰色头发,凑到她的小熊耳边轻声问道。  
  “博士你还能射吗?!”苦艾忍不住轻呼一声,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他。  
  “呵呵,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征服凯尔希的。”博士说着,抱起了面露惊喜之色的苦艾,让她转过身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扶着她的美臀,将肉棒对准穴口,一下子后入插了进去。  
  “啪!”“啪!”博士一边拍打着苦艾那肥美的屁股,一边用大肉棒抽插小穴,同时装作父亲的口吻训斥苦艾:“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别人穿兔女郎,露出巨乳和丰臀来卖弄风骚,为父要好好教训你!”  
  “啊嗯~!女儿知错了,父亲大人不要再打了~!”苦艾略带哭腔应和道,心中再次被背德感的兴奋所充斥。  
  “哼,你说知错就知错了,那我要问你错在哪里?”博士继续一边拍打着臀肉一边抽插着小穴问道。  
  “噢~!女儿,噫~!错在不该卖弄风骚,女儿的身体太色情了,应该好好地用衣服包裹好~!”苦艾一边呻吟一边答道。  
  “没错,不过还好这次被我撞见了,不然让别人看到你穿这身衣服该怎么想?所以说以后都要好好穿衣服,只有在我面前才能穿这种衣服,知道了吗?”博士简直在胡扯,不过由于这是父女play,所以并没有什么问题。  
  “噢~!女儿知、知道了噢噢噢~!”苦艾又被插得叫了起来。  
  每当她说话时,博士总会故意加快抽插的频率,好制造这种呻吟说话的效果,可刺激了。  
  “知道就好,对了,告诉为父,你多久自慰一次?”博士图穷匕见。  
  “三……一周……”苦艾小声地说道。  
  “啪!”大巴掌用力地扇在了苦艾的屁股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看来女儿你不老实啊,是否要让为父多打几巴掌?”博士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  
  “呜,女儿错了,不是一周,是三天噢噢噢噢——!”苦艾在说话时又被博士强力地抽插起来。  
  “三天是吗,真是个小淫娃。那你平时会怎么自慰啊?”博士不怀好意地问道。  
  “不、不能说,这是女儿的秘密!”苦艾急忙说道。  
  “不行,父亲必须知道女儿的秘密,要是不说,我可就要干死你了!”博士嘿嘿一笑,用力抓住苦艾的两只手朝后扯起,摆出老汉推车的架势,然后开始卖力地后入抽插,抽插频率之快、抽插幅度之大远非之前可比,插得苦艾的两坨乳肉都紧紧贴在了办公桌上,娇喘连连,连声求饶。  
  “不行了,父亲,噢噢~!女儿知错了,噢噢噢噢~!快停下来,女儿这就告诉你!”苦艾带着哭腔说道,感觉自身的小穴似乎在被一头巨兽给抽插。  
  “哼哼,还敢跟父亲谈条件,快说,不然就真干死你!”博士丝毫没有停下的想法。  
  “噢噢噢噢——!女儿说,女儿说,女儿最喜欢的就是一只手捏着阴蒂,另一只手用手指抽插小穴,这样很快就能高潮噫噢噢噢噢噢噢噢——!!!”在苦艾说出来的一刹那,博士的满足感达到了顶点,下身抽插的幅度也达到了顶峰,这一阵抽插直接让苦艾迎来了第三度高潮,眼神更加迷离,浑身无力地趴在了办公桌上,在博士拔出肉棒后,能看到小穴稍稍有些红肿,正缓缓地滴下精液。  
  待苦艾稍微恢复一些后,博士抱起她让她仰躺在了办公桌上。  
  “干嘛?博、博士,你还能做吗?!”苦艾不自觉地捂住了自己的小穴。  
  “别紧张,我都射了三次了,哪有这么多精力,我只不过是想看你自慰一次而已,你就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吧。”博士坏笑道。  
  “呜……那好吧。”苦艾涨红了脸,但自慰的方式毕竟已经透露给博士了,那示范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吧。于是她像往常一样M字开腿,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掐住她那颗小巧玲珑的阴蒂轻轻地揉捏,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到小穴里抽插。一开始她还有些不自在,毕竟被博士盯着,但很快就产生了快感,呼吸加重,也不太关注博士的存在了。  
  正当苦艾渐入佳境时,两只大手放到了她的小手上,让她心头一颤,心里暗道不妙。  
  “这么轻柔的自慰,怎么可能很爽嘛,来,让博士我来教你。”博士说着,两只手牵引起苦艾的手,开始按他的想法来操纵苦艾的自慰。  
  首先是左手,本来苦艾如轻风细雨一般轻抚阴蒂,在博士的牵引下,轻风细雨变成了狂风骤雨,轻抚变成了蹂躏,不停地蹂躏阴蒂,让苦艾的呻吟声变得更加急促和甜美。  
  然后是右手,本来苦艾只用了两根手指,但在博士的牵引下,五根手指齐上阵,攒成了一个小锥子,如同一个小型冲击钻一般不停地冲击着小穴,给苦艾带来了一波又一波前所未有的快感。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之前自慰爽多了?”博士问道。  
  “噢噢噢~!对,爽、爽死我了,博士好厉害噢噢噢~!”苦艾已经逐渐沉迷于这种疯狂的自慰方法,即使博士已经偷偷松开了手,她还在继续这样做,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看起来很快就要迎来第四度高潮了。  
  不知不觉间,博士的肉棒又恢复了,不过现在苦艾的小穴正在用着,那博士的目光只好放在那处未开垦的处女地了。  
  趁着苦艾沉迷于自慰,博士偷偷地将勃起的肉棒放到她的屁眼上,等到她察觉之时,肉棒早已一下子捅了进去。  
  “博士?!”苦艾虽然想制止博士,但她此刻有心无力,双手还沉迷于疯狂的自慰之中,阴蒂和小穴带来的快感让她抽不开空。  
  “别怕,第一次是有点痛,但很快你就会适应了。”博士做出了经验之谈,开始缓缓抽插大肉棒,让它在苦艾未曾设想过的地方蠕动。  
  令博士没想到的是,苦艾居然比预想中的还快产生快感,甚至比小穴和阴蒂产生的刺激还要强烈。  
  “小苦艾你果真是天生的淫娃么?屁眼居然如此敏感!”博士赞叹道,大肉棒开始肆意抽插,侵犯着苦艾的肠道。  
  苦艾没有回应,口中早已满是呻吟声,双手不住地疯狂自慰,只想着快点用阴蒂或者小穴高潮,千万不要用屁眼高潮,不然就坐实自己是真正的淫娃了!  
  可惜事与愿违,在数分钟后,不知道是苦艾的屁眼太敏感,还是博士的肉棒太刺激,苦艾还是不情愿地率先屁眼高潮了,被大肉棒充斥的肠道剧烈地收缩,狠狠地压榨着大肉棒,让它喷射出一滩滩精液,苦艾脸上的表情也由于第四度高潮而变得淫荡不堪,嘴角流出了涎水,眼里满是粉红色的爱心。  
  ……  
  由于办公室一直没有人来,在此之后博士又抱起苦艾开展了一连串的“战斗”,在办公室里的每一处都留下了“战斗”的痕迹,最后自然也生成了“战斗”的记录。  
  “小苦艾,我们来对一下今天的战绩。”夜色渐深,博士轻抚着身下苦艾的棕灰色头发说道。  
  “是,博士。”苦艾一边细细地用舌头替博士处理肉棒上残留的精液一边说道。  
  “乳房高潮?”  
  “10次”  
  “乳头高潮?”  
  “18次。”  
  “阴蒂高潮?”  
  “22次。”  
  “小穴高潮?”  
  “25次。”  
  “屁眼高潮?”  
  “1……30次。”  
  “不错,和我印象中的一样。”博士满意地点了点头。  
  “明天你还想来当我的一日助理吗?”博士问道。  
  “那当然,这种好事,我可不能让给别人。”苦艾看了看身上斑驳遍布的精斑,笃定地说道,又开始专心地服侍起肉棒来。
色友点评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